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孤身设宴

星夜之中,一匹快马卷起尘土,犹如闪电般疾驰而过。

直到临近吴王城下,才被值守将士喝停。

“城下之人!王城宵禁!若要入城,明日再来!”

快马上一名身着甲胄的军士高举一封信,大声道。

“这是琚雁关主将江大人给庞易将军的信!”

“速速通报你们庞将军!”

闻言,吴王城值守将士纷纷皱眉。

他们之前就是琚雁关的人,哪里听说过什么江大人。

而且,琚雁关主将?

现在名义上的主将不就是庞将军吗?

疑惑之下,值守将士还是选择了通报。

肉眼可见憔悴了不少的庞易正侧躺在中军大帐内。

已值深夜,他依然辗转反侧,横竖睡不着。

脑子里面全是琚雁关的事。

“将军?眠否?”

一声轻呼在帐外传来。

庞易一个咕噜跳起,快步掀开大帐,瞪着眼说到。

“何事?”

帐外之人吓一大跳,急忙将城外送信之人的话说了一遍。

庞易眉头几乎拧成了一个川字,双眼更是怒目圆瞪!

好贼子!

夺了我的琚雁关不说,居然还自封主将!甚至还写了一封信!

怎么?来嘲讽我庞易!?

气得双手叉腰的庞易怒喝道。

“去!把那封信给我拿过来!”

话刚说出口,庞易大手一挥说到。

“妈的,我亲自去!”

“老子倒要看看,那姓江的到底说了些什么!拿了个琚雁关,就装起来了?”

说着,庞易直接大步流星,顺手牵了一匹马,往城门口飞速而去。

后面几名军士手里提着外衣鞋子,骑马匆匆追赶。

“将军!您鞋子没穿!”

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能把庞将军气成这样。

……

衣冠不整的庞易来到城门前,反而有些冷静下来。

他想着想着,觉得能够拿下琚雁关的人,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专门写信嘲讽的事。

穿好鞋子衣服,庞易皱着眉见到了送信之人。

“江大人?哪个江大人?怎么本将没有听说过?”

听着庞易不善的语气,送信之人笑道。

“庞将军看过信后再说也不迟。”

闻言,庞易皱着眉,将手中信封打开。

借着火光,一行行笔记端正的楷书映入眼帘。

庞易微微点头,字写的倒是不错。

“久闻庞将军之名,未曾见面,实属遗憾。”

“今天下局势动荡,有志之士无不养精蓄锐,以求大业,将军如此,余亦如此。”

“奈何余空有一番抱负,无立足之地尔。”

“故借将军琚雁关暂用,如若日后余有其他立足之地,琚雁关当原封不动,归还将军。”

看到这里,庞易忍不住暗骂一声。

好贼子,自己没有地盘,就来抢我的!

抢就算了,偏偏还要说是借!

借是这个意思吗!?

庞易冷哼一声,接着看下去。

“将军勿要动怒。”

“如今将军已手握王城,世子年幼,必然就在王城附近,找到不过时间问题。”

“那时将军与吴王何异?”

庞易眉头猛的一挑。

这种事情谁都知道,但不会有人说出来,毕竟是篡逆之事,没想到这姓江的,居然直言不讳。

“余在此,提前恭喜将军于乱世之中取得先机。”

“明日正午,九里亭,余设宴敬请将军共饮,请独自赴宴。”

“庆贺将军的同时,商议一番赵王之事。”

“江景,敬上。”

一封信看完,庞易眉头紧皱。

设宴?

这个江景到底是何意?

一整封信中,估计就只有最后一句话是其本意。

商议赵王之事。

庞易之所以担心琚雁关,就是因为赵王的存在。

如果琚雁关被赵王打下来,那就别谈什么新吴王了,都不过是赵王的瓮中之鳖。

对于这一点,庞易倒是想去赴宴,听听这个江景,对此事是什么想法。

但是,他也在担心,这个江景不会是借设宴的名头,想埋伏弄死自己吧?

斟酌一番,庞易觉得还是得去。

不过肯定不是一个人去。

得稳妥!

……

时光转瞬即逝。

次日正午之前,九里亭中。

江璟独自一人坐在亭内,望着一旁的碧绿池水静静欣赏。

真是一副好风景。

刘原带着几千人在距离九里亭二里地的小山坡。

只不过他的眼神里满是担忧和焦急。

也不知道大人怎么想的,不仅设宴邀请几乎是血仇的庞易,还坚持要独自赴宴!

硬是不带一个随从!

虽然刘原知道自家大人有神仙手段,可以召唤出天兵天将。

但庞易是谁?

昔日吴王座下第一悍将!

这样的人物危险至极!

刘原命令几千将士做好准备,时刻关注九里亭中景象,一旦大人遇到危险,那就全力营救!

……

刘原等人如此做派,庞易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

同样是几千人的队伍,也是在一个小山坡后方。

庞易皱着眉,打量着九里亭中那个模糊的人影。

“斥候有消息没有?”

闻言,身旁之人回答道。

“将军,九里亭周围确实没有见到其他人,就亭中之人。”

庞易双眼微眯,暗暗惊叹。

不愧是能够打下琚雁关的人。

还真敢独自一人设宴!

一旁的将士神色狠厉说到。

“将军,要不要直接给他……”

说着,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庞易眼睛一瞪,说到。

“鼠目寸光!脑子里面只有肌肉!你懂个球!”

“都在这里等着,我一人前去。”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失色。

“不能啊!将军!小心有诈!”

“将军,好歹带上几名亲卫啊!”

……

闻言,庞易呵斥道。

“听令行事!”

“他敢一人前来!我何不敢!?”

“带人前去!岂不是让他看轻了本将?”

说着,直接牵出一匹马来,单人单骑,赴宴而去。

哒哒哒~

马蹄声清脆。

九里亭内,江璟缓缓转过头。

只见一名身穿轻甲的威严壮汉骑马而来,腰间悬挂一柄宝剑,观其面相就知道,绝非常人。

江璟端起茶杯,面带笑意,朗声道。

“庞将军,孤身赴宴,当真是勇气绝伦。”

庞易跳下马,不咸不淡的回应道。

“阁下也是好魄力。”

“孤身一人在此,就不怕本将刀剑无眼?”

江璟轻笑一声,抿了一口茶水说到。

“将军为何如此自信?难不成将军以为,江某的刀剑功夫很差不成?”

庞易双眼微眯,眼神逐渐危险,左手不自觉按在了刀柄上。

江璟更是毫不畏缩的对视而去,目光平静。

九里亭内,气氛瞬间凝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