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纸人抬棺

我叫林寻东,我出生的苦河村自古以来就是个鸟不拉屎的穷地方。

我从小没有见过父母,被爷爷给带大的,我爷爷是一位阴阳先生,最初他并非是咱们村的人,而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末期,才到这里落了脚。

但我们这个偏僻地,时常会有外面的富商老板赶来。

因为我爷爷在这。

那些富商老板面对我爷爷时,姿态很低,开口闭口的喊着大师,还会偷偷给我带上城里的许多新奇玩意,来哄我开心。

我也从他们的口中得知,我爷爷很厉害!

但奇怪的是,我爷爷却不打算教我任何的本领,甚至我偶尔好奇偷偷翻看一眼他收藏的书籍,便会被他痛骂上一顿。

更奇怪的是,每年的清明节、中元节、寒衣节三天,爷爷都会让我躲进一口棺材里,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我爬出棺材半步!

我爷爷也说:“臭小子,以后每年这三天,都必须要躺在一口棺材里,才能活命,否则,它们就能找到你!”

我不知道爷爷口中的它们,究竟是谁,我也追问过,但爷爷都以我年龄太小,隐瞒了起来。

我从小也谨记爷爷给我的吩咐,直到十三岁那年!我犯了忌讳!

那年中元节,我爷爷有事,需要出门一趟,临出门前,吩咐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打开棺材。

爷爷亲眼看到我躺进棺材,并且将棺材板给盖上,这才放心离去。

当然,这口棺材打上了几个小孔用于呼吸,待在里面倒也不闷,我躺在里面翻来覆去,却也睡不着,无聊得很。

我想了想,要不然,去拿点零食进来吃?

零食就在棺材外的桌子上,十几秒钟就能回来,应该不会被爷爷发现。

我慢慢推开棺材板,刚跨出棺材,来到案桌前,准备拿零食。

忽然,我身后竟然吹起一股阴风,等我回头看过去。

我身后,不知何时,竟然站着一个纸人。

这纸人不同于殡葬所用的那样粗糙,反而格外细致,栩栩如生。

纸人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声音不男不女,很刺耳,他说道:“可算是找到你了,跟我走吧。”

找到了?

难道这个纸人,就是爷爷口中,要找我的人?

我想要转身逃跑,可我此时就仿佛被下了定身咒,浑身上下都动弹不得。

纸人也慢慢朝我走来,它越靠近我,周围的温度便下降几分。

我心里也越来越绝望,虽然从小跟在爷爷身旁,耳濡目染不少灵异故事,可自己却是第一次遇见,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止不住的发颤,背后更是被冷汗湿透。

“走。”纸人的手指,轻轻一勾,我身体便朝它吸去。

完了!

没想到就在这时,爷爷正好从外面赶了回来,他推开门,看到屋中的纸人后,面色一变,迅速抽出携带的金钱剑。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念完后,他将金钱剑抛出,一百零八枚铜钱,在半空,如同流星般,射向这个纸人。

这些铜钱瞬间穿过诡异纸人的身体,纸人身上,竟然燃烧起了绿色火焰。

我的身体,也瞬间能够动弹,我急忙跑到爷爷身后,躲了起来。

纸人此刻,则开口说道“林老道啊林老道,你以为把他藏起来,我们就找不到了吗?”

爷爷捏紧双拳,大声训斥道:“混账东西,只要我还活着一天,就不可能让你们带走我孙子!”

纸人此时竟然传来阴冷的笑声,说道:

“小家伙,你已经被我们找到了,你逃不了。”

“咯咯咯……”

纸人在原地,慢慢被火焰给焚烧殆尽,只留下了一团黑灰。

“爷爷……”

啪!

没想到向来疼爱我的爷爷,竟然用力的抽了我一个耳光。

爷爷打完我后,狠狠的一跺脚:“我让你藏起来,藏起来!你为什么要打开棺材。”

“十三年都安然无恙的藏过来了,没想到还是让它们给发现了!”

“该死!”

爷爷的脸上,浮现出焦急之色,最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思绪良久,他竟带上棺材,香烛纸钱,带我到了后山。

随后,爷爷在半山腰的位置,拿着锄头,慢慢的挖了一个大坑,然后将棺材放了进去。

紧接着,爷爷竟取出了一柄匕首,他看着我的目光中,带着心疼,对我说道:“别怪爷爷,只有这样,才能让你活命,不被他们找到!”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爷爷低声念咒,双手结印,随后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稻草人,取出匕首,割在我的手腕上。

我的鲜血,慢慢的彻底将稻草人给浸透,紧接着,将这稻草人放进了棺材里。

随后爷爷又取出带来的公鸡,一刀斩断它的脖子。

公鸡的鲜血,泼洒在了我的身上。

“爷爷,这是?”我看向一旁的爷爷。

“公鸡血能压住你身上的气,看能不能熬过这一关了!赶紧把棺材埋进去。”

我此时也不敢多问,一起将棺材迅速埋好,填上土。

而就在这时,忽然,森林中再一次刮起阴风。

“快,跟我来。”

爷爷拉着我,赶紧躲在不远处的草丛中,静静的等待着。

我能感觉到,饶是本领不凡的爷爷,此刻也颇为紧张。

大风呼啸,且里面竟穿插着刺耳,惊悚的笑声。

足足十余个纸人,此刻竟从山路慢慢走来。

且诡异的是,这些纸人还抬着一口红色轿子,如同新娘出嫁。

“找到了,找到了。”

这些纸人此刻,齐齐看向那座坟墓,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这些纸人上前,竟七手八脚的,把我们刚填好的坟给刨开,看到了这幅棺材。

此刻,轿子内,一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慢慢掀开红色薄纱。

我看到这女子后,瞬间呆住了。

这女子肌肤胜雪,眉似新月,眸犹秋波,纵然是电视机里面的那些女明星,在她的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她仿佛是从画中走出的仙女。

她目光扫了一眼棺材,可随后竟看向我和爷爷躲藏的草丛。

我心中一惊,难道被她给发现了?

没想到女子目光最后再次落在棺材上,平静的说:“是他,带走。”

纸人们开心的抬起棺材,往山下的路赶去。

他们离去后,这股阴风也戛然而止。

我和爷爷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爷爷看他们离开后,低声说道:“总算是熬过这一关了,记住,以后的清明节、中元节、寒衣节三天的晚上,一定要睡在棺材里,否则,你还是会被他们发现!”

我重重点头,记住了爷爷的叮嘱。

可没想到,在我十七岁的那年,又出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