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地府来电

“老爸啊,您也知道,咱家这个照相馆一年到头也挣不了几个钱,您这次拿完纸钱省着点花,今年就别给我托梦了,儿子的腰包实在是扛不住了。”

“而且儿子还想存钱,给你娶一个儿媳妇,相信老爸您也不想让咱们家绝后对吧,所以您可一定要省着点花啊。”

魏晨蹲在自家后院,将大把的纸钱放进了前面的火盆中嘴中念叨个不停。

这已经是魏晨连续一个月,给自家老爸烧纸钱了。

之所以烧的如此频繁,那是因为接连一个多月,他都能梦到自家老爸问自己要钱,还说过几天要送给他一件宝物,试问这谁能够吃得消?

刚一开始魏晨也没当成一回事,只觉得自己太过于想念老爸,才会有所梦,可是接连一个多月都是这个梦。

饶是他不相信鬼力乱神这一套,也被老爸这套操作给整的不自信了,只好整日烧纸,让老爸在下面过得好一些,可千万别来给他送东西。

毕竟他老爸坟头早已长满草,骨灰都快没了,真要是给他上来送礼物,他是该拿桃木剑砍呢,还是该拿金钱剑砍,他真的有些拿捏不准。

“老爸,我已经给你定制了好几台印钞机,过几天就能够制作好了,到时候烧给你,保证能令你财富自由,你可千万别上来看儿子,不是儿子不想你,只是觉得大可不必这样。”

他每天烧钱都是几百亿几百亿的烧,但是天天还被老爸托梦。

要是知道地府执法人员的电话,魏晨肯定会毫不犹豫举报自家老爸,这种花钱速度,肯定是在下面染上黄赌毒了。

不然怎么可能造的这么快。

“要是老爸真上来,这些东西应该能够顶得住吧?”

魏晨回头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的桃木剑,金钱剑,八卦镜,红线挂着的铜钱,在心中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这些辟邪物品都是他网购来的,当然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砍老爸,只是想令自己心安一些。

而且他坚信,自家老爸活着的时候那么疼爱他,应该不会给他机会动用这些家伙的。

“当然老爸你要是托梦告诉我明天彩票开奖号码,亦或者告诉我哪里有宝贝,儿子也不介意你继续给我托梦,到时候发财了,儿子肯定不会忘记您的,到时候别说整日烧纸钱了,就算让我给你烧几个美女下去,我也愿意。”魏晨又向火盆里面丢了两大堆纸钱说道。

话音落下,忽然一阵冷风吹起,火盆中的光芒也开始变得明灭不定,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晨忽然觉得温度降低了许多,不知何时,院落中竟然升起了薄薄雾气。

魏晨心中不免有些紧张了起来,头皮微微有些发麻。

不会是他望爹成龙,导致老爸生气了吧。

还是他老爸真的要上来给他送礼物。

魏晨头皮发麻看着越来越浓郁的雾气,背后汗毛竖立,心跳如同战鼓一样,双眸尽是恐惧,握紧了手中的桃木剑。

“你个兔崽子,老子我活着的时候,你就一直拼命让我工作,让我抓紧成为富一代,没有想到老子的骨灰都快没了,你竟然还指望着我发财。”

没有任何征兆,雾气弥漫的院子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卧槽”

魏晨亡魂大冒,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身子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这声音他很熟悉,正是他老爸的声音。

“咣当”

不等魏晨搞清楚什么情况,火盆里面的火焰猛地变成了幽绿色,一个类似手机模样的铁块,从火盆里面喷了出来,砸在了地面上。

“我是你爹,抓紧接电话。”

类似手机的铁块震了一下,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还亮起了微微绿光。

“兔崽子,你磨叽啥呢,我让你接电话,你听不到吗?”

魏晨咽了口吐沫,这什么情况?

只有在影视剧里面才会出现的阴间来电,竟然真的让他遇上了?

魏晨深深吸了口气,心中虽然很怕,但还是伸头看向了铁块,因为这声音听着实在是太亲切了。

“我尼玛。”

这一伸头不要紧,魏晨又来一句优美的国粹,差点一脚把这铁块给踹飞出去。

他在这铁块里面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正是他老爸。

只不过脸色特别苍白,简直比隔壁街道死了三天以上的王大爷还要白。

“爸,真的是你吗?”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孔,魏晨定下心来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兔崽子,我才下去没几年,就认不出我了?老子真是白疼你了,要不是上不去,非得再让你尝尝七匹狼的滋味。”

“就你现在混的这样,谁会吃饱撑的冒充我?”

“兔崽子,瞧你没出息的样子,不就是见个鬼吗,至于怕成这样吗?而且老子是你爹,还能害你不成?”魏勇骂骂咧咧道。

“这玩意叫阴阳通,作用和手机一样,能够让阴阳两界的人在一起交流,你抓紧拿起来,我有重要事情要告诉你。”

魏晨脑袋放空,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呆然地望着那铁块,过了片刻,鼓起勇气把铁块捡了起来。

鬼虽可怕,可眼前这个鬼是他朝思暮想的亲人,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最主要的是,老爸并没有要害他的迹象。

“爸,你别激动,你现在变得这么白,我只看了一眼哪敢认,要真是认错了,对你也不尊重呀。”魏晨解释说道。

“兔崽子,还算你有点孝心,既然如此,就再过几年再把你接下来团聚吧。”

“…………”

魏晨沉默了,他这才意识到,原来彭城第一狠人是他老爸,自己要绝自己后。

“爸,你听我一句劝,抓紧远离黄赌毒,那玩意水太深,你是把握不住的。”魏晨撇开了话题劝诫道。

“兔崽子,你瞎说什么呢,我向来与罪恶不共在天,怎么会染这些东西?”

“爸,你就别装了,你要是没染上这些东西,我天天给你烧那么多钱,你怎么还天天问我要钱?”魏晨洞穿一切的眼神望着自家老爸说道。

“兔崽子,信不信我这上去用七匹狼抽死你,你竟然敢这么想我,按照你这么瞎**烧纸法,就算一天烧千亿,我也一毛钱收不到,还他妈怪我,天天问你要钱?”

“可是大家都是这么烧的,总不能大家都错了吧?”

听到自家老爸说烧制方法不对,魏晨就有些不服气了。

他天天被老爸托梦要钱,也曾经怀疑过是自己烧纸钱的方法不对,专门花了二百块大洋,去公园找了一些大爷大妈妈学习,可以说他现在的姿势,简直比火葬场的烧纸工还要专业。

“这点你说的很对,他们的烧制方法都不对,全部都是在乱烧,根本没有一毛钱能够烧到地府,你们都是白孝了。”魏勇点了点头说道。

“老爸,那应该怎么烧?”魏晨问道,他现在很心塞,他这一个多月烧的纸钱,可都是真钱买来的,可是价值好几个全活套餐呢,全都浪费了,简直痛到难以呼吸。

“儿子,爹教你。”魏勇就教起了正确烧纸钱的方法。

“听懂了吧?”半个小时过后魏勇问道。

“懂了,放心吧,老爸,下次烧纸保证不会白孝了。”魏晨保证说道,正确的烧纸方法他已了解。

“老爸,你都去世五年了,怎么还没投胎,你在下面干啥呢?”魏晨好奇的说道。

“谁告诉你鬼要投胎,我搁下面造反………创业呢。”魏勇说道。

“创业?”魏晨听的一懵,合着地府还能做生意?

“没错,就是在创业,现在已经攻下好几个山头了,手下员工也有数万了。”魏勇说道。

魏勇死后进了地府,走了狗屎运,被一位女鬼王相中,然后便走上了鬼生巅峰,借助着女鬼王的声势,聚拢了一大批孤魂野鬼,已经占领了不少地盘,造反集团已经初具规模。

“数万员工,这么大的规模,老爸,你坑儿子可真有一手,你活着的时候每一次创业都失败,欠着一屁股账,我还得跟着你东躲XZ,隔着你下去后,就搞了一个这么大的公司?”

“我的才华你是知道的,只是在人间的时候没有贵人相助,所以怀才不遇,我下来遇见了一位贵人,自然轻松就能够成功,毕竟你爹我可不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必成龙。”魏勇自吹了一番。

“合着老爸你是吃上软饭了?”魏晨一语道破了真相。

老爸活着的时候就一直想找个富婆包养他们父子,但是到死也没有实现,没有想到死后直接就实现了这个人生目标,可真是福祸相依啊。

老爸在下面成亲,而且还是富婆,魏晨心中还是很开心的。

在他的记忆中,一直是老爸在抚养他,从来没有见过母亲,现在老爸脱单,是值得庆祝的事情。

“老爸,你在下面都有这么大的企业了,干嘛还要让我给你烧纸?”魏晨纳闷的问道。

“因为打仗太耗钱了,而且阴兵还到处围剿你老爸,也不给我苟着发育的机会,你再不烧钱,粮草都没了。”魏勇一脸头疼的说道。

“老爸,合着你说的创业,是在造阎王爷的反?”魏晨这才反应过来,一脸的惊容。

“算是这样。”

“老爸那你创业失败被擒,我会不会受到牵连?”魏晨呼吸一滞,立刻意识到重点。

“你是我儿子,你说会不会受到牵连?”魏勇笑了一下说道。

魏晨忽然觉得有些蛋疼,老爸在地府竟然成了反王,而且造的还是阎王爷的反,这可真是母牛做刀,牛逼坏了。

可是一想他也有可能被受到牵连,魏晨觉得压力山大,“老爸,那先不聊了,我这就去准备按照你的方法给你烧纸,好让你抓紧招兵买马。”

“等等,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嘱咐你,家里有没有黑.丝,先按照我教你的办法烧下来。”

黑.丝?”

“就是年轻女孩喜欢穿的那种黑.丝,你妈想让我带点咱们这个时代的特有之物,我就寻思带几件黑丝回去,你妈一百多年前大明人,没有见过这些东西,是黑丝无疑是最好的,这样我和你妈都能开心。”魏言开口道。

“老爸,我没有女朋友,家中岂会有这种东西,我又不是变态。”魏晨回答道。

“草率了,托梦的时候应该让你准备好的。”魏言有些懊悔的说道。

“那你待会直接去买,可千万别忘了。”魏勇嘱咐道。

魏晨无语,这可真是他亲爹,到了地府还是惦记着黑.丝。

这哪里是在送礼物,摆明是想自己快乐啊。

ps:本书是完全架空的,直接由明跨入现代化。本书可放心阅读,保底合约二百万字,不会太监,你可以不相信作者的人品,但是你们得相信鹅厂的法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