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山海经残卷

“喂!陈禾!!醒醒!”

狭窄的宿舍内,一个穿着校服的平头小子忽然将头伸过门缝,扯着嗓子嚷道。

“快要迟到了!”

“古拉德老师之前不是说,今天可是要模拟制卡了!!”

“我先走了!!”

平头小子缩回了头,一个身影忽然从床上蹦了起来。以惊惧的眼神扫视四周。

“我淦…”

“我这是哪儿??”

平头小子口中的陈禾,正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满头汗水,仿佛刚做了一个噩梦。

视野所及,貌似是一副学校宿舍的场景,一台颇具科技感的悬挂电视正飘在墙壁的一角:

“最新情报,吉邦码头发现神秘遗迹,探索部门声称在遗迹中有极大可能存在史诗卡牌!”

“一邪恶势力在举行祭祀仪式时遭到警卫队的突袭,首领趁乱逃跑,请有关民众在看到可疑人物时,尽可能同纠察局汇报!”

“海城研究所近期的一篇报道称,若是强行越级使用卡牌,很可能会出现操控卡牌者和卡牌内容互换的恐怖后果!”

一条条消息钻入陈禾的脑袋,他摇了摇头,终于是回过神来,脑中的记忆也在不断散开。

发生了什么??

陈禾努力地回想着自己断片前的记忆。

只记得自己好像在玩一款刚刚发售的虚拟异界卡牌游戏。

还未过完又臭又长的新手指引,眼前突然一黑…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自己现在是穿越了么?”

陈禾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双崭新的双手,记忆碎片伴着疼痛相互拼凑,随之出现在眼前的还有一个奇异的面板:

【陈禾】

【制牌等级:未入门】

【拥有卡牌:无】

【解锁世界:华夏(默认)】

【解锁图鉴:《山海经·第二卷》(残)】

还未来得及分析这个面板,陈禾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胡乱抓过挂在椅子的上的校服,揉了揉头发,开门跑了出去…

实验室中。

一个身穿青铜风衣的男子正缓缓踱步着。

以他为中心,一个个学生都安静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环形散开,一脸紧张,没人胆敢窃窃私语。

“今天是我教你们制卡的最后一节课…”

男子开口:“首先,你们需要让自己平静下来,用精神力去感受眼前的材料…”

陈禾坐在最边缘的位置上,此时他一幅走神的模样,根本没有去听男子在说什么。

他已经整合了所有记忆。

这是一个属于卡牌的世界。

花里胡哨的魔法只寄存于卡牌之上。

人们通过提升精神力,来控制阶级不同的卡牌,催动蕴含在其中的强大能量。

这样的人称作御牌师,从第一级青铜,一直向上攀升。

分为青铜,白银,黄金,铂金,钻石,宗师,王者,传奇。

与其一一对应的,便是卡牌的等级:

普通、高级、稀有、勇者、史诗、超凡、传说、神话。

卡牌是这个世界的灵魂所在。

它们主要来自制卡师的绘制和远古遗迹的发掘随机出土。

一个制卡师通常都能成为御牌师。

但一个御牌师却很难成为一个制卡师。

眼前的这位男子,名为古拉德,则是一位青铜制卡师,也是陈禾以及这些学生的临时导师。

洛克学院是一家私立的卡牌院校,它的创始人是一位联邦中的黄金制卡师。

只要手续充足,这样的私立院校比比皆是,均是普通人圆梦的唯一场所。

古拉德数年前曾在艾尔登城邦的一家企业中担任工厂主管。

奇怪的是,虽然只有青铜阶级,古拉德至少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制卡师。

但他不仅要干一些额外的工作,连薪资都和寻常的工人差不多。

这让古拉德一气之下,愤然从这家企业辞职,回到了海城。

这座偏远的沿海城邦是他的家乡。

在洛克学院里当一位教书育人的老师,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稳定的收入和平和的生活节奏。

这是大多数人在受尽社会中的委屈后,最想得到的东西。

“用精神力去感受这些制造材料,然后用意念在空白的卡面上构思…”

古拉德有着一双湛蓝色的眼眸。

他环顾一圈,声音洪亮:

“即使配方相同,但每个人所创造出的卡牌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作为一位青铜制卡师,他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骄傲。

由于卡牌的珍贵程度,随之而生的制卡师,也成了炙手可热的职业。

古拉德只是一位青铜制卡师,就已经可以定期收取来自联邦的资源补助。

对于那些高阶的制卡师来说,财富和人脉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每个父母都想要将孩子送到古拉德身旁,想要看看自己的孩子是否具有成为制卡师的潜力。

每个人都想成为一名制卡师,这代表着无穷的荣耀和潜在财富。

但制卡师对于精神力乃至身体心理素质的要求都十分之高。

寻常人根本连这一门槛都迈不进去。

一千个人中,能出现一位制卡师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此时,每个学生的面前都有着一个圆盘型的符文板,周边放满了形形色色的奇异材料,布满花纹的羽毛,翠绿的螺纹草种,甚至是一颗颗干瘪的诡异眼球。

在一段时间的理论学习后,今天的最后一节课,终于要开始真正的制牌模拟!

所有人都不想辜负父母的期望,能来到这里,他们都是花了一笔不小的学费。

但陈禾不同。

他没有父母。

依靠着孤儿院的资助补贴,他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可以免费入学的幸运儿。

“利用材料熔炼成液体…然后就可以勾画符文,从而拓印出想要的卡牌。”

看似简单,但这一切操作的进行都是要基于精神力的控制。

眼前的桌面中央便是一个用于勾写符文的空白区域,陈禾看了看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尝试,先将材料放入微型熔炉中,再用精神力控制着石笔蘸取灵液。

身边的种种景象告诉陈禾,这里早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世界。

“虽然大部分的设定相似,但这里倒像是一个奇幻世界…”

陈禾眯着眼捏起一颗轻飘飘的干瘪眼球,心中不断盘算着。

这装潢风格以及氛围,有点像自己玩过的巫师三。

却又充斥着一些奇妙的科幻元素。

心神一动,先前那个系统面板再度出现在眼前。

陈禾没少玩游戏,他十分清楚,这个应该就是自己的金手指,也是自己在这片异界最大的依仗。

华夏世界...山海经·第二卷,还是个残卷,

这些东西又和制卡有什么关系?

陈禾微微皱眉,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一股脑地将材料丢进微型熔炉中。

自己对于山海经仅仅只是一知半解。

既然是系统给予自己的东西...

想到这里,陈禾眼神跳动间,这残卷骤然间在他的脑海中展开!

浩瀚的图文信息涌进大脑,仿佛已经被陈禾诵读过百遍一般,瞬间变得无比熟悉。

异兽录?

仙丹飞剑??

灵树奇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