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远郊古董店
  • 麻衣风水师
  • 月照残烛
  • 2535字
  • 2022-04-14 18:53:10

华国,平海市。

一辆黑色的探路者轿车停在一家古董店的门口。

“光叔,你确定是这里吗?”

开口问话的是一名五官精致,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儿。女孩儿身穿一身黑色的吊带超短裙,下身是一双过膝长筒黑丝袜,脚上蹬着一双尖头高跟鞋。

明明是清纯典雅的长相,但却能给人一种又纯又欲的强烈反差感。

她是平海市林家的二小姐。

年纪轻轻已经身价过千万,追求她的富家公子更是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然而就在自家老爸去世的那天她才知道,自己的终身大事早就被定下了。

不是什么豪门公子,也不是什么达官子弟。竟然是远郊一家二手古董店的老板?

林如酥想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这样决定,但是遗嘱上写的明明白白,如果林如酥想要继承属于她的那一份遗产,那她就必须和楚明夷结婚。

“小姐,我们已经反复探查过了,姑爷的确就在这家店里。”

林如酥没好气地瞪了林光一眼。

“什么姑爷,不要乱叫。”

“我倒要看看,这楚明夷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敢给我爸灌迷魂汤。”

林如酥拿起墨镜戴在脸上,推开车门迈着大长腿直接朝古董店里走去。

两人刚一走进屋,就发现这家古董店和想象中的似乎不太一样。一般的古董店左右两边都是货架,架子上面会陈列各种古董物件,有看上的就让老板拿下来询问价格。

但这家古董店一个货架都没有,有的只是墙上挂着的一些价目表。

“奇门遁甲,周易八卦。”

“星卜测算,字字珠玑。”

林如酥发现这楚明夷的业务面还挺广的,墙上挂着的那些项目不仅有帮人算命看相的,还可以帮人治病疗伤。

与其说这里是古董店,倒不如说这里就是一个草堂。店内摆了六张桌子,其余五张全都坐满了人。而在桌子前面,是一个大横台。

一身黑袍的楚明夷此时就坐在横台前面,在他对面的是一个面如金纸的中年男人,和哭哭啼啼的妇女。

“楚师傅,我们家老陈可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啊,这就出去锄田种地的功夫,回到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楚明夷一边给陈博把脉,一边说道,“一个人的命好不好,和他做不做坏事没有什么关系。”

“你家这位是捡到了不该捡的东西,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把东西交给我就没事了,能捡回一条命。”

“捡到了不该捡的东西?”

妇女林霞赶紧问道,“当家的,你捡到什么东西了?赶紧拿出来啊。”

陈博虽然现在身体状态不好,但意识还是清醒的。

他很是费力地说道,“那东西……是在我家田里的……那就是我家……”

陈博话还没有说完,楚明夷拿起桌上的毛巾擦了擦手,打断了他。

“行,要钱不要命是吧?那你就让那东西给你陪葬吧,下一位。”

一听楚明夷这么说林霞急了。

她一巴掌打在陈博的肩膀上,很是生气地说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钱!”

“听楚师傅的,赶紧把东西拿出来!”

陈博一看就是个妻管严,他也没有多想,伸手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物件放在桌上。

这物件一掏出来,原本坐在另外两桌的人顿时围了过来。

“啧,是一块玉啊,看这成色好像不错啊。”

“这玉的雕工也不错啊,看起来好像是一个玉乌龟?”

“什么狗屁乌龟,那是鸳鸯。老张就你那半吊子水平还来凑什么热闹,赶紧回去吃饭了。”

林如酥之前还以为这些人也是来看病之类的,但现在看来他们是来买古董物件的?

“都吵什么呢,这货还没入库,你们在一旁瞎嚷嚷有什么用?”

楚明夷一开口,周围的人顿时都不说话了。

八宝斋有规矩。

收货得入库,卖货得出库。

不管这东西都是好是坏,都得先去库房里走一遭。

陈博原本就不想把这东西给拿出来,现在听见周围的人都说这青玉值钱,他的手死死攥住这青玉,不愿意放手。

“楚师傅……你看我这玉……能卖多少钱?”

见陈博这个时候还惦记着钱,楚明夷淡淡地说道,“这玉能值十五万,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但是这十五万和你没什么关系,你把玉交给我,我救你一命,别的一分钱我都不会多给你。”

陈博他们一家原本就不算富裕,就是山脚下普通的一家农户。

这种农户人家,一年也最多也就赚一万多块。

现在听说这青玉能卖十五万,陈博又犹豫了。

如果有了这十五万,那他就能供自家的孩子上学了啊。

“真是个吸血鬼,连这种昧良心的钱他都要赚。”

坐在一旁的林如酥看见这一幕,撇了撇嘴眼神里充满了鄙夷。

倒是林光微微笑道,“小姐这话言重了。”

“我看那人面无血色,气若游丝,已经是离死不远了。”

“如果姑……如果楚少爷真的能够出手将那人给救回来,那别说是十五万,就是一百五十万也是值得的。”

林光这么说,林霞也是这样想的。

她咬着牙对楚明夷说道,“楚师傅,只要我当家的能好起来,那这青玉我们就不要了,就直接给楚师傅您。”

“决定了?”

楚明夷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的木盒子。

“决定了就把东西放进来吧。”

在林霞的眼神示意下,陈博即使心里不愿意,但也还是只能将青玉放进木盒之中。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当陈博刚把青玉放进木盒后,他突然间一口鲜血就从嘴里喷了出来。

早有准备的楚明夷将另一张干净的毛巾堵在陈博的嘴上,鲜血瞬间便将毛巾一大半都给浸染了。

嘶!

看见这一幕的其他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玩意儿有点邪性啊。

常年在古董圈里的人都知道,许多的古董物件虽然东西不错,但其实很难出手。

没有别的原因,就仅仅因为这些东西不干净,是冥器。没有谁愿意买冥器回家,这不是嫌自己活太舒坦了吗?

“楚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啊,我们当家的这是怎么了?”

林霞急得眼泪都出来了,楚明夷却是不急不慢地拿出一个小瓷碗,往里面倒了一点白酒。

“既然你们把物件给我了,那我自然就会保他一命。”

“不用担心,你们看着就是了。”

楚明夷拽过陈博的右手,随后将用毛笔蘸了点黄色的药酒,在他的手臂上画了一条线。

令人惊异的事情发生了!

被黄色药酒画出的那条线上,竟然出现了许多密密麻麻的黑色小血珠!

“我的天啊,你们快看那些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出血了?”

“那不是血,是虫子,你们没有发现那些小黑点会动吗?”

“气血为引,玄龟为尊,万足之虫,来!”

随着楚明夷一声来字,这些黑色的小虫子都顺着陈博的食指,全部慢慢地进入装满白酒的酒碗中。

当这些黑色小虫子接触到白酒的瞬间,它们就像是顿时清醒了过来一样,在酒碗里不停地挣扎。

等最后一只虫子进入碗中后,楚明夷拿出一张黄符点燃,直接丢进了瓷碗之中。蓝色的火焰腾起,烧得碗中的那些虫子噼里啪啦作响。

不一会儿的功夫,瓷碗里的白酒就慢慢变成了血红色。而陈博的右手小臂上,也全都是那些小虫子钻出来后留下的黑色小洞,看得人头皮发麻。

“楚师傅,这些到底是什么虫子啊,怎么看起来这么吓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