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避金术

先是天空,利用云青巨甲虫的壳片可以渲染出大量的背景颜色。

紧接着用于勾画寓身体的灰色和银色,陈禾将石灰岩和银鱼的鳞片一一加入微型熔炉中。

微型熔炉的能源核心开始逐渐变红,随着热量的升高,这些材料也纷纷化作了粘稠的液体,从微型熔炉下方的凹槽中流出。

古拉德安静地观望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同样是一名制卡师,他当然知道,在制作卡牌的时候,一个舒适安静的环境至少能提供两三成左右的成功率。

让心灵和思想平静下来,全身心地投入到制作过程中。

这往往是最难的一个环节,已经很少有人能做到摒弃心中所有的浮躁,让自己进入真正的安宁。

陈禾的眼中闪动着兴奋,有条不紊地将可能用到的材料一一加进了微型熔炉里。

通过这些材料,古拉德依旧看不出来陈禾的想法。

慢慢地欣赏,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第一根石笔开始颤动,平稳地蘸在了淡白色的液体上。

比起第一次制卡,现在的陈禾显然要熟练不少,举手投足间,是充斥着自信的大开大合。

陈禾闭上了眼睛,一股无形的精神力顿时在符文石板上弥漫开来。

挥毫般下笔,象征着天空的白色在符文石板上勾勒出一片晴朗的景象。

寥寥几笔,陈禾便勾画出了天空以及云朵的意境,不得不说,他似乎还有着些许水墨画的天赋。

紧接着是一只翱翔的寓,灰银双色接连下落,这只奇异小兽的模样也骤然间浮现在了符文石板上。

这是什么??

当古拉德从一侧看到寓的模样时,不由吃了一惊。

又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

寓迎风飞翔,身前竟是漫天箭雨,锋利的金属箭头倒映着寒光,仿佛下一瞬就要将这只渺小的生物洞穿。

最后一笔落下,寓晶莹有神的眼睛彻底明亮!

一阵光芒从它的身体上四散而出,所有触碰到光芒的箭矢均是爆裂开来,化作漫天粉末!

而这一瞬间也仿佛被定格住了一般。

一个矩形的拓印在符文石板上缓缓浮现,随着一阵奇异的波动,浓白色的光芒开始不断闪烁,倒映在陈禾兴奋的眼神中。

成功了!

在看到这一幕的古拉德,也是下意识地握拳,在心中暗暗喊道。

光芒彻底包裹了这个矩形的拓印,陈禾也自然清楚发生了什么,精神力随之覆盖而上,一股炙热的信息忽然冲进了自己的脑海中。

【避金术】

等级:普通五阶

品类:魔法

特殊加成:无

效果:对友方单位释放,使其免疫下三次来自金属武器的攻击。

这张名为避金术的魔法卡慢慢地落在了陈禾的手心里,带着淡淡的温热,上面的字样和符画正在散发着柔和的白芒。

又一张来自山海经的卡牌!

陈禾心中一阵激动,细细地抚摸着这张【避金术】,简直是爱不释手。

还真是免疫效果,还有着特殊条件才能触发,必须是来自【金属武器】的攻击。

这就有些考验陈禾对战场时机的把握。

若对方是使用魔杖类武器的魂灵,那这就是一张毫无作用的魔法卡。

一旁的古拉德,在看到这张初始等级就在普通五阶的魔法卡时,脸上也是流露出了一幅古怪的神情。

免疫三次来自【金属武器】的攻击....

古拉德在心中喃喃念着这段解释,不知为何有一股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

如果不是永续buff的【免疫】效果。

这张魔法卡的风险还是很大的,但不可置否的是,它的上下限都很高!

按照制卡师界内的说法,只要任何一张卡牌和【免疫】两个字相互关联,那它的起步价格就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六位数。

陈禾手中的这张魔法卡自然也不例外。

而它仅仅只是前者第二张制造的卡牌而已。

“成功了!古拉德老师!”

陈禾松了一口气,将这张【避金术】递给了一直在旁观自己的古拉德老师。

后者小心翼翼地接过,认真查看了一番,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十分强大的效果,虽然只是普通的等级,但它本身就已经带上了免疫的属性,价值也会呈几何级飙升...”

“你是个天才,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了。”

古拉德将【避金术】归还给了陈禾,由衷地赞叹道:“如果第一次的【狰】是巧合的话,那么这张【避金术】就已经足以堵住所有人的嘴了。”

“谢谢古拉德老师,也多亏您和学校的帮忙。”

面对古拉德的高度赞赏,陈禾也只是接过卡牌,笑着应道。

“我唯一想告诫你的是,在制卡的生涯上,一定要保持一颗炙热真诚的心。”

古拉德继续说道:“虽然我只是一名青铜级制卡师,但我知道,有很多天赋异禀的制卡师,在生涯后期被财富和地位所困扰,以至于他们完全忘记了曾经对卡牌许下的誓言。”

“一定要记住最开始你制造出第一张卡牌时的感受,这样你才不会在迷惘中丢失自我。”

古拉德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哀伤,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郑重地拍了拍陈禾的肩膀:“加油吧,我和米勒校长都相信你。”

古拉德老师一番真诚的话语也让陈禾感到了阵阵心安。

收好卡牌,将符文石板清理干净,转眼间就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制作卡牌时的时间就像水一样,不留神便流走了。

但陈禾却没有感到任何一丝枯燥,这个过程就像是从零发掘一个个奇异的小世界,令人流连忘返。

两张卡牌。

等自己将所有类型的卡牌都制造一遍,就要去考虑一下遗迹的事情了。

“我会和米勒校长商量一下,帮助你申请一下联邦的认证,成为一名真正的制卡师。”

古拉德说道:“这个身份不仅能帮你获取一笔丰厚的补贴,在一些地方甚至可以作为天然的通行证。”

“需要我做什么吗?”

“提供相关信息即可,以及现役所制造卡牌的各项数据。”

“通常来说只要能成功制造出一张卡牌,就已经拥有了成为一名青铜级制卡师的资格。”

古拉德笑了笑:“这些就交给我处理了,填数据的时候会去找你的。”

“你现在就专心准备考核的事情就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