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到1995

“求求你们了,我家真的没钱了,我爸在住院,我妈又不见了。”

“等年后鞋厂一开工,我不读书了,马上去赚钱,我每天加班不休息,尽快给你们还上。”

“你们要是收走房子,我们以后就没地方住了,我们只剩下这一个家了……”

昏沉沉的刘立阳,隐约听到过世多年妹妹刘小雨的哀求声。

这是又梦到妹妹了吗?

刘立阳的鼻头一酸,他已经不知多少次梦到过世多年的妹妹,不知多少次在梦里面哭湿了枕头。

睁开眼睛的时候,刘立阳发现自己躺在老房子的小竹床上,草席的味道扑鼻而来。

白灰脱落严重,发灰发黄的土墙上,歪歪斜斜贴着香港四大天王的海报。

用编织袋挡住的破窗,呼呼作响。

没有铺砖凹凸不平的黑土地板,散发着一股潮湿霉变的气味。

一阵寒风袭来,从脚冷到了脖子。

刘立阳打了一个寒颤坐了起来。

这不是以前自己的卧室吗?

“行了行了,你别哭了,算我们倒霉!”

“最后一个月!一个月后你家要是还拿不出利息,我们就要收房收地了。”

这是家里以前那几个债主的声音。

难道自己回到了过去?

刘立阳的心跳在加速,快步冲到客厅。

窄小昏暗的客厅,弥漫着南方冬天的冰冷,已经掉漆的八仙桌旁边,倒着十几个啤酒瓶。

开裂的木门后面,挂着一本厚厚的老式手撕日历。

1995年1月28日,农历腊月二十八。

真的回到过去了!

耳旁再一次响起来刘小雨的哭声,无助而崩溃。

刘立阳往隔壁的厨房走去,才走两步,便看到了坐在灶台下方,抱着自己哭泣的刘小雨。

刘小雨身上还穿着刘立阳开裂的旧皮衣,皮衣破了好几个洞。

大大的衣服包裹着弱小的她。

她蜷缩在那一堆柴火旁边,像是一只孤苦无依的小猫。

刘立阳的眼睛渐渐泛热。

对妹妹,对这个家的亏欠,犹如潮水涌上心头。

上一世,刘立阳经朋友介绍,和在歌舞厅上班的陈丽丽好上了。

谈婚论嫁的时候,陈丽丽父母说家里就一个女儿,要三千聘金。

刘立阳的父母根本拿不出,只能抵押掉田地和房契,这才凑到三千块。

可是,陈家收下聘金没多久,陈丽丽突然嫁给了别人。

愤怒的刘立阳冲到歌舞厅收拾陈丽丽,结果被歌舞厅看场子的抓住,后面刘立阳的父母同意不要三千聘金,歌舞厅这才放人。

事情很快传开,刘立阳成为了一个为歌舞女败尽家财,却被玩弄感情的笑料。

再没有一户人家的女孩看得上刘立阳。

从那以后,刘立阳一蹶不振,他恨世道不公欺负老实人,整天四处喝酒,破罐子破摔。

刘立阳的父亲为了还债,没日没夜在工地打工,后来累的从二楼摔下,摔断了腿,中度脑震荡。

工地只赔了一小部分,刘立阳的母亲眼看债台高筑,家就要垮了,承受不住,当天晚上带着衣服和值钱的首饰跑了。

家里的重担一下子全部落在刘小雨身上,她要上学,要照顾父亲,还要下地种田。

而刘立阳根本不管家里死活,依旧四处喝酒闹事,每一次都是刘小雨去跟人道歉赔钱。

95年年初,成绩优异的刘小雨为了还债,辍学进鞋厂打工。

进鞋厂后,认识的人多了,上门说亲的人也越来越多,但刘小雨不想嫁。

没多久,债主又过来催债,羞辱刘立阳。刘立阳和债主起了冲突,把债主的头打破了。

债主要报警,刘小雨哭着求情,最后同意两千块和解。

家里已经借不到钱,刘小雨为了不让刘立阳坐牢,不得不嫁给有钱人,拿聘金去赔。

然而,刘小雨嫁过去后一直闷闷不乐,刘立阳那时候还是喝酒四处瞎混,刘小雨又报喜不报忧,家里一直不清楚发生什么事。

直到年底,传来一个噩耗,刘小雨太过操劳导致早产,一尸两命。

刘立阳的父亲受不了打击,脑震荡后遗症发作,不久也离开了人世。

后来,刘立阳清醒了,他进鞋厂,老老实实地工作,孤家寡人生活了二十几年。

每一年妹妹的忌日,他都会回老房子坐在妹妹和父亲的牌位旁喝醉,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喝醉后,居然回到了过去。

生怕这是一场梦,刘立阳用指甲狠狠戳了一下自己。

很痛,但没有醒来!

“这不是梦!这是老天给了我一次弥补过错的机会啊!”刘立阳眼眶温热。

“小雨!”

刘立阳激动地想朝刘小雨冲过去,结果不小心踢到了地上横七竖八的酒瓶。

刘立阳连忙弯腰,扶起酒瓶。

“一醒你就找酒喝,你是真的要把这个家喝没才甘心吗!”刘小雨看到刘立阳在扶酒瓶,以为刘立阳是在看还有没有剩酒。

还是那张可爱水灵的小脸,只是,由于营养不良又扛着风雨飘摇的家,刘小雨的脸色病态的白,发梢打结发黄。

刘立阳看的阵阵心疼。

这本应该是刘小雨像花儿一样绽放的年纪啊!

“不是,我只是想把酒瓶扶起来,太乱了。”刘立阳连忙解释。

“是吗?那你是不是一会儿还要做家务,然后跟我保证你要悔改,跟着再从我这里骗钱去喝酒?”

“刘立阳,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刘小雨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骗钱的事,刘立阳上一世的确没少干,骗了刘小雨许多次需要钱去找工作,刘小雨几乎都相信了,还贱卖了不少私人物品。

刘小雨一直在等待刘立阳浪子回头,可等到的永远都是刘立阳烂醉打架的消息。

刘立阳啊刘立阳,你真不是个东西!

刘小雨抹掉脸上的泪水,扯下来脖子上戴的一条银项链,塞到刘立阳手上。

“这是我考上二中那年你送我的礼物,你不是要喝酒吗,现在还给你,你拿去卖钱吧,卖了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我不会再管你了!”

“我以后没你这个大哥!”

刘小雨痛哭着推开刘立阳,那只皮肤龟裂的手拿起桌上的铝制饭盒,出了家门。

刘立阳没有去追,他很清楚,即便是追上了,刘小雨也不会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他必须拿出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会改变!

眼眶还泛红的刘立阳紧紧握着手里的项链,那条上一世被他拿去卖掉换酒的项链。

“小雨,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吃苦了,这个家,我来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