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灭绝人性

“哪里话,有发财的门路我怎么可能不说。”陈瑞笑着说道。

说着,他双手放在桌子上,轻咳两声,有意无意的做了个手势。

其余三人立刻会意。

徐一立刻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在桌子上,道:“陈掌柜,这是我们兄弟三人特意为您准备的礼物,您掌掌眼?”

“这就想把我打发了?”陈瑞皮笑肉不笑道。

显然,就这么一个盒子,陈瑞根本看不上眼,甚至都懒得去打开。

李掌柜说道:“陈掌柜,你先看看不就行了,这可是我们三人特意为你准备的。”

说着,徐一很配合的打开了盒子。

原本陈瑞还有些不以为然,可当徐一刚打开盒子的时候。

陈瑞的眼神瞬间就被盒子里的东西吸引,眼睛直直地盯着盒子里的东西,再也难以移开半分。

虽然他家财万贯,但看到盒子内的东西时候,陈瑞还是有些动容。

盒子里放着的是一只金色的蟾蜍,蟾蜍熠熠生辉就像是活着的一样,蛤蟆嘴里还叼着一枚金色的铜钱。

若是这样也就算了,蟾蜍身上还镶嵌着五光十色的宝石,尤其是那一对眼睛上的红色宝石,单是看一眼,陈瑞就知道它价值连城。

陈瑞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眼神中透出一抹贪婪。

三人一看就知道这件事稳了。

“要说这赚钱的事情,确实有这么一件。”陈瑞不动声色地关上盒子,将其揽到自己身前。

沈泉刚想动手,听到陈瑞这样说,立刻就按捺住自己想动手的内心,想知道陈瑞还想干什么事情。

“还请陈掌柜指一条路!”徐一跟着说道。

“这些百姓没有粮食给你,就让他们拿钱抵押,没钱就让他们用地。”陈瑞笑着说道。

“如果他们什么都没有,这不更简单,让他们拿命换呗,先给你们签上一个卖身契,后面一辈子都卖给我们。

他们反正什么都不懂,只要给他们说,签字就有饭吃就行了,甚至连钱都不用给。

年轻劳力卖到矿场,石料场,皇军最喜欢这种劳动力。

不行咱也能留着,让他们给我们种地,每天给他们保持温饱,他们还会对我们感恩戴德。

年轻漂亮的女人,或者有姿色一点的娘们,直接给他们卖到妓院,天天让她们接客。

如果怀了谁的种,这不更简单,让她生,男孩生来就是苦力,女孩养大了,还能跟她妈学几招,这钱不就来了。

等她妈人老珠黄,咱就降低价格,咱就便宜一点,反正还有大把的人愿意上。

等实在卖不动的时候,就让她干苦力,既然落在我们手里,自然是要榨干他们每一分价值。

至于那些老帮菜,能干活就让他们干活,不能干随便让他们街上喷个瓷,咱跟着后面收钱就行了。

闻言,其余三分地主先是一愣,旋即便齐齐露出笑容来。

他们只想怎么压榨这些百姓的钱包,还从来没想到钱能这样赚。

欺骗那些百姓签上卖身契,直接让他们子孙后代全部卖给自己,这可都是嗡嗡响的大洋啊。

其余三个地主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贪婪的神色。

“还是陈掌柜有办法,这果然是妙计啊。”徐一拍着陈瑞马屁。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李掌柜恭敬道:“受教了,陈掌柜果然活该发财啊,我以前怎么就想不到这种发财的办法。”

一直未开口的张掌柜,眼前也是猛然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啊,咱这算是积德行善了,做好事了。

给他们一份工作的机会,他们就应该对我们感恩戴德才是,还想从我们身上要工钱,咱这叫什么来着…”

徐一附声道:“子承父业,女承母业,代代相传呗,他们不用再为吃喝发愁,咱们也不要因为没人用发愁。”

听到这话,房间内突然变得寂静起来,随后便响起一阵哄笑声。

“咱可先说好了,这地方怎么分?”徐一说道:“周围那些村庄怎么办嘛,咱得有个说头啊。”

陈瑞清了清嗓子道:“我无所谓,这些就不和你们抢了,我赚的钱够多了,你们跟着赚钱,到时候分我三成就行。”

其余三个地主闻言,心里同时骂了句奸商。

陈瑞光是躺着什么都不干,就要了他们三成的利润,这和白白捡钱有什么区别。

但碍于陈瑞的身份,还有他身后的人,这三个地主也是敢怒不敢言。

谁让这招是陈瑞给的,而就算是他们不想给也不行,不给这笔保护费,恐怕他们也不能顺利的进行下去。

徐一急忙开口道:“村里的娘们归我了,作为交换,以后那些妇女生孩子,男孩我…”

他本来想说无条件,但一想到白送这不是跟钱过不去,又急忙改口道:“我以低于市场价价格给你们,遇到好的苗子,你们也能也选。”

细算一下,这笔钱最好赚,而且还能持久的去赚,徐一担心这块肥肉被抢走,急忙开口道。

“男人我全包了,你们谁也别和我抢!”李掌柜见最大的肥肉没了,急忙开口道。

张掌柜有些尴尬,最大的两块肥肉都没了,他只能无奈接手了村里那些老人。

“老张,咱可说好了,到时候那些老帮菜你可别碰到咱们兄弟自己人了。”徐一哈哈大笑道。

“放心吧,老子肯定找那些和我们不对付的人。”张掌柜没好气道。

虽然一群老帮菜赚钱只能一次性,但总比赚不到钱要好,张掌柜心里想着,怎么才能伸手从另外几块肥肉中分一块才是正事。

三个无比贪婪,就好像是他们刚才谈论的不是什么人命,而是一群群畜生,没有什么尊重可言。

“既然咱兄弟们都谈好了,那咱们就喝一杯庆祝一下如何,感谢一下陈掌柜!”徐一提议道。

“好,我们一起敬陈掌柜一杯!”其余两人齐声道。

屋内四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旋即又哈哈大笑起来。

“他娘的。”听到刚才的谈话,沈泉顿时气的火冒三丈,恨不得当场将这些地主抽筋扒皮。

这群地主的混蛋程度已经全超沈泉的想象,榨干这些现在还不行,还想让他们子孙后代,全部为他们出力。

喜子本就是穷苦人家出身,之所以参加八路,就是不想再受这些人的欺压,眼睛里自然看不得和下自己同名人受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