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秘密仓库

挂路灯?

这是个什么死法?

跪地不起的三个地主,听闻此言,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虽然没听说过,可他们可不想体验一下。

他们可是经常听说,八路军是最爱民如子,将普通百姓视为亲人的存在。

如今听到了这句话,他们哪里还敢接这话茬,这可是要自己命的啊。

联想到这之前他们还说,怎么应该压榨周围的百姓,让男的卖苦力,让女的去卖身。

这话如果让面前这些人知道了,怕是很难再活着出去了。

原本陈瑞也有些不信,可想到自己今天怎么在龙泉村耀武扬威,又怎么当着这位的面,去欺负龙泉村那些百姓。

结果,他们晚上就找上门了,陈瑞就算是再不信,心里不由得也开始发憷。

他们此刻正在思索着,到底应该怎么样才能活下来,能让眼前这杀神放过自己的性命。

“八…八爷…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徐一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还在幻想,沈泉并没有听到他们之前的谈话。

下一刻,沈泉就击碎了他们的幻想:“从刚才就一直在。”

听到沈泉这样说,这三个跪地不起的地主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般,差点躺倒在了地上。

沈泉看着他们狼狈的样子,不由得感觉好笑,刚才还耀武扬威想要残害百姓的地主,遇到自己惹不起的人,立刻就变了样。

趟地不起的陈瑞反应极快,只见他他扭动着肥胖的身体,朝着沈泉边磕头,边道:“八爷,八爷饶命啊。

您需要什么,我给您钱行不行,听说您缺少军费,我给你们一笔军费如何?”

能得到鬼子的欢心,除了陈瑞会舔屁股外,还因为他会审时度势。

他家宅内的护卫都被解决,陈瑞很清楚,现在除了对面愿意放过自己,不然没有半点办法。

如果再叫嚣着说有日本人当靠山,恐怕会死的更快,八路可是专门打小日本的啊。

说着,陈瑞拿起桌子上的木盒,递给了沈泉:“八爷,这可是个宝贝,能值不少钱,请您笑纳。”

陈瑞用力挤出笑脸,只不过这笑容怎么看怎么恶心。

喜子快步走到他身边,拿起这盒子。

其余三个地主见状顿时气得牙痒痒,这铲除本来是他们一起出钱铸造的,结果被那陈瑞拿走了。

正当他们搜肠刮肚,想着怎么能出钱买命的时候,沈泉又开口了。

“喜子,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能问出什么东西,就全看你本事了。”沈泉笑着拍了拍喜子肩膀。

“是,营长,保证完成任务!”喜子挺身立正。

说完,沈泉便不再管屋内四个地主,转身走出了屋子。

跟在沈泉身边这么久,沈泉这番话的意思根本不用说的太明白。

屋外。

数十名战士排列整齐,目光炽热的看向沈泉。

王根生也跟着跑了过来:“营长,这地主家里果然不简单,那一个仓库里放了好多粮食,粮油,还有罐头之类的食品,数都数不清啊。”

沈泉微微点头,心里更加确定,这地方就是陈扒皮的仓库,他能这么不遗余力的建造一个宅邸。

估计他这些年来搜刮的财产全部都放在了这院子里了。

“根生,还愣着干什么,快让百姓们一起进来般东西,这里的东西能般多少般多少,咱们这次一个都不给他们留下!”

沈泉大手一挥,笑着说道。

“是!”王根生当即挺身,边跑边挥手道:“同志们,快跟我一起来!”

战士们旋即兴奋地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原本安静的院子又再次热闹起来。

百姓们鱼贯而入从,他们还第一次看到这种大院子,他们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这好大的院子啊。”

“我这辈子都被见过这么大的院子。”

“看看这一个小院子,就快比我们家里的都大。”

……

百姓们还没开始搬东西,就先被这院子的景象震惊到了,可惜这院子搬不走,否则第二天一早这院子也得不见。

大多数的战士因为打进来的没怎么细看,如今般东西的时候才得以有时间去见这院子。

这一看不要紧,越看战士们心里更是愤怒。

这群地主本来就和鬼子有勾结,能建造出这么漂亮豪华大院子,不知道吸了多少百姓的鲜血。

不过。

在沈泉的命令下,他们最先开始般的还是仓库里的粮食。

一车车粮食被运了出来,直到装到车上开始放不下,百姓们才作罢,若不是放太多会压坏车轴,他们都想一次性全部搬走。

“没关系,大家慢慢搬,我们有的是时间!”沈泉笑着说道:“一次不行,我们就两躺,直到将这里全部搬空为止!”

“好!”百姓们纷纷应声。

在战士们的帮助下,百姓们热火朝天地将屋内的东西一一搬到了骡车,马车上。

沈泉看着这满车的物资,嘴角的笑容几乎就没有停止过,这真的是杀了地主,过肥年。

看着满车的物资,沈泉越发的觉得,惩治这些地主非常正确,正常赚钱不会去管你。

但真要是发国难财,从华夏百姓身上吸血,无论如何都不能将这种败类放过。

正想着,沈泉忽然听到一道急促的枪声,随后便是一道惨叫声。

“喜子?”沈泉快步朝着院子内走去。

“说,你他娘的是要钱不要命啊!”喜子端着冲锋枪,指着陈瑞喝斥道。

“我都说了啊,没有,你别听他们胡说。”陈瑞抱着肥胖的脑袋,哭丧着脸道。

见沈泉走了进来,喜子道:“营长,这三个地主全部交代了,我让他们将自己在城外的住所全都写了出来。”

说着,喜子便将纸递给了沈泉。

喜子又道:“就是这陈扒皮,那三个地主说陈扒皮在这里有个秘密仓库,但陈扒皮就是死不承认!”

“秘密仓库?”沈泉眉头微皱。

“没错,八爷,陈扒皮可就这一个大院子,我听他醉酒后说过一次,自己有个秘密仓库,放着自己的万贯家财!”徐一急忙抱着沈泉大腿,痛哭流涕。

其余两个掌柜,宛如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但陈扒皮却死不承认:“八爷,相信我啊,我哪里有什么秘密仓库,都是他们胡编乱造,您可别听他们胡说!”

虽然陈扒皮说这话很大声,但他的眼神却躲躲闪闪,就差把可疑两个字写脑门上了。

看着陈扒皮这样子,沈泉就知道这秘密仓库,十有八九就是真的,只是陈扒皮这小子不老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