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演习开始

军卡上,郑三炮拍了拍身旁的陈昆,“哎,小陈,醒醒,这马上都要打仗了你还能睡着?”

“班副,昨天晚上是不是干啥坏事了,精力耗尽,现在开始补觉?”

一旁一班的士兵们跟着起哄开玩笑,大家知道班副脾气好,易相处,所以跟陈昆处得跟兄弟似的。

陈昆揉了揉眼睛:“这是一个小技巧,我上次去参加狼牙考核时一位教官告诉我的。”

“无论是演习、训练还是执行任务的时候,能休息就赶紧休息,养足精神才好面对接下来的挑战。”

他打量着身旁的战友:“倒是你们,又不是第一次参加军演了,一个个这么激动干什么?”

“班副,你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一名上等兵对陈昆说道:“我可是打算留部队升士官的,我又不像班副你似的枪法这么好,不在演习中拿出点成绩来,部队凭啥留我?”

在部队中,想要升士官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两年义务兵后转士官。

一般来说体能成绩优异者,或者有专业特长的人会被部队优先考虑。

如果在军演中有亮眼表现,可能会纳入优先考虑的范畴,这名上等兵就是做着这类打算。

除此之外便是学历,在部队转士官的时候大学毕业生会优先考虑,招募士官还需要考虑部队的岗位需求。

而部队中正好有一些岗位适合高学历人才,特别是在当下信息化的背景下,部队需要大量网络、信息、电子方面的人才,大学生兵接受能力强,可以在这类岗位中更好地掌握专业技能。

也就是说,如果小庄当了两年义务兵后想继续留在部队,转士官基本上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另外一种方式就是考取士官学校,只要在部队里表现优异,就会被推荐去参加士官学校的考试。

考士官学校跟考军校的时间一样,但士官学校的名额相对比较多,比考军校容易不少。

士官学校的学历是大专文凭,在学校学习的也都是部队当下所需要的专业,下连队后基本都是技术兵种,以后想要升高级士官也更为轻松。

“班长,俺和小庄都是第一次参加演习,演习的时候有啥要注意的不?”

陈喜娃显得有些紧张,抱着步枪在车厢内坐立不安。

陈昆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丢给他:“服从命令听指挥就行了,如果场面比较乱,你就盯着班长,他到哪你到哪,找不到班长就去找老兵,这样准没错。”

“是!”喜娃郑重其事地点头回应。

与陈喜娃相比,庄焱就显得平静许多,他一个人低着头擦枪,也不吭声。

陈昆冲着车厢最后方的陈国涛喊道:“排长,等会到了前线行动时让小庄跟着我吧,我正好还缺一个观察手。”

陈国涛点头同意:“行,苗连跟我说了,这次演习你可以带人自由行动。”

对于一名狙击手而言,太多的规则反而会束缚住手脚,在任务明确的情况下给予适当的自由,可以更好地发挥他们的潜能。

当车辆到达目的地后,天色已经蒙蒙亮。

“所有人,最后一次检查装备,准备下车!”

陈国涛按照行动计划,将会带着一排先一步进入前线,帮助588团摸清敌情。

军车停下的位置是距离前线六公里处,为了防止遭到伏击,他们需要步行最后的六公里进入战场。

【叮,演习任务发布:请宿主在演习中尽可能多地淘汰敌人,方式不限。】

【任务奖励:根据淘汰敌人数量,将给予宿主不同档位的奖励。】

【淘汰25人以下,没有奖励;淘汰26-50人,奖励属性数值各5点;淘汰51-75人,奖励属性数值各10点;淘汰76-100人,奖励属性数值各15点】

【淘汰100人以上,在上述奖励之外,额外获得一次随机技能抽取次数。】

听到又能获取一次抽取技能的机会,陈昆的积极性立刻被调动起来。

目前为止他抽到的技能都非常有用,有机会再抽一个技能绝对不能浪费!

“要淘汰掉一百人么,一个人消灭一个连队……啧啧,这要是没有系统之前我是想都不敢想。”

这里是现实,陈昆不是兰博,不可能抱着一把机枪就往敌人老巢里面冲。

他身上的红外接收器就是他的命,一旦接收到朝他发射来的红外信号就会激活发烟装置。

搞不好正坐在营地里吃饭呢,一个炮弹就砸脑袋上了。

在战场上,谁也不敢说自己一定不被淘汰。

最关键的是他的特种兵体验卡不多了,没有特种兵丰富的经验支持,想在战场上淘汰这么多敌人几乎不可能。

就在他脑海中盘算着该如何行动时,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

【检测到狼牙特种大队已经进入战场,已为宿主开启额外任务】

【每淘汰一名狼牙特战队员,将获得一张特种兵一小时体验卡,数量上不封顶】

“哈哈,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有了系统发布的额外任务,陈昆就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特种兵体验卡了。

他二话不说,立刻用掉一张。

一瞬间,陈昆仿佛是变了一个人,周遭一切动静都逃不过他的感知,草地上的痕迹、树枝的朝向,附近的虫鸣,诉说着这片区域最近有没有人经过。

随着一行人逐渐靠近前线,陈昆对周围痕迹的判断也越发清晰、敏锐。

正当他们从一片小林子里穿过,准备深入敌军后方时,陈昆忽然伸手扯住陈国涛,小声说道:

“排长,不对劲,我们似乎被人跟踪了。”

“什么?”陈国涛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异常:“你确定么?”

“确定。”

陈昆肯定的点点头:“咱们刚刚从后面过来时树上有虫鸣声,我们一靠近虫子立刻就不叫了,等咱们走过那边区域,虫子恢复了叫声。”

“可是你现在再去听,虫鸣又没了。”

陈国涛瞬间明白了陈昆的意思,后面有人经过了他们走过的区域,惊吓到了虫子。

陈昆继续道:“敌人距离咱们很近,是打是跑,排长你得赶紧决定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