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喧闹的城市中,霓虹灯影,璀璨夺目,热闹的网吧里,形形色色的身影相互交错,低头轻语,每个人心里都怀着不同的心思迎面眼前的陌生人,用最甜美最诱惑的模样引诱着对方臣服。

“你好,我叫秦塑,目标任务在包间里,跟我来。”一副花花公子打扮的少年自我介绍,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就像是温和如玉的公子,令人一见就心生好感,在对面站着的是四五个便服的男子,为首的脸色绷紧,眼底尽是严肃。

“我叫常旭,这次劳烦秦少爷了。”

秦塑点点头,温和的面容冷凝下来,“这次的目标是蚀骨花妖,它原本应该是生活在深山老林里,平日里也不接触这样的大城市,要杀人也只是在乡村一些小地方徘徊,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它却在这里徘徊,还专挑女学生吃,现在已经吃了七个学生了,再这样下去,这边恐怕都要瞒不住了。”

“蚀骨花妖狠厉异常,残忍嗜杀,要不是当年一位前辈以性命镇压,恐怕现在就不会这么平静了,它心中有怨,这些年来封印减弱被它逃了出来,可是,怎么会是在这个时候,也太不凑巧了!”常旭蹩眉,总觉得这里面透着古怪。

秦塑带着常旭等人又到了一个包房门口,对常旭使了使眼色,神色自若的推开门。

包房内一片狼藉,破碎的红酒瓶撒落一地,血色的红酒蔓延开来,凌乱的沙发好像发生过什么激烈的打斗一般。

几人俱惊,还没仔细查看,就听到外面有一道女人的惊叫声,大的隔音那么好的包房都能听到,紧接着便是人们慌乱的脚步声和惊呼声。

众人神色皆是一凛,连忙冲出了包房,而此时的包房外已经是混乱一片,紧忙疏通群众的秦苏等人并没有发现沙发后面,一个娇小的小人正在慢慢爬起。

“唔,我这是,我,不是死了吗。”凤君揉了揉头,又向脑后摸去,果然,后脑勺破了个洞,正在汨汨的流出鲜红的血液,瞬间沾满了手掌,白哲的手心里尽是血色,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看来要先处理下脑后的伤才行啊。

凤君勉力支撑起自己柔弱的身子,绕到沙发前面坐了下来,整个人依靠在沙发上,已是疲惫至极,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这么虚弱和明显不属于自己的身体,但自己还活着,这是她唯一知道明确的事实,既然活着,她就会不顾一切的让自己存活。

所以,凤君拿起手边破碎的酒瓶碎片,狠狠地向自己手腕上割去,鲜血争先恐后的向外流,很快便在沙发上积累了一小滩血水。现在她的身体就是将死之躯,根本不是人类的医疗水准可以救回来的,她只能将血放干,然后以神魂滋养出神血,以她神魂之力塑造出一副半神之躯。

正常神明,以神魂为主,神血为辅,神之肋骨为力量源泉。

她本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凤心和翅骨相辅相成,拥有最强的力量,傲然于众神之巅,但现在,凤君自认还能活着就已经非常不错了,现在保证自己不死,以后什么东西都会回来的,对于这点,她有着绝对的自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