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粑粑,你怎么了,你流了好多汗。”

“你是不是生病了?”

“佳佳给你倒水喝,你等着。”

小家伙说完,便捧着水杯离开。

看着女儿笨拙的抱着和她差不多高的暖壶,给他的杯子里倒水的样子。

陈平呆住。

一时间,如梦似幻,恍若隔世!

当夕阳的一缕残红,映射到他的脸上。

他才蓦然惊醒:

我,真的重生了!

他捂着头,忍着心中翻江倒海的恶心,看了看墙上的日历:

没错,这是十年前。

那时候的他,还是一个游手好闲的酒鬼、烂赌鬼。

把一个本来还算美满的家庭硬生生的拖垮。

是一个被千刀万剐都不亏的人渣。

因为他欠了巨额赌债,妻子才被迫去陪她根本不喜欢的王老板喝酒。

最后,为了不被王老板羞辱,悲愤的从高楼一跃而下,坠楼自杀。

因为他喝得人事不省,女儿才会半夜帮他去药店买药,被一辆肇事汽车夺取幼小的生命。

陈平浪子回头时,他已经失去了他最爱的两个女人。

这代价,太重,太疼!

以至于,多年之后,他功成名就后,也常常在噩梦中惊醒,梦见妻子和女儿的痛哭声!

似乎也是老天对他的惩罚,他被诊断出了晚期肺癌。

最后,他将所有钱,都捐给了慈善机构。

一个人在病痛中慢慢死去。

“粑粑,喝水。”

女儿的声音,将陈平从回忆中叫醒。

看着女儿捧着水杯,年幼且懂事的小脸,满是对他的关心和紧张,陈平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悲痛和思念,一把抱住了她,大哭出声。

他好怕这是一场梦,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又在那片空无一人的病房里,独自躺在病床上等死。

“粑粑,水要洒了,你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先喝水吧。”佳佳被陈平的样子吓到了,小声的说道。

陈平这才放开了她,擦了擦眼泪,“好,粑粑喝水,佳佳,你去休息吧,家务我来做。”

说着,陈平将水杯里的凉白开一饮而尽。

同时,他也因此觉得,头疼似乎缓解了一些:

这是宿醉的后遗症。

上一世,陈平戒酒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随后,陈平去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

然后对着墙壁上的镜子,把杂乱无章的胡须刮掉,并用剪子,将邋遢的长头发剪成了一个比较简单、利索的寸头。

打理之后的陈平,宛如变了一个人,看得小佳佳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这个帅气的男人就是自己的爸爸。

陈平本来就不丑。

只是,从前沉浸于酗酒和赌博的他,完全不修边幅,满脸颓废,这才像个游荡的孤魂野鬼。

随后,陈平开始整理房间。

陈平住的地方,是江淮市的一座老小区,房子总共40平米,收拾起来倒是比较省力气。

很快,房间里散落的垃圾,都被陈平收拾起来扔了。

能换钱的酒瓶子,陈平都整理到了一起,出门去便利店卖了,用卖瓶子的钱,给女儿买了一根奶油冰棍。

“粑粑,这是给我的嘛?”

看着陈平笑眯眯的把冰棍递给她,她还有点不敢相信。

她平时只在路边上,看见别的小朋友拿着冰棍吃。

自己却从来不敢和妈妈要钱买。

最多是偷偷拿起他们不要的包装袋,闻一闻上面的香气。

她知道自己家的情况,能省一点就省一点。

因此,她从来也没吃过零食,都是为了给家里省一点钱。

“对,爸爸特地给你买的,吃吧。”陈平揉了揉她的头。

小佳佳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包装撕开。

动作很轻。

似乎是生怕自己不小心,把冰棍掉在地上。

轻轻咬下一口后,她的眼睛都亮了。

“好吃吗?”陈平笑着问道。

“嗯嗯!!”

小佳佳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幸福的眼睛里好似都有亮光闪烁。

接着,她将冰棍,递给了陈平:“粑粑也吃。”

看见这一幕,陈平鼻子一酸。

小佳佳越是懂事,他就越是心疼。

于是,陈平就小小的咬了一口,说自己肠胃不好,不能吃凉东西,然后开始准备做晚饭。

“佳佳,粑粑今天晚上,给你做香喷喷的香葱炒鸡蛋,好不好呀?”

看女儿面黄肌瘦,似乎有点营养不良,陈平便开口问道。

“好!粑粑,我帮你剥葱!”

小佳佳说着,就小跑去阳台的花盆里掰了两根小葱,清洗了一遍后,就蹲在垃圾桶旁剥了起来。

陈平见她冰棍还剩了半根,平放在了茶杯上,便愕然问道:“冰棍不好吃吗,怎么不吃了?”

“我想等麻麻回来,给麻麻吃。”她吸了吸鼻涕,“麻麻工作太累了,我想她能轻松一些。”

“好,那我们就一起做好晚饭,等麻麻回来。”

说着,陈平挖了三勺米,蒸上了米饭。

算算时间,老婆也快下班了。

陈平想在她下班前,把晚饭准备好,给她一个惊喜。

父女俩在厨房忙碌了二十分钟。

一盘热腾腾的香葱炒鸡蛋终于做完。

端上桌后。

陈平用筷子夹了一大块炒鸡蛋,对小佳佳道:“佳佳,张嘴,尝尝鸡蛋的味道如何。”

“啊——”小佳佳听话的张大嘴巴,任由陈平将鸡蛋吹的温热后,喂进来。

细细咀嚼后,她开心的又蹦又跳:“真好吃,粑粑,你炒鸡蛋做的比外面小吃店里胖大叔做的都好吃!!”

“喜欢吃,粑粑以后就多给你做。”

“粑粑真好!”她说完,就站在凳子上,搂住陈平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她喜欢这个不喝酒、不打骂她、会给她做饭的爸爸。

就在这时,门开了。

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她穿着职业套装,面容姣好,是个十足的美人,只不过,此时脸上满是疲惫,眉眼也低垂着,看起来有些阴郁。

看到她,陈平彻底僵住,刚要开口说些什么。

与她美丽的眸子对视上后,竟然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如鲠在喉!

如芒在背!

“你……你回来了,咏君。好久不见。”

终于,陈平开口。

声音中。

带着不易察觉的微微颤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