第29章 毕方的威力

远比冰魔使汹涌数十倍的气息如海潮般漫开!

在那冷冷的琉璃瞳下,原本有些喧闹的礼堂忽然间安静了下来。

“这....”

艾伦眼神一凝,浑身的皮肤霎那间绷紧,一股怪异的感觉正在肌肤上疯狂爬行。

这是什么类型的魂灵?

他居然完全没有见过这般模样的魂灵??

战场上,狰云尾舒展,狰狞的血红纹路正在缓缓发亮。

那股来自魔鸦的邪气似乎唤醒了其身躯中的某些东西。

在那如岩浆般流动的眼瞳深处,来自上古华夏的凶性彻底在此刻爆发!

“冰境!”

而震惊只在阿道尔的脑海中停留了一瞬。

只见他的脸上划过一丝凶横,又一张暗灰色卡牌于手中飞出,顷刻间化作了漫天冰屑,笼罩了整片战场!

【冰境】

等级:普通三阶

品类:场地

特殊加成:无

效果:使整片场地陷入冰的世界,所有冰属性友方单位得到百分之十的全属性加成。

寒冷随着飘扬的冰屑蔓延开来,似乎还有着大风刮动!

场地卡么...

陈禾微微眯眼,意念中,狰并没有收到什么影响,作为上古奇兽的它对于寒冷这类负面特性几乎完全免疫。

冰雾中,冰魔使看似模糊的身影已经被狰完全锁定,喉咙中低吼声渐起。

在战斗中,场地卡的使用会不断消耗御牌师的精神力。

而且如果场地卡的阶级差别过大,高阶卡是会完全压制低阶卡的。

因此,在低阶御牌师之间的对决中,场地卡的出场率实际上并不高。

而眼前的阿道尔居然这么自信地用出了这张场地卡。

显然是有些看不起陈禾。

冰境一出,战斗一触即发!

冰魔使如鬼魅般在雾中穿行,手臂瞬间化作了两柄锋利的冰刃,朝着狰狠狠冲去!

与此同时,在冰魔使身旁的地面上,一根根冰刺正在接连涌出,散发着隐晦的光芒。

阿道尔一出手便是杀招,俨然是要一套组合拳压溃陈禾!

俗话说一力降十会。

虽然现在的狰还未进化到稀有级,并未拥有新的技能,仅有的攻击手段只有山鸣瑟。

但足足高上三阶的狰,还不是这冰魔使能够正面抗衡的!

冰雾间,冰魔使已经悄无声息地靠近,两道冰刃猛地侧斩而出!

血红的纹路涌动,狰的身躯上如同燃烧起了一片火焰!在冰雾间显得格外耀眼!

狰稍加后闪,避开了这一斩击,随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击,重重地将冰魔使的一只手臂压在了地上!

“粉碎它的手臂!”

陈禾在意念中大喊。

钢铁般的利爪和冰层相互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吼!!”

一声愤怒的咆哮响起,琉璃瞳中凶光大盛,爪掌上金芒涌动,带着无比蛮横的气力瞬间轰碎了冰魔使的一条冰刃手臂!

在画面中,所有人都清晰看到了冰魔使吃瘪后撤的身影,一条手臂已经化作了漫天碎屑,斗篷下如鬼魂般的拖影忽然变得虚幻了起来。

阿道夫脸色难看。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蛮横的作战方式。

这家伙就那么自信能挡住冰魔使的攻击??

不怕自己的魂灵被冰刃贯穿身躯吗!!

一阵惊呼声响起。

观众们均是各个城邦内天赋极佳的卡牌天才,狰的出场早已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如此勇猛自信的攻势也瞬间掀起了一阵掌声!

“这是什么魂灵??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

“不清楚,图鉴上好像没有记载。”

“这兄弟叫什么来着??”

“陈禾。”

“冰爆!!”

正当冰魔使后撤之时,阿道夫的脸上却是闪过一丝冷笑,再度喝道,手中暗灰色芒光浮现!

【冰爆】

等级:普通二阶

品类:魔法(衍生)

特殊加成:无

效果:引爆所有由冰魔使制造的冰锥!

只见先前在地面上浮现出的一根根冰锥已经朝着狰涌去!

这些不足二十厘米的锥体竟发散出了刺眼的白色光芒,带着恐怖的威力爆炸开来!

针对魂灵卡构筑的魔法卡,虽说触发条件相对严苛,但威力同样也会十分巨大!

厚重的冰雾在战场上急速席卷开来!甚是壮观,甚至将两只魂灵的身形都隐藏而去!

结束了吧...

场下的艾伦微微眯眼,呼吸稍加沉重。

今年的新生都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一个有着连他都未曾见过魂灵,一个则有着一套完整的卡牌构筑。

在对决中,无疑是后者占优。

一个只能依靠蛮力的奇异野兽,还是抵不上魔法卡的接连攻势。

呼....

冰屑仿佛在脸上划动,带起了丝丝疼痛。

陈禾缓缓吐了一口气,眼神明亮,手掌中忽然泛起了一道红光。

喜欢结冰是吧?

此时此刻,原本已经陷入接连爆炸中的擂台,霎那间响起了一声激昂的唳鸣!!

这道声音仿佛能刺透灵魂!缥缈的虚影于冰雾中浮现。

是一只由火焰构成的巨鸟!

它仅有一只长脚,猛然振动双翅,剧烈的热浪瞬间吞没了所有冰雾!!

【毕方火】

等级:普通六阶

品类:魔法

特殊加成:燃尽(对克制单位增加百分之五十的杀伤力)

效果:以毕方鸟之火席卷整片战场,造成大范围杀伤,并且一定几率附着在敌方单位身体上,造成持续灼烧效果,并将其现行锁定。

唳鸣不断,在狰的周围,妖冶盛大的火焰瞬间席卷了整片竞技场!

燃尽发动。

冰属性的单位在此刻只能任由火焰吞噬。

只见冰魔使的身躯上正在不断浮现一道道焦黑的碎屑。

狰踩着灵动的火焰而来,数下强有力的扑击再度轰碎了冰魔使仅有的一边冰刃。

原本如同鬼魅的身形也逐渐透明了起来,斗篷上满是烧痕。

毕方火留下了一片火海,冰境彻底消失,只剩下漫天飘动的火苗,像是一朵朵娇嫩的红色莲花。

结束吧。

陈禾喘着粗气,眼看狰就要彻底撕碎眼前的冰魔使,后者的身形突然化作虚无,成为一张落于地面的暗灰色卡牌。

“我认输,我认输。”

阿道夫脸色苍白,嘴唇不受抑制地颤抖着,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度恐怖的东西,举着手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