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这不胡闹吗!

四名万夫长内心不断卧槽。

刚刚还在说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下一刻,琚雁关上的滚滚浓烟仿佛在诉说着他们的无知。

而伴随着浓烟,清晨中的琚雁关就像是被点燃了火药桶般,嘈杂的声音不断响起。

南城墙上的守军因为关内的骚乱,肉眼可见的减少。

此时,估计整个城墙之上的守军,不过一两百人。

而城下埋伏着的孤山军士,足足有四万!

“nnd,大人真牛批!”

一名万夫长猛的抽出宝剑,满脸兴奋之下,剑指琚雁关,怒吼道。

“兄弟们!杀!”

“破城!”

其他三名万夫长亦是如此,纷纷抽出宝剑,奋力怒吼,身先士卒朝琚雁关冲去。

在他们之后,四万孤山将士高举长戈,手提刀剑,紧紧跟随四名万夫长,全力冲杀!

……

琚雁关内。

江璟手中提着一把二石弓,隐藏在马厩顶上。

而在前方空地上,几十个军士手里提着水,努力灭火。

可一时间,湿润的稻草不但没有停歇,反而浓烟更甚。

江璟弯弓搭箭,嗖的一声,利箭划破虚空。

一名军士应声倒地!

四周众人大惊失色,口中急忙高呼。

“敌袭!敌袭!”

闻言,城墙上的军士们纷纷从半困半醒中惊醒。

在几名百夫长的组织下,南城墙的军士们迅速封锁周边,开始寻找放箭之人。

不过,众人才刚刚开始搜寻,地面却微微震动起来。

琚雁关守军们面面相觑,一个个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他们的意识里,南面城墙之外,就是吴王领地,又怎么可能会有战乱呢?

可下一刻,伴随着地面微弱的震动声,城墙外传来震天的喊打喊杀声,就像是有千万人同时怒吼!

众人这才猛的惊醒。

真的有敌袭!

此时,南城墙上留守的军士突然脸色煞白!

因为他们看到,关外郁郁葱葱的密林中,不知何时,竟然诡异冒出乌泱泱的大军!

粗略一看,恐怕不下于几万人!

可……这吴地之中,哪来的几万大军攻打琚雁关啊!

惊恐之下,守军们急忙组织防御。

刚刚才走下城墙,寻找江璟的军士们匆匆回转。

可这一来一回的时间,已经足以让四万大军距离琚雁关不到两百米的距离。

城墙上的几百军士,对于孤山大军而言,就和摆设差不多!

“快!快!”

“快去拉响铜铃!”

急切的怒吼声在城墙上响起。

不用吩咐,早就有人跑去琚雁关中心的议事厅,拉响代表敌袭的铜铃。

当当当!

整个琚雁关内所有的营房中,铜铃当当作响。

还在睡梦中的军士们纷纷惊醒,匆忙开始穿衣。

正与刘原尬聊的王副将猛的扭头,随后怒骂一声,脚步飞快往议事厅跑去。

临走还不忘记让刘原去保护好江璟。

一时间,琚雁关一片乱象。

南城墙守军奋力抵抗,好几名百夫长在人群中怒吼。

“坚持住!铜铃已经拉响!”

“支援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别说就这几万人。”

“哪怕是十万大军!我们也挡得住!”

闻言,众军士神色振奋。

是啊,琚雁关何等雄关?

只要支援到来,眼前危机不足为惧!

可是,他们能够想到的东西,江璟又怎么会想不到呢?

此时,让刘原去准备的后手就有用处了。

江璟念头微动,那被刘原丢出去的小兵卡,瞬间爆发出来,变成五十个大汉分散在各处营房外。

此时,营房里的军士们还在穿戴藤甲。

五十名大汉迅速解开身上的甲胄,身穿一身布衣在营地内散开。

片刻之后,各处营房内,因为铃铛声音而惊醒过来的军士们,总算是拿好武器匆匆跑了出来。

还没等他们确定敌袭来自于哪里。

早就分散开来的五十名大汉,混迹在人群中,立刻扯着嗓子大吼道。

“快!赵军来袭!北城墙遇袭!”

“紧急军情!北城墙危!速速集结!抵抗赵军!”

一声声大喊在人群中响起。

众军士闻言,立刻提着武器往北城墙上赶!

在他们的认知中,能够遇到敌人的,似乎只有北城墙了。

琚雁关东西两侧都是大山,南面更是吴地腹部,没有敌人可言。

而正是这种思想。

再加上江璟幻化出来的五十名大汉,他们在人群中的言语误导。

一时间,在营房内刚刚惊醒的几千军士全部神色紧张,脚步匆忙的往北城墙跑去。

五十名军士与江璟心念相通。

营房发生的一切江璟都有所感应。

计划进行到这里,江璟才微微松了口气。

南城墙一旦没有支援,被拿下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江璟默默站起身子,在守军们看不到的地方飞奔离去。

他的目的,是琚雁关最中心的议事厅。

不出意外的话,身为如今琚雁关最高将领的王副将,应该就在那里。

琚雁关中的乱象,一时间无法理清。

而唯一能够调动全军,做出有效抵抗的人,就是王副将。

江璟不会允许琚雁关守军顽强抵抗的情况出现。

所以,王副将必须死!

群龙无首的军队,即使再精锐,那也是一群乌合之众。

以江璟LV.6的身体素质,穿过大片营区,抵达议事厅,不过才用了短短几分钟。

停下略微喘了口气。

高负荷的奔跑,倒是极为消耗体力。

在议事厅门口,江璟迎面就撞见了目标王副将。

此时的后者,脸上满是愤怒和惊慌。

起初听到铜铃响,他还以为吴王遇刺的消息传到了赵王耳中,所以赵王派大军来攻城了。

不过当他到了议事厅之后,才明白,遇到袭击的,竟然是南面城墙!

可是……吴地腹部!哪里来的几万大军攻打琚雁关啊!

但王副将没有去多想这些,当务之急,是调遣军队,抵抗袭击才是。

可问题就出在这里!

特奶奶的!

王副将打死想不明白!

到底是哪些个哈麻批!居然带着大军跑去了北城墙!

这不胡闹吗!

情急之下,王副将知道拖不得,所以牵了一匹马,立刻就想往北城墙方向而去,追回大军!

当他刚刚跑出议事厅的时候,正好遇见了江璟。

霎时间,王副将头脑通透,瞬间想通了一切。

“是你!这些都是你干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