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煞气冲面,陈教授病危

“你好,我爷爷盗墓贼,姥爷偷窃国宝被抓,老爹走私古董……请问,我能加入考古队吗?”

江城。

国家考古队招收处。

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看着招收处的工作人员露出苦笑,四周报名的人听到这话,纷纷惊掉下巴!

就连负责招收的工作人员也都瞪大了眼睛,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兄弟,你是来搞笑的吗?”

“盗墓,偷窃,走私……这活脱脱的罪恶世家啊!”

“兄弟,国家能给你发身份证已经算是祖坟着了好吗?!”

“听明白了,得是着了!一个雷批下来花擦着了!冒青烟都不行!”

“这小子怎么想的,这样的条件还想加入考古队?”

……

听着四周议论之声,张铭感到无奈,工作人员也有些迟疑:

“这样吧,我先给你报上,能不能过,就看你的运气了。”

“麻烦你了。”

张铭苦笑一声,等工作人员办完申请信息后,直接回到了出租屋。

“估计是不行……这已经是我跑的第二十一个招收点了……”

张铭坐在床头,有些愁闷的挠了挠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穿越过来这个世界已经十天了。

这十天自己也了解到,这是一片文化断层十分严重的世界,各个国家都在尽可能发掘着自家的历史。

而考古行业也十分火热。

甚至成为了年度薪资最高的十大行业之一。

张铭也算是根正苗红,出身“考古”世家不说,自己更是考上了考古大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直到大学当天刷身份证报名时,自己家里人做过的事儿,全都被曝光。

这一下,前来大学招收的考古部门工作人员,也不敢聘用自己。

原主也是在全国前后跑了二十多个地方的招收处被拒后,借酒浇愁把自己浇没了。

本来张铭是不相信的,但这些天亲身又去跑了十几趟后,才算是彻底明白。

这个世界,身份证居然真的能刷出家里历代的记载。

而自己这家世,是绝对没机会加入考古队的。

这可把张铭愁坏了。

行业热不热倒也无所谓,主要自己穿越第一天觉醒的可就是考古系统!

需要挖掘出新的文物,根据文物年代判定,才能获取系统奖励。

那些奖励很多,什么麒麟血,黑金古刀,搬山要义,发丘印,都是小意思。

甚至还有麒麟蛋,青龙炼体术之类,随便一样都是价值连城,奇货可居。

但凡拿出一样,自己的人生必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系统给自己的第一个任务,也就是加入考古队。

可任务完不成,系统就没办法开启,甚至即便挖出了古宝,也没办法获得奖励。

这也就导致了张铭现在的内心十分复杂。

拿起原主剩下没开封的酒瓶,张铭露出苦涩。

吨吨吨吨吨……

清酒入喉心做痛。

……

一觉睡醒已是下午。

张铭茫然看着出租屋的天花板,脑海中思绪游离,不知未来该如何是好。

可就在这时,张铭目光忽然一怔。

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张铭直接掏出了手机点开江城附近考古队的直播。

“暂时关闭?”

看着黑屏的直播间,张铭露出思索:

“正常来说,这个直播将会不间断开启一个月才对……”

按照平时对于考古直播的了解,张铭知道,这东西一旦开启是绝对不会关闭的,直到宝物出土。

现在这样,只有一个说明!

那就是考古队那边出事了!

“也不知道这身家传的本事,能不能派上用场?”

张铭看着自己双手,现在自己,除了祖上传下来的一身盗墓本领,再无其他……

按照考古队的招收规定,自己是绝对不会被录取的。

如果非要加入,那唯有搏一把了。

盗墓不同于考古,这个行业发展了很多年虽然被逐渐淘汰,但由历代传承下来的一些经验,却是可以发挥极大的作用,同样不是科学考古所能比拟。

“先去现场看看吧……”

短暂思索过后,张铭简单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出租屋,出门打了个车,直接朝着江城开直播的考古队地点驶去。

刚一到,便看到考古队外已经聚集了一大堆人。

“太可怕了,没想到古墓里面居然还有那种东西。”

“满身鲜血还能动,怕是已经死了很久,突然就暴起伤人。”

“也不知道陈教授到底怎么样了?”

……

看得出来,那都是一群十分钟爱考古的人,他们在一处徘徊,似乎在等待什么。

而除了那一批人外,还有一些穿着考古队工作服的人员,都面色凝重的围成一圈,静静观看着什么。

张铭没有妄动,四下巡视一圈,发现这里除了被挖掘出来的巨大土堆,以及一个帐篷群,考古器械,救护车之外,便再无其他。

张铭找到了一处较高的地方,朝着人群中看去,发现此时正有一个人,正面色发青昏迷不醒,而一个医生正在拿仪器给男人检查身体。

周围是两个护士,正在通过救护车的医疗器械,给病人测着各种数据。

“那是……被煞气冲面昏迷?!”

张铭以家传的经验,很快便看出,那昏迷不醒的男人,竟然是被煞气冲面导致!

这让张铭露出凝重,脑海中思绪快速运转,喃喃自语:

“土煞者,生气入口鼻,易起尸,离之勿近,防煞气冲面。”

张铭也记不清这是家里哪本典籍记载的,只记得这时爷爷小时候让自己常背的书里记载。

“看样子,有三个小时了……”

看着昏迷那人面色痛苦的样子,张铭露出凝重,不敢耽搁,赶忙从高出走下,快步走向人群。

可没走两步便被一个穿着安保服饰的男人拦下。

“小子,别过来,那边可是考古重地,任何无关人员不可进入!”

“你跟他们站一块,他们也是担心陈教授才来的。”

安保人员指了指张铭一开始看到的那群人,语气虽然严肃,但可以看出,只是在提醒张铭。

显然,在医护人员勘测下,那受伤那人的状况已经十分不妙。

如果再不想办法救,怕是要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