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六项成就!三个黄金!

什么!

在江璟身边的几人都听到了这句宛若恶魔般的低语。

全杀了!

这句话不需要翻译,几名万夫长和刘原瞬间明白了江璟的意思。

从一开始,他们这位大人就没想过招降。

江璟对面前这一万琚雁关守军的态度只有一个,杀!

只不过一万人尚且是比较强大的战力,硬碰之下,恐怕损伤严重。

所以江璟才会利用人性的求生欲望,让他们自相残杀,自我消耗。

几名万夫长对视几眼,纷纷不寒而栗。

刘原深吸一口气,急忙给几人使了个眼色。

四名万夫长赶忙点头,抽出宝剑,剑指琚雁关五千残军,下达了杀无赦的命令。

四万大军犹如潮水般翻涌,将孤立无援的五千残军尽数淹没。

琚雁关众人惊怒之下,纷纷破口大骂。

骂江璟不讲诚信,骂江璟不得好死,各种污言秽语从杂乱的人群中飞到众人耳旁,极为难听。

就连一旁的刘原都有些受不了,低声劝到。

“大人,咱们去别的地方巡视一番吧。”

闻言,江璟却缓缓摇头,轻叹了口气说到。

“无碍,以后的战争只会比现在更残酷。”

“我需要亲眼看看这种炼狱般的景象,它会时刻提醒我,在乱世之中,需谨慎谨慎再谨慎。”

“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们。”

闻言,刘原深以为然的点头。

留守琚雁关的王副将不就是不够谨慎,才导致惨剧发生吗。

……

战斗很快结束。

五千残军本就人数不占优势,再加上刚刚经历了内战,状态下滑严重。

哪怕心怀悲愤,也压根不是孤山大军的对手。

更何况四万大军还在指挥下采用了化整为零,逐个击破的战术,五千残军死完了,四万大军才损伤几十人。

江璟淡然挥挥手,四名万夫长立刻会意,指挥着大军在琚雁关中排查是否有其他敌军的存在。

同时,分出一万人伴随大雨,将所有的尸体堆放在一起,待天晴之后,拖出关掩埋。

至此,琚雁关正式易主!

城楼上代表庞易的将旗落下,一面黑底红字的新将旗缓缓升起。

将旗上,血红色的“江”字随风飘舞。

与此同时,游戏世界频道内,好几道烫金色的消息瞬间置顶!

[恭喜玩家“一江之景”达成青铜级成就——斩敌百人,奖励10点积分。]

[恭喜玩家“一江之景”达成青铜级成就——斩杀副将,奖励10点积分。]

[恭喜玩家“一江之景”达成白银级成就——斩敌千人,奖励100点积分。]

[恭喜玩家“一江之景”达成黄金级成就——斩敌万人,奖励1000点积分。]

[恭喜玩家“一江之景”达成黄金级成就——智取琚雁关,奖励1000点积分。]

[恭喜玩家“一江之景”达成黄金级成就——独霸一方,奖励1000点积分。]

……

六条金色消息犹如一道惊雷在世界频道炸响。

原本变得有些沉寂的世界频道再次热烈起来,就连那些正在专心攻克藩王的玩家们,此时都忍不住打开了世界频道。

迎面而来三道黄金级别的成就,就让所有玩家一时间陷入无比的震骇之中。

众人险些连呼吸都忘了。

方舱游戏,他们也是玩家,自然明白这其中成就有多么难达成。

可这个“一江之景”的ID,已经在短短两次游戏内,达成了十几项成就了!

而且每一项几乎都是惊世骇俗。

更离谱的是,这一次居然一次性达成了三道黄金级成就!

其他几千万玩家,可是连青铜级都无法达成啊!

“我尼玛!我没看错吧!三个黄金级!?”

“严重怀疑一江之景开挂!强烈要求官方将一江之景踢出游戏!”

“干不过就踢!老传统了!nnd!太特么打击人了!三项黄金级,你丫抢游戏成就呢!?”

“卧槽,斩敌万人啊!这真的是第二次开服就能达成的吗?一江之景不会是方舱老板亲儿子吧?”

“难道你们就不知道打下琚雁关是个什么概念吗?我的角色就是琚雁关的大头兵,这里足足六万人啊!而且有琚雁关在,就算是三十万大军!那也别想破城!”

“我就想知道这个智取是怎么取的,诸葛孔明在世?”

“白说了!白说了!一江之景这鳖孙真不当人子!他这样显得我们很呆!”

……

江璟没有过多去关注世界频道内众人的话语,因为在他看来,看这些东西只有一个作用。

那就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可江璟虽然才二十出头,但其心性早已看破这些虚荣的名声,他更喜欢实际性的东西。

例如,系统里面3120的积分数字。

一次抽奖10点积分。

足足312次抽奖!

这才是江璟真正喜欢的。

别的不说,312次抽奖,最起码也有31张加点卡!

哪怕一个武将卡没有,除了加点卡,就是小兵卡,那算下来,江璟也相当于随身携带了1400多名精锐将士!

这已经是一笔极为强大的力量了!

更何况,江璟不相信,312次抽奖,自己会非酋到一个武将卡都没有。

深吸一口气,江璟心情逐渐平息。

现在,琚雁关中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他来定夺,所以,江璟决定等空闲的时候,一次性将312次抽奖全部使用!

希望能出一些好东西。

……

时间眨眼已到黄昏。

一只信鸽扑扇着翅膀,橙黄色的双眼眨巴眨巴,与夕阳的余光一起,落入吴王城中。

咕~咕~

叫声吸引了负责传信的军士。

抱起信鸽,军士查看了一下鸽子脚上的铭牌,随后眉头一挑。

是一只来自于琚雁关的信鸽。

庞将军才离开琚雁关不过两天时间,是有什么事吗?

军士疑惑之下,取下信鸽脚上细竹筒,匆匆跑去军中大帐。

庞易此时正紧皱眉头。

他派遣所有将士寻找吴王世子,到现在也一无所获。

而今日上午,琚雁关来信,说是夜里来了两人,自称庞易庞将军让他们来的,而且手持李冲兵符。

更离谱的是,那两人还说李冲是他庞易杀的。

可,杀李冲这件事,自己做没做过,难道自己不清楚吗?

觉得事情不简单的庞易当即给琚雁关回了一封信。

算算时间,现在琚雁关的回信也差不多到了吧。

庞易叹了口气,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琚雁关一万多守军,除非赵军大举进攻,否则还是比较安全的。

就在这时,帐外有人大声喊到。

“将军!琚雁关飞鸽来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