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成功混入

说话间,村里的百姓、战士都纷纷走了出来。

“营长,咱刚才干嘛不直接动手,直接宰了这些狗娘养的地主。”喜子有些不服气道。

“就那几盘菜,根本不够我们收拾的,三两下就全解决了。”

“傻啊你,如果那些地主死在了龙泉村,肯定会对这里的百姓造成极大大的麻烦。”沈泉开口道。

喜子只能烦躁的低着头。

顿了顿,沈泉又道:“不过,我只是说我们不能在龙泉村动手,没说不能去找他们的麻烦。”

听到这,喜子顿时满脸惊喜地看向沈泉。

沈泉看向那些百姓,他们经常被欺压,饭根本也吃不饱,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面黄肌肉的样子。

看到这些百姓长期营养不良的样子,沈泉心里不免心疼,心里更是下定决心,先收拾了这群地主。

“乡亲们,你们放心,有我们在,保证今后不会有人在欺负你们!”沈泉厉声道。

“今晚,今晚我就会带人去收拾那群欺负了你们的地主,血债就有血来偿还,我今天就带人把他们给一锅端了!”

听到沈泉的话,百姓的眼神中闪烁着光芒,就好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

“乡亲们,你们继续挖地道,地主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这些地主绝对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沈泉低声喝道。

百姓群中顿时响起一阵欢呼声。

看来他们确实是被欺压的够呛,但是听到沈泉真的帮他们去收拾地主,就足够让他们兴奋地喊出声来。

这也让沈泉更加确定,自己一定要帮助这些百姓,尽快解决广阳县的问题,还给百姓一个相对安稳的生活。

“林伯,那个陈扒皮的宅邸在哪?”沈泉问道。

林育良见沈泉坚持,只能无奈开口:“广阳县北三公里处,有一座树林,他的宅子就在那里面。

另外三个地主我不清楚,我也没有去过…”

“没事,今晚他们不要在陈扒皮家里,到时候我亲自去问他们。”沈泉笑着说道。

“沈大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如果有危险,你一定不能冒险啊。”林薇关切地说道。

“放心,不会有事的。”沈泉笑着说道。

“小沈,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林育良说道:“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绝对会帮忙!”

沈泉闻言,顿时反应了过来,听林育良这么一说,他们确实需要点帮助。

毕竟…

晚上宰了那些地主的时候,不把宅子里的东西给搬空都对不起自己啊。

想到这,沈泉笑着说道:“林伯,确实有一个小忙,需要你来帮助。”

“什么忙,你尽管说!”林育良说道。

“多准备一些马车,骡子车,越多越好!”沈泉笑着说道。

林育良哑然,一时不知道沈泉想干什么。

……

广阳县某处密林中,陈宅外。

此时正值深夜,夜空中一轮明月挂在半空。

按照林育良所指的路线,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陈扒皮这处秘密宅邸。

宅子外站着两个看门的护卫,腰间各别着两驳壳枪。

只不过他们俩此刻却不在开门上,正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已经被人摸了上来。

距离院子50米外的某处草丛中。

沈泉正下达着此次的战斗命令,为了能顺利完成任务,他直接带出了50人,剩余50人则全都留在了龙泉村手护村庄。

“记住,咱们此次的行动非常简单,解决掉院子里的人,将里面的地主全部包圆!”沈泉沉声道。

“现在开始,全部散开,以我的枪声为号,枪声一响,你们就立刻进攻这院子,都听清楚没有?”

“明白!”五十名战士齐声吼道。

说着,沈泉又转头看向身后的村民,笑着说道:“你们只需要在这里待命,等到我们战斗结束,你们就可以直接牵着车拉东西了!”

“嗯!”跟在沈泉身后的村民齐齐点头,表情虽然有些恐惧,但还是带着一丝兴奋。

他们还是第一次进行这种任务,何况还是从之前一直欺压他们的地主身上抢,光是想一想都最够痛快了。

“没关系,不用怕,你们过会只需要铆足了搬东西就行!”沈泉笑着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安抚道。

随后,沈泉看向喜子,王根生:“喜子,根生,你们跟我一起,咱们先打入敌人内部,直接干掉些地主!”

“是!”喜子,王根生两人应声道,跟在了沈泉身后。

沈泉驱赶着骡子车,朝着陈宅走去。

“什么人!”其中一个护卫警惕道。

“送货的,给陈掌柜送货的!”沈泉笑着说道:“他说要往这送一批粮食,我们是龙泉村的人。”

“龙泉村?”另一个护卫道。

喜子、王根生两人齐齐点了点头。

“掌柜确实交代过这件事,说如果有龙泉村的人,就直接放他们进去。”左边那护卫道。

说着,他随意打开一个麻袋,发现里面都是粮食时,顿时放松了警惕。

“他娘的,你们怎么这么晚才来,真他娘的磨蹭。”右边那护卫骂骂咧咧:“跟我来后院,这是大门,可不是给你们走的地方。

今天陈掌柜在接待客人,待会进院子后,你们可别他娘的乱跑,丢了性命别怪我没提醒了。”

说着,他便带着沈泉来到了后门,将门打开后,就示意沈泉等人进去。

“进门左转,一直走,那就是库房了,去那边自然有人会你说应该怎么做。”

大门一开,院内的场景尽收眼底。

虽然这是在晋州,但这院子却颇有南方别院的风格,这地主不知道鱼肉了多少百姓才将其建立起来。

“楞什么啊,快他他娘…”这护卫话没说完,就感觉喉咙一紧。

喜子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直接拧断了他的脖子。

根生小心翼翼地探头看向门外,确定一切安全后,直接关上了后门,直接拉上了门栓。

“走,咱们一起会会这帮地主!”说着,沈泉便带队朝着院内走去。

此时。

陈扒皮正和其余三个地主喝的起劲,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大祸临头,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他们此次聚会,正是在商量,如何趁着鬼子征收粮食,他们怎么趁机大赚一笔。

之前几次让他们尝到了甜头,导致他们一发不可收拾,越发贪婪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