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那晚的路灯都灭了,那段路好长好长

我只记得那晚的路灯都灭了,那段路好长好长,我很害怕,怕黑也怕鬼,更怕我妈出事。

“你反过来掉过来都是那些话,能让我们走了吗?”

妈妈有些不耐烦了,再次进屋催促屋里的这个男人,也就是我爸爸,希望他能让我们离开这里,回家睡觉。

“那你得等我说完,我说完你们再走。”

爸爸的色厉内荏的说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让我心里有些胆怯,又不能表现出来,可是我的眼皮实在是打架的厉害,从前的日子里我还从没有睡这么晚过,哪怕挑灯夜读最晚也不过凌晨1点,现在起码已经凌晨2点了。

“现在都已经快3点了,辰辰不睡觉吗?你问问他困不,老笑话子~“

妈妈已经听腻了他的说辞,并不以为然,可能她也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返回来跟爸爸吵架,说这些没用的话,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而且还亲手把孩子送到男人手里盘问,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可能是最大的折磨,夫妻之间的争吵,波及到孩子身上,丈夫不在乎孩子几点睡觉,也不在乎他的话是否能起到他想要的教育效果,可能在他看来孩子也不过是用来拿捏妻子的工具罢了。

不管他是不是这么想,都已经这么做了,争论这些毫无意义。

”爸爸,我有点困了,我能回家睡觉了吗?“

我有些怯生生的勇气在妈妈深锁的眉目里膨胀了些,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我相信是爸爸能听清的程度。

但是并没有效果,因为你没办法让一个装聋的人听见,哪怕这个孩子是他儿子也一样。既然没有效果,那就算了吧,反正都是差不多的话,如果我记忆力还可以的话,应该能想起来后面的片段都有哪些,甚至是语气之间的转换,声调的起伏也并非难事。

”你听不见吗?辰辰他困了,他要睡了,你还要说多久?“

妈妈不甘心的再次来催促,还不时地能听到拍打的声音,应该是夏日的蚊蝇不胜烦扰,而且妈妈在门口的强光下本就会招惹许多蚊虫叮咬还有飞蛾的嗡嗡声。

”我听见了,不能等我说完吗,我说完你们就可以回去了,就行你说,我说就不行了是吗?“

依旧是强硬的态度,瞪圆了的眼睛仿佛要跳出来吃人一样,其实这双眼睛很好看,大眼睛双眼皮,是我很喜欢的眼睛,妈妈也是很好看的大眼睛双眼皮,可惜我却没有遗传到这么好看的眼睛,所以我是单眼皮小眼睛,后来再长大一些我才知道原来还有正正得负的长相,例如说我就是。

妈妈叹着气不想再反驳什么,因为本就是徒劳,不会有什么结果。

“唉,摊上这样的人也是没办法,谁叫咱命苦呢~”

我放佛听见了妈妈的喃喃自语声,可是我的眼皮还在纠缠着打架,不清不楚的,这次是下眼皮惹事,下次是上眼皮嚣张,就这么循环往复着,理不清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站了几个小时,我的腿已经有些酸了,可是爸爸不这么想,屋里的电视机虽然开着,放着凌晨时段特有的无聊肥皂剧,电视还是黑白的,没有装有线电视,用的还是信号天线,只有几个频道,这个频道是最高清的了,其他几个还有雪花,更看不了。

身子突然晃了下,这突如其来的插曲打断了爸爸的教诲,他从对面的房间拿来一个板凳,是老家村里的那种木板等,只不过腿脚比较高,木头比较厚,看得出来已经有些年月了,板凳面都已经有些圆滑了,感觉像是带着一层玉质的光泽。走过门口的时候两个人好像对视了一眼,爸爸的眼神有些可怕,看着好像有刀子在剜肉一样。

“坐一会吧,坐一会让你妈带你回家睡觉。”

语气难得的柔和了些,我也没客气,我真的累了,又累又困,还不能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