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狰

“我成功了!!”

一声尖叫忽然打断了陈禾的思绪。

只见一个满脸兴奋的学生面前,一张闪耀着温和白光的卡牌正悬浮符文台上,肉眼可见的能量细流在卡牌周围飞速旋动!

“伸手拿住它!”

古拉德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欣喜,连忙出声提醒道。

这位有些开心过头的学生这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掌,从下方托住了这张卡牌,同时也阻断了它和符文台之间的能量链接。

“用你的精神力掌控它!”

古拉德再度开口。

“是!”

学生急促应了一声,坐正了身子,闭上眼睛。

原本悬浮在空中的白色卡牌竟开始不断旋转,同时也带起也一道道晶莹剔透的流光。

周边如实质的能量细流逐渐减弱,直至消失不见,这张白色卡牌也轻轻地落在手心中。

【魔藤术】

等级:普通一阶

品类:魔法

特殊加成:无

效果:在敌方身下召唤数根带有尖刺的毒藤蔓,造成伤害的同时有一定几率使其中毒或者麻醉。

“不错,不错。”

一向严苛的古拉德已经来到这个学生的身前,一脸赞赏:

“江影,是吗?”

“是的,古拉德老师。”

这位名作江影的男生点头应道,手中还紧紧地攥着这张卡片,满脸欣喜。

虽然只是一张普通一阶的魔法卡,但它无疑代表着,自己已经拥有了成为一位制卡师的能力!

“好,你在我这里已经圆满结课了,如果有兴趣的,可以尝试一下报考一下那些顶尖卡牌学院,对你今后的发展会很有帮助。”

古拉德暖心地拍了拍江影的肩膀:“有需要的话,我会尽我所能为你写一封推荐信的。”

“谢谢古拉德老师!”

一张普通一阶的魔法卡,在市面上的价值为100到1000联盟币左右。

这笔钱抵得上一个正常家庭半个月的开销。

在同等级中,最为珍贵的乃是魂灵一类的卡牌。

这类卡牌可以召唤出拥有独立作战能力的魂灵,也是两位御牌师进行对决时的主要战力。

一张魂灵卡,足足比同等级的魔法卡,场地卡,武器卡等等卡牌要贵上好几倍的价格!

最关键的是,绝大多数的魂灵卡,在和御牌师进行契约签订后,都是可以不断进化的。

属性增强,技能变化,特性更迭等等。

物以稀为贵,想要制造出一张强大的魂灵卡,对于精神力控制能力的要求是十分苛刻的。

就算是古拉德,也不敢保证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

不过足足教授了三届学生,将近几百人,到现在只有江影一人成功制造出了第一张卡牌。

这也让差点产生自我怀疑的古拉德终于松了一口气。

有人欢喜有人愁,在看到江影成功制造出了第一张卡牌后,每个人都赶忙开始尝试,都想成为下一个幸运儿。

魔法卡...

陈禾收回目光,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已经明白了制卡的本质。

无非是用特定的材料在眼前的符文石台上勾画出一张张卡牌。

比如绘制线条、图象等等元素,来调动一些奇异的法则力量。

总而言之,什么都能画,什么都能写。

但能不能成功就要另说了。。。

不过陈禾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这个世界和自己所熟识的蓝星已经完全脱轨。

那么自己拥有的这些关于华夏元素的信息不就成了绝无仅有的宝贝?!

陈禾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不再等待,立即在脑海中搜寻起资料。

周围不断传来一声声懊恼的叹息声。

熔炉沸腾导致的材料失效,或者是勾画线条时的精神力动荡,这些小问题都是导致卡牌制作失败的原因。

陈禾很快定下了主意。

狰。

上古蛮荒之奇兽。

出于钟山,阴烛之鼻息,日形于型,尾羽,腰生翅,首四角,琉璃眼,赤皮,生黑络。

静伏于山间,首击石,“狰狰”之鸣,故名“狰”。

脑海中浮现出的模样是一只充斥着古朴玄奥气息的凶兽,外貌类似猛虎,一双如琉璃般的眼瞳,长着四根精致的小巧犄角,一身赤黑相间的皮毛,尾巴末端衍生出一片片华丽的羽毛。

它傲立于山端,怒望苍穹,甚是霸气。

就它了!

陈禾兴奋地直搓手,要是能将这狰勾画出来,不就是一张最珍贵的魂灵卡?!

说干就干!

立刻开始在一个个陶罐前搜寻着可能用到的材料。

虽然不懂画画,但陈禾还是明白,绘画在神不在形。

尤其是华夏传统的水墨画,寥寥几笔就能勾勒出骨相神韵。

红泥..

玳瑁猫头鹰的黑色羽毛...

塔利斯牛的犄角...

看着陶罐前的标签,陈禾靠着感觉将一个个材料丢进微型熔炉,这些也都是陈禾从来没有听说的物种名称。

还是真特么是个奇幻世界。

自己万一要是有朝一日能画出孙悟空孙大圣。

那岂不是斗战胜佛大战帝威格亚深渊领主??

堪称史诗科幻大片。

不过孙大圣这类魂灵卡,应该都算是神话超凡左右的品类。

这等恐怖的卡牌,还不是现在的陈禾能触及的。

虽然想想都激动。

但还是先把眼前这“新手指引”过了再说。

一个个微型熔炉不断升温,不同颜色的粘稠液体从其下方的出口流出,在浅浅的圆形石皿中淌开。

接下来才是最关键的一步!

在陈禾眼前桌子的左侧,有着一根根嵌在凹槽中的石笔。

这些石笔由特殊材质制成,对精神力有着极强的接受度。

只有利用这类天然的工具进行符文的勾画,才能够制造出一张纯粹的卡牌。

慢慢地闭上眼睛,陈禾尝试想象出一个虚拟的手掌,缓缓地握着了一根石笔。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但或者是由于陈禾是穿越者的缘故,这一令无数人止步的一个环节在他手中却显得无比轻松。

石笔悬浮飘出,轻轻蘸在了朱红色的液体上,随后落在了符文石板上,开始不断颤动。

只要心神宁静,意念合一,用精神力进行勾画的稳定度是手臂远不能比的。

红色的痕迹在石板上晕开,陈禾的身体正在不停颤抖着,但他抿着嘴唇,竭力着控制着精神力,始终将石笔维持在了一个稳定的频率。

这是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

几笔落下,狰的骨架已经呼之欲出,犄角,尾羽等细节虽说有些粗糙,但还是一个不少。

到达最后一个环节,陈禾的精神力显然已经快要耗尽。

还差一下...

又控制着一根石笔颤抖地蘸在了淡青色的液体,移至石板的某个位置,轻轻点下。

点睛。

这一个简单的落笔仿佛将符文石上所有的能量都汇聚到了一起,一阵嗡鸣声骤然间以石板为中心爆发!无比浓郁的耀眼白光瞬间淹没了陈禾眼前的圆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