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奇兽,寓

映入陈禾视线的,是一只奇特的鸟兽。

形似田鼠,却有着一双银色的翅膀,体表散发着淡淡光芒,迎着漫天飞来的箭矢,这些锋利的箭矢在接触到它的同时,竟都纷纷爆裂开来。

寓。

陈禾将这只小兽的名字记住了心里。

它的模样实在是太过特殊,让人看了第一眼便再也忘不了,陈禾十分轻易地记住了它。

想要制造不同类型的卡牌,就要用不同的勾画笔法才行。

就像是一张魂灵卡,便需要将魂灵的所有特征都清晰地勾画出来。

因为这些特征往往都会代表着某些属性甚至是天赋技能。

所以对于制卡师来说,如何敏锐地捕获到素材的核心点才是关键所在。

此时,陈禾的脑海中已经有了这张魔法卡的大致想法。

画出寓阻挡刀剑的模样就行了么??

说干就干。

陈禾重新从床上翻下,出了宿舍门,便朝着东侧教学区的实验楼直奔而去。

校内已经见不到几个人影,只有一些小巧的机械圆盘清理着遍地飘散的落叶。

由卡牌所衍生出来的机械生灵无疑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例如这些只有普通一阶的机械圆盘,它们的机械属性十分特殊,一经触发,便会永久存在,直到零件生锈或者是轴承损坏,它们才会停下运作。

在这段漫长的时间周期里,它们足以完成远超自身价值的工作。

来到实验楼前,陈禾用学生证通过大门,凭着记忆朝着六楼走去。

途径办公室的时候,陈禾忽然被一个声音叫住:

“陈禾?”

“古拉德老师,我刚想来找你...”

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陈禾笑了笑,向古拉德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古拉德老师,我突然有了一个关于魔法卡的想法。”

“噢?”

古拉德眉头一挑:“好,跟我来,有想法我们就试试,失败了也不要紧。”

在见识到陈禾的神奇卡牌后,米勒校长十分郑重地对古拉德下达了命令。

那就是一定要无条件满足陈禾的要求,环境,材料,待遇,都要最好的。

此时的陈禾已经算不上是洛克学院的一位学生。

而是米勒的贵人。

米勒在联邦内的仕途如果还想再度上升,就必须要依仗前者了。

能为联邦培养出一位天才制卡师,洛克学院,或者说担任校长职位的米勒,同样会得到联邦的重点资助。

几乎全校的老师都知道了古拉德手下的班级里出了一个奇特的学生。

只是通过只言片语,他们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神奇的卡牌?

能有多神奇??

毕竟至今为止,见识到【狰】的人,也只有米勒和古拉德。

古拉德带着陈禾穿过走廊,绕过了之前班级用的公共实验室。

“我带你去我们平时做研究的地方...那里的设备要更加完善一些。”

古拉德拿出一张门禁卡,缓缓停下了脚步:“这里面的制卡材料也要更加丰富,可以跟我说说你的大概思路么?”

“类似于物理免疫的效果。”

陈禾毫不含糊地说道,对于眼前的古拉德,原本还有着的些许警戒之心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称得上是自己的恩师,陈禾当然不会含糊搪塞什么。

“物理免疫??”

古拉德的手忽然停在了空中,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你明白这个词的含义么?”

“当然,古拉德老师,我认为我的这个想法有成功的可能。”

陈禾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一眼坚定。

古拉德将原本先说的话吞回了肚子了,低头打开了实验室的门。

对于自己的这个学生,他的身上似乎有着一种奇妙的气质,让古拉德不得不认真地去思考他的每一句话。

这是与生俱来的信服力。

物理免疫。

古拉德很清楚这个词代表着什么。

只要有含有免疫这一属性,几乎都是极为罕见的法则卡。

物理免疫,元素免疫,魔法免疫,伤害免疫。

甚至是,死亡免疫!

没有人知道,触发【免疫】这一特性的素材究竟有哪些。

这就像是卡牌世界里的BUG,连联邦所分发的卡牌手册里,对于这一类卡牌的注释都是空白的。

这也是为什么当古拉德听到陈禾的话时,会流露出如此惊讶,甚至有些惊悚的神情。

偌大的研究实验室展现在了陈禾的眼前。

和原先那个实验室比起来,这里要显得更加整洁严禁一些。

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奖章和获奖证书,陈禾看不清获奖人的名字,只是一时间被周围浓郁的学术氛围所吸引。

“你刚刚说了...免疫是么?”

古拉德在桌子前坐下,交叉着双手,试探性地问道:“你见过这种生物?”

此时的他有一个奇特的想法,眼前的陈禾似乎有着一种神奇的联想能力。

简而言之,就是可以看到到许多人见识不到的事物。

想象力极为丰富,这对于一名制卡师来说,简直是先天优势。

“emmm...算得上是吧,我在梦里见过它。”

陈禾稍作思索,想出了一个比较合适的答案。

“梦里?”

“是的。”

“....”

古拉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忽然露出了一个十分无奈的微笑,伸手示意:“这里的材料都可以随便用,开始吧。”

鳄头狮的鬃毛...

风精灵的翅膀...

骷髅巨人的腿骨碎片...

眼前的一个个材料箱让陈禾都有些目不暇接。

这些材料大多都是出自遗迹中的魔物。

每一片遗迹都算得上是一个异世界,物种多样性也正好造就了卡牌的无数种随机可能。

坐在制造桌前,一根根石笔正在散发着淡淡的荧光,更加高级的微型熔炉紧密排列,整体环境比原先的那个实验室高端了不止一个层次。

陈禾兴奋地搓了搓手。

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寓的模样。

鼠身鸟翼,通体呈银色,不惧金铁刀剑。

自己只需要画出寓击碎刀剑的画面,大概率就能触发这一奇妙的法则,制造出一张真正的魔法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