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清水桥

这是一副眼神啊!

平静中满是冷漠,仿佛四周的一切杀戮与血腥,都只不过是窸窣平常而已。

与之对视,更是让人如坠冰窟!

无端的寒意瞬间涌上心头,明明是春季,千夫长却偏偏犹如身置寒冬腊月!

身体不自觉的颤抖,千夫长额头细密的冷汗滑落。

一旁军士看见千夫长一直不说话,不由得再次问到。

“千户大人?”

“咱们到底去不去支援啊?”

声音惊醒千夫长,后者一个激灵,随即一巴掌拍在说话军士的脑袋上,怒斥道。

“去什么去!”

“支什么援!”

“你去了能打得过吗!”

说着,千夫长强忍着不适,不敢再和江璟对视一眼。

“撤撤撤!将清水桥遇袭的消息通报给岳城黄将军!”

千夫长一声大吼,随后带着手下一千多人掉头就跑,完全不顾清水桥对岸同袍的死活。

……

逃跑的赵军自然被江璟看在眼里。

不过他没有下令追击。

因为张辽等人存在的时间不多了。

王铁柱手下的一千三百人死的死,跑的跑,清水河不再清澈,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红。

江璟面无表情的看着清水桥,四周的血腥对他而言,似乎早已习惯。

清水桥的搭建方法很简单,与寻常桥梁的搭建方法没有什么区别,简易但是牢固。

当然,破坏起来也是极为简单。

江璟瞬间就看出了清水桥的几个重要支点。

心念一动,一百多个鬼面铁骑瞬间会意,纷纷跳下马来,就地取材,拿着一捆捆麻绳下水而去。

雨季将至的清水河足有数米深,不过鬼面铁骑就是精锐中的精锐,熟悉水性不在话下。

不算湍急的河流中,几十名骑兵脱下甲胄,将麻绳死死系在江璟指定的几根木头上。

而其他骑兵则是将麻绳的另一端绑在绝世良驹的马鞍上,确保牢固。

完成这一切操作,连半分钟都没有过去。

不需要江璟的命令,几十匹绝世良驹就按照江璟的思路,奋力往前奔去!

麻绳瞬间绷紧!

清水桥厚重的沉重木头发出吱呀的声音。

整个桥面也开始摇摇欲坠。

张辽等人也没有闲着,而是纷纷拉起麻绳,拼尽全力和马匹一起。

终于!

轰的一声巨响!

清水桥下方的数个实木支点轰然倒塌,漂浮在河面上,顺着水流而下。

没了支撑,清水桥就像是空中楼阁般,轰然倒塌!

散落的木材全部漂浮在清水河上,顺流而下。

与此同时,一百多名鬼面铁骑此时也到了冷却时间,化作漫天黑雾,随风消散。

张辽,夏侯惇虽然还有一会时间,但江璟也让他们消散了。

现在不需要他们,不如早点冷却。

清水桥已经倒塌。

岳城通往孤山的运粮道路毁灭,孤山之下的七万赵军,就只能凭借军中余粮维持。

七万大军的粮草消耗可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江璟昨夜在赵军营地内潜伏的时候,就大约计算过赵军余粮。

虽然不可能了如指掌,但也能推断出,赵营中的粮草也就够七万人一周之内的消耗。

最多七日,赵军就断粮了!

那时候,就是赵军大乱之际。

看来,自己还需要尽早回到孤山才可。

这样想着,江璟牵起那头从赵营中抢出来的马匹,翻身上马。

骑兵卡消散之后,绝世良驹也一同消散,只能骑这个普通的马儿了。

江璟调转马头,正欲往孤山方向前行,却又停了下来。

回头望着已经瘫倒大半的清水桥,江璟思虑片刻。

手中光芒一闪,一张卡片凭空出现的手心。

嗖的一声!

江璟将手中卡片抛出,落在一旁茂密的草丛中。

小腿猛夹马腹,江璟一人一骑,头也不回的离去。

……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此时已到傍晚。

一匹汗血宝马不知疲倦的在官道上飞奔!

马上,一名军士死死抱着马辈,拼尽全力将自己的身体匍匐下来,与马背贴在一起。

这样,马儿会跑得更快一些。

汗血宝马鼻子里就像是拉风箱般,喘息得格外厉害!

若是有养马之人见到这一幕,一定会怒斥军士,如此心狠!

但军士可不管这些,他只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着急中加急的重大军情!

哪怕多耽误一息时间,都是自己的不称职!

终于!

远远的,一处灯火通明的营寨映入眼帘。

军士脸上狂喜。

但长时间的赶路,汗血宝马竟然支持不住如此大负荷,脚步一滑,猛的软到在地。

军士摔了个灰头土脸,全身上下好几处疼痛。

可他没有管这些,只是高举手中信筒,大声吼道。

“孤山加急!急报!”

他的声音在夜空中极为响亮,营寨上的将士们纷纷转过头来。

片刻之后,有人前来查看,还没等他说到,倒在地上的军士就一把举起信筒,急声说到。

“快!呈给大王!孤山急报!”

“耽误了时间,拿你们是问!”

前来查看的军士心中一惊。

谁不知道如今自家大王在对孤山用兵?看传令兵如此急色,恐怕是重大军情!

不敢耽误,一人迅速接过信筒,往营寨内跑去。

瘫倒在地的军士这才如释重负的趴着,任由同袍将自己抬走。

……

营寨之内。

一名长相与吴王有七分相似的中年男子静静眼前地图,一身金色甲胄在烛火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他就是当即皇帝的二叔,赵王。

他平静的眼角难掩疲惫之色,尽管已经傍晚,但他依然没有休息。

帐内,一名谋士躬身劝到。

“大王,夜已深了,您先休息吧。”

赵王闻言,缓缓摇摇头,长叹一口气说到。

“本王怎能睡得着啊。”

“如今陛下龙体虚弱,朝堂之上一片混乱,天下即将要分崩离析。”

“国都以北,齐王常年与匈奴交好,骑兵堪称天下一绝,他虽是陛下的亲哥哥,本王的亲侄子。”

“但谁都知道,帝王家的亲情,就是笑话,想必齐王现在,已经开始日夜操练,只等陛下驾崩,好长驱直入皇宫!”

“除了齐王,还有燕王,韩王二人虎视眈眈。”

“这种局面之下,本王的亲弟弟,却在自己的王城遇刺!”

“天下大势再次改变,本王又怎能安然入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