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得加钱

高中队说得似乎很唬人,但使用过特种兵体验卡的陈昆却知道,所谓的用心射击其实就是指向射击的一种。

经过大量的练习,身体已经形成了记忆,眼睛扫一眼看到目标后,不经过瞄准动作,抬枪便能准确命中,仿佛枪是身体的延伸一般。

陈昆是理解其中的奥妙所在了,可周围夜老虎的士兵们却一个个用崇拜的眼光看着高大壮。

这一刻,特种兵似乎被赋予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仿佛狼牙特种大队里人人都是眼睛长在枪上面的射击高手,真的只用心就可以干掉敌人。

就在这时,陈昆耳边响起系统机械的声音。

【叮!任务发布,发现狗头老高正在装比,请宿主立刻打脸。】

【任务奖励:体能数值+5、神经反应+5、智力商数+5】

听系统说完,陈昆眉头一皱。

因为他之前参加过特种兵考核,对于高中队这人总体印象还不错,这是一个面黑心善的家伙,人并不坏。

所以陈昆不太想令高中队在众人面前下不来台。

他在心中吐槽道:“系统,你可能不知道我跟高中队的关系,当时在狼牙考核的时候,我可是他最看重的学员。”

“要不是中途腿受伤了,现在我就是他的左膀右臂了,想让我打脸老高?”

“得加钱!”

【……】

【任务奖励增加,额外获取随机技能*1】

“这还差不多,我跟高中队可是亲如兄弟,价钱不够怎么下得去手呢。”

得到了想要的东西,陈昆看向高中队的目光变得热切。

就在高中队展示完自己的枪法准备撤退时,身后突然传来陈昆的声音。

“报告!”

转过身看着陈昆,高中队笑道:“怎么,想学我这招么,等你今年通过了狼牙特种大队的考核我会教你的。”

“中队长您误会了,我是想说这似乎不是很难啊,我可以尝试一下么?”

“当然可以。”

高中队欣然答应。

他能够同时击碎四个瓶子可是经过长年累月的练习才达到的,这才有了刚才流畅无比的表演。

若是看他完成得轻而易举,便觉得此事简单,那就太小看动态射击了。

因为是依靠人来扔酒瓶,每个人使用的力道不同,酒瓶抛飞的高度、速度、轨迹都不一样,甚至同一个人都扔不出完全一样轨迹的酒瓶。

既然有人想尝试那就让他试,没有地面的衬托又怎能体现出天的高度呢。

陈昆看向苗连和赵部长,见到两人点头后走出队列,来到射击地线前。

他毫不犹豫地使用了一张特种兵体验卡,以他自己的技术想要打中两个酒瓶可以,要求同时击中抛出的四个酒瓶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主要是他的运算能力不够,【辅助瞄准】虽然可以第一时间给出数据,可他的脑子却转不过来。

总结就是,智商不够,速算的水平有待提高。

“老炮班长,你过来跟小庄一起,帮我扔下酒瓶。”

陈昆冲着队列最前方的郑三炮挥了挥手,把他喊了过来。

老炮跟小庄一起,一左一右站在距离射击地线十五米远的地方,一手拿着一个酒瓶,等待陈昆给出信号。

陈昆开启【辅助瞄准】低头看向手里的九五式步枪,枪械各种数据纷纷显示在视野中。

他利用这些数据对枪械进行矫正,微调至最适合自己的状态,也就是用着手感最舒服的状态。

做好准备后,他将步枪抵在胸前,摆出中轴重锁的架势,冲着小庄和郑三炮喊道:“开始!”

一开始,庄焱和郑三炮各自只扔一个瓶子。

两个酒瓶一左一右被抛向半空,陈昆抬起步枪,枪身倾斜,没有任何瞄准动作,“砰砰”两枪,两个酒瓶在最高点应声炸裂。

“好!”

夜老虎的战士们立刻鼓起掌来,刚刚被人打了脸,现在陈昆就站出来替他们找回场子。

什么叫英雄,这就是啊!

虽然击中两个酒瓶比击中四个酒瓶要差上一些,但陈昆却是打破了高中队给众人树立的形象。

特种兵,似乎并非触不可及的存在。

既然陈昆能打两个,都是夜老虎侦察连的兵他们凭什么不能。

两个做不到,从一个开始练总可以吧,慢慢地迟早能同时打中四个酒瓶。

“再加两个!”

射击两轮试了一下手感后,陈昆开始增加难度。

郑三炮和庄焱听到声音后将左右手的酒瓶同时抛出,一共四个酒瓶飞到天上。

凭借着【辅助瞄准】的数据,以及特种兵体验卡丰富的经验和判断力,陈昆立刻在脑海中形成了四个酒瓶飞到最高点的位置。

陈昆没有急着开枪,他在等待酒瓶达到最高点。

因为重力的作用,当酒瓶处于最高点的那一刻速度为零,是最容易命中的状态。

他并不用卡死那一刻,而是找准这一段时间即可。

这一段时间内酒瓶速度变慢,直至为0,再从0开始加速。

如果用慢镜头去看,就像是缓缓减速,静止,然后再逐渐加速下落。

当然,这从物理概念来说并非静止状态,酒瓶在最高点是有一个加速度的。

砰!砰!砰!

三枪瞬间射出,枪声连成一片像是步枪开了连发似的。

四个酒瓶“嘭”地炸裂,其中两个酒瓶位置重叠,被陈昆来了一个double kil。

掌声再次响起,但很快又沉寂下去。

因为陈昆已经开始下一轮的射击。

“再加两个!”

同时扔六个酒瓶!

赵部长、苗连、高中队,以及周围夜老虎连的士兵们全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陈昆。

他们想知道陈昆到底是在逞能,还是说他真的留有余力,能够继续挑战六个酒瓶。

庄焱和郑三炮右手拿着一个酒瓶,左手攥着两个酒瓶的瓶口。

他们将右手的酒瓶抛飞后,立刻将左手的酒瓶递到右手,双手一起将第二、第三个酒瓶扔向半空。

这一次陈昆不敢再托大,他从酒瓶飞出后就开始射击,前两个酒瓶还没能到达最高点就被他击碎。

剩下的四个有三个在最高点被击碎,还有一个在下落途中被击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