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直接梭哈

细密的树林中,除了赵军行动的响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即使是树上的飞鸟,也早就被乌泱泱的大军惊吓逃跑。

孤山地势崎岖,从山脚往上的路线,尽管是斥候们日以继夜推敲出来的较为平缓的路线,但七万大军还是行进的比较困难。

更重要的是,四周都是树林,身为一军主将的范稷,根本无法在这种环境下便捷的指挥全军。

唯一能让全军知道自己命令的,就是依靠鼓声。

可鼓声传递的信息比较有限,大部分时候,七万大军都是靠各个小队的百夫长随机应变。

只有在下达重要命令的时候,范稷才会命令军士以击鼓的方式告知全军。

对战争极为敏锐的范稷此时已经抬起了右手,身旁好几名壮汉抬着一面大鼓,随时准备敲响。

在范稷的认为中,孤山依靠着地势优势,肯定先会给他们七万大军来一次重创。

可能是万箭齐发,可能是滚石滚木。

现在七万大军差不多已经来到山腰处,孤山多半要有一些动作了。

正如他所想,此刻隐藏在暗处的孤山弓箭手们,纷纷提起手中长弓,右手箭矢都已经搭在弦上了。

七万大军不断接近,早已来到弓箭射程范围之内。

虽说有树木阻挡,但好几万支箭一起抛出去,杀伤力那也非常可观。

……

江璟给孤山众弓箭手的命令,没有规定什么时候放箭,只是说等七万大军进入射程就可以放箭。

这么安排的目的和赵军一样,都是因为在树林中,传令不便。

等江璟下达了发射命令,恐怕早就错过了最好时机。

所以倒不如让弓箭营的几个千夫长自己决定。

几名千夫长当然没有让江璟失望,他们很有耐心,硬生生等到七万大军靠近到几十米的时候,才猛的拉弓!

千夫长们在不同的方位同时拉弓放箭,不过他们射出的不普通箭矢,而是一种特质的。

叫鸣箭。

这种箭的箭头采用了和哨子一样的设计,在飞行过程中会利用空气的冲击,发出尖锐的声音。

几乎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几名千夫长也没有用此箭杀敌。

仅仅只是作为通知的箭矢。

几支鸣箭从千夫长们手中射出,在半空中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与此同时,孤山所有隐藏起来的弓箭手几乎同时半蹲起身体,不再藏匿。

左手抬弓,右手搭箭。

在鸣箭响起的一瞬间,从孤山树林中,数不清的箭矢犹如一道道漆黑色闪电划破半空,猛的冲入七万大军阵营中。

当然,赵军也是吃素的。

范稷在鸣箭响起的同一时间,抬起的右手就猛的放下。

其身后,一名壮汉立刻扬起鼓槌,激昂的鼓声瞬间响起。

几乎是同一时间,七万大军中又有无数鼓声响起,整个孤山上的赵军将士都能清晰听到。

这是防御箭矢的鼓声命令。

不过就算赵军响应的再快速,终究是比不过箭矢的速度。

第一轮的箭雨在七万大军还没来得及支起防御的时候,就已经来到赵军将士们眼前。

几十米的距离,弓箭的威力极为恐怖。

哪怕赵军将士们身穿甲胄,也无法抵挡箭矢的冲击。

第一轮箭雨下去,赵七万大军立刻就有千人中箭倒地。

其他的将士则是在鼓声的命令下,迅速躲藏在一面面木制圆盾之后。

千人的牺牲,并没有让赵军众人有什么多余的反应,毕竟相对于七万人而言,一千多人只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铮铮铮!

又是一轮箭雨来袭。

不过早就准备的赵军众人轻而易举的就用圆盾挡住了箭矢,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范稷内心微微松了口气。

在他的估计下,到这个份上已经差不多了。

再接下来,就是比较难顶的滚石滚木了,若是成功挺过去,那就相当于胜利了一大半。

两军一旦短兵相接,孤山两万大军必定没有胜利的可能性!

正想着,范稷命令手下敲响大鼓,示意全军加速前进。

可命令才刚刚下达。

却听见前方树林中,突然响起无数破空声。

范稷脸色猛的一变。

一大波箭雨毫无预兆的冲出树林,狠狠射入七万大军阵营中,

范稷急忙摆手,命令众将士重新筑起防御,可此时哪里还来得及?

孤山几千名弓箭手几乎没有停过,完美贯彻江璟的命令,将手中的箭矢全部打出去。

一根根箭矢也不管瞄没瞄准,射出去就完了!

顿时,整个孤山半山腰上,满是飘舞的箭矢。

赵军七万大军才刚刚放下戒备,准备继续行军。

可这突如其来的箭雨,瞬间让众人死伤惨重!

不需要范稷的命令,众位百夫长纷纷大吼,命令手下士兵举起盾牌。

但密密麻麻的箭雨接连不断,又怎么能来得及呢?

范稷紧咬着牙,眉头疯狂挑动。

这孤山!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两万守军能有多少箭矢?

看孤山这个样子,估计是把所有的储备全部拿出来了吧!

但是,谁家打仗这样打?

面都没见,一来就梭哈。

之后怎么办?

打仗可不是一锤子买卖!

接连进攻好几次都是常态。

所以在范稷和所有将领的理解中,压根就没有想过,江璟会直接将所有箭矢全部梭哈。

这种事更像是不会打仗的愣头青才干得出来的。

可偏偏,就是这种愣头青操作,却像是乱拳打死了老师傅。

连续的箭雨下,赵军迅速死伤。

这这样的频率也很快就耗光了孤山的所有箭矢储备。

树林中的几千弓箭手已经无箭可射。

投掷手膀子都抡酸了,几千根标枪杀伤力极大,哪怕是赵军的甲胄,都挡不住标枪的穿透。

储备搞完之后,几名千夫长没有半点犹豫,连忙下令,让所有弓箭手和投掷手全力上山。

临走时,隐隐还能看见弓箭手们脸上兴奋的表情。

他们哪里一次性打过这么爽的仗?

以前射个箭都抠抠搜搜的,生怕不够用,像这样梭哈的,还是第一次。

……

范稷脸色一片铁青,赵军在这一轮的箭雨中,伤亡极大,究其原因,还是他指挥错误。

冷哼一声,范稷立刻下达了下一个命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