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挂路灯

更别说这次喜子还是亲耳听到了里面四个地主的言辞。

当喜子听到里面的地主想让周围的百姓,男人去卖苦力,女人去卖身的时候,喜子双拳紧握,额头上青筋暴起,牙齿也咬的咯吱咯吱响。

与此同时。

屋内又响起一道声音。

“徐掌柜,龙泉村有个丫头片子,叫林薇,那丫头你给我留着。”陈瑞不紧不慢道。

“林薇?”徐一一愣,旋即点头道:“没问题,既然陈掌柜都开口了,我自然要好好办这件事。”

“徐掌柜,你可给我听好了,这丫头是我看上的,你可别给我动什么歪心思。”陈瑞不紧不慢道。

沈泉眼中杀机毕露,这陈瑞今天来的时候,果然没安什么好心思。

这几个地主,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活着出去了。

“营长,动手吧!”喜子急声道。

听到龙泉村的时候,喜子再也淡定不起来,相处这么久,他早就和龙泉村内的百姓建立了身后的情谊。

沈泉还没说话,忽然就听到里面响起一道声音。

“谁,谁在外面说话!”

听到这生意,丁伟不再犹豫,一脚踹开大门闯了进去。

“砰”的一声响,大门被丁伟踹的四分五裂。

见到门外突然出现了两道陌生的人影,屋内四个地主顿时吓了一跳。

“都别他娘的乱动,否则别怪我手上这杆枪不长眼了!”沈泉冷声道。

“谁他娘的敢乱动,别乱我打死你们!”喜子自然不会跟他们客气,直接一枪打在了陈瑞的大腿上。

“砰”的一声枪声响起。

陈瑞大腿处出现了一道伤口,鲜血如泉水般喷涌而出。

“啊!”陈瑞捂着伤口,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发出响起一道宛如杀猪般凄厉的叫喊声。

这畜生从小到大,养尊处优习惯了,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待遇,捂着受伤的大腿疼得冷汗直流。

残害周围同胞的提议,这就是这陈瑞提出的,如果还要从他们嘴里挖出钱财的位置,喜子早就将他们打成筛子了。

其余三个地主见状,立刻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哪里敢有半点反抗的念头,连抬头看向沈泉的勇气都没有。

陈瑞躺在地上,疼得直哆嗦,额头瞬间就布满了冷汗。

当他看清楚沈泉的样子时,陈瑞总感觉在哪里见过,眼睛死死的盯着沈泉。

“怎么,陈扒皮,你还真是肥肉猪脑,今天下午刚见过,这就不认识我了?”沈泉冷声道。

下一刻,陈瑞就想了起来,诧异的看着沈泉,指着他失声道:“是你,是你小子,你是龙泉村那个小子!”

“是你老子我。”沈泉冷声道。

话音刚落,沈泉忽然就听到系统传来一道提示音。

打开系统一看,发现是一条条负面值获取记录。

来自地主陈瑞的负面值,+300。

来自地主徐一的负面值,+200。

来自地主张燕的负面值,+200。

来自地主李四的负面值,+200。

……

沈泉顿时就乐了出来,没想到这些地主还挺值钱,从一个地主身上就能获取几百的负面值。

估计也是因为他们是这里十里八乡有名的恶人,所以才能从他们身上获取这么的负面值。

沈泉心里也升起一个新的想法,实力不足以和鬼子硬碰硬的时候,完全可以去收拾一下欺压百姓的地主啊。

正想着,院外忽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将沈泉的思绪拉了回来。

“哈哈,等死吧你,我的人马上就进来了!”陈扒皮还不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仍在向沈泉叫嚣道。

“你给我等着,等我活着出去,我一定要让你亲眼看着龙泉村的人死在你面前!”陈瑞张狂道。

那三个跪在地上的地主,听到外面的声音,顿时面露喜色。

“怎么,你还真以为自己能得救?”沈泉冷声道,旋即转头看向喜子道:“喜子,你去守着外面,接应我们的人。”

喜子重重点头,持着枪跑向拱门处,这院子本来就修的隐蔽,为了防止其他人发现,进出不过只有一条路而已。

当喜子走出去,就迎面看到了三个走狗跑了进来。

见到喜子的时候,这三个家伙稍微一愣,就他们一愣神的功夫,喜子毫不客气的朝着他们开了几枪。

伴随着一阵枪响,喜子枪口顿时泼洒出一排子弹,将这三个走狗射倒在地上。

“等死吧你们,老子这里的人有上百人,几百把手枪,我就不信你们两个人能怎么样!”陈扒皮朝着沈泉疯狂地喊道。

“看来你狗日的还是不够疼!”沈泉冷声道,旋即抬枪,朝着陈瑞另一条腿开了一枪。

“砰”的一声枪响,子弹直接钻破他的大腿,留下了一个眼珠大小的血洞。

反正这狗日的够胖,一时半会也死不了,更别说对一个狠心残害自己同胞的人,沈泉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啊!”陈瑞再次发出一道杀猪般的尖叫声,一双眼睛几乎快要突出来,脸上的肥肉更是晃来晃去。

陈瑞脸色又苍白了几分,看向沈泉的眼神充满了怨恨。

其余三个地主见沈泉开枪如此果断,齐齐闭上了嘴巴,他们可不想自己身上挨上一颗子弹。

三人整整齐齐跪在地上,低着自己的脑袋,身子也在微微颤抖。

外面枪声大作,枪声四起,到处都是喊杀声。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沈泉嘴角带着几分微笑,他知道这是自己人打进来了。

耳边陌生的枪声,让陈瑞感觉有几分不妙。

不多时,外面的枪声就停了下来,屋外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喜子快步走到沈泉身边道:“报告营长,陈宅内的敌人全部剿灭,战士们已经在屋外集合,请您指示!”

“好,我知道。”沈泉微微点头,笑着看向了眼前几个地主,笑着说道。

营长?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房间内的四个地主呼吸瞬间急促了几分。

陈瑞看向沈泉的眼神带着几分不可思议,其中还带着几分恐惧。

其余三个地主身子更是抖的像是筛子一样,见沈泉这幅打扮,他们就算是再蠢,也该明白沈泉是什么身份了。

首先肯定不是国军的队伍,如果是他们也不会是这幅打扮。

除了国军外,那就只有八路军了。

“说吧,你们想怎么死?”沈泉随后拉了个凳子坐下,笑着说道:“我看外面路灯不错,要不你们选一个,我帮你们挂上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