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收拾地主

听到这话,林薇身子一抖,旋即便下意识地靠在沈泉身边。

循声看去,沈泉看到不远处几道人影朝着这边走来。

领头的那家伙身材胖的像是一个球,身上穿着一件棉坎夹,头上顶着一个瓜皮帽,嘴唇上方还有一撇细长的八字胡。

他手上还煞有其事的捧着一个紫砂壶,每走两步就会放嘴里喝一口,脸上始终挂着猥琐的笑容。

眼睛如豆粒般大小,却附庸风雅带着一副单边眼睛,当他笑起来看的时候,脸颊的肥肉也跟着抖动了两下。

在他身边还跟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他们耀武扬威的将腰间两支驳壳枪露了出来。

这也怪不得普通百姓会恐惧这些地主,就这架势,普通百姓看到怎么都会害怕。

“他就算陈瑞,广阳县最大的地主,我们私下里都喊他陈扒皮。”林育良小心介绍着:“他身边那几个就陈扒皮的家奴。

仗着身上有枪,身后还有鬼子撑腰,时不时就会来欺负周围的百姓。”

“沈大哥。”林薇靠近沈泉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别怕,有我在这,没人能欺负的了你。”沈泉跟着安慰道。

“嗯。”林薇微微点了点头。

陈扒皮也走到了他们身前道:“林老头,这日子都已经到了,怎么还不见你们村的粮食交上来?

皇军可都等着急了,如果你老小子再不交粮食,可别我翻脸不认人啊。”

“陈掌柜,这不是我不交,实在是因为这段时间太忙,给搞忘记了,你先回去,等我忙完了,我一定给你送过去。”林育良开口道。

“我说林老头,你可别说这话糊弄我,我相信你的话,皇军可不相信。”陈扒皮瓮声瓮气地说道。

“要不然我带去你皇军那,你亲自给皇军说说,看看他信不信你的话?”

“陈掌柜,你就别逗我了,给我点时间,我肯定会…”

不等林育良说完,陈扒皮就直接打断了林育良的话:“林老头别说废话,要么交粮…”

“要么…”陈扒皮猥琐的眼神看向林薇道:“不然也可以,你把这孙女送我当媳妇,以后你家的粮食我全包了。

我向你保证,以后没人敢惹你的麻烦,咱俩以后当个亲家,我来给你养老送终你看怎么样。”

说完,陈扒皮又看向林薇道:“薇薇,你就从了我吧,我可是大小看着你长大,怎么着也算是,那词叫什么来着?”

陈扒皮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对了,两小无猜。”

“呸,谁要给你当媳妇。”林薇呛声道。

“来人,给我带走,今天你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陈扒皮脸色猛地一变,使劲一挥手。

林薇直接躲在了沈泉身后。

喜子闻言,顿时勃然大怒,刚想动手,却被沈泉用眼神制止,喜子只能无奈退了回去。听到这话,林薇身子一抖,旋即便下意识地靠在沈泉身边。

陈扒皮这才注意到,身边站着一个陌生人,他打量了沈泉几眼后:“老头,这小子哪来的?”

林育良急忙道:“他们是我远方一个亲戚家的人,这不是来投奔我了吗。”

说着,林育良不动声色地挡在沈泉身前道:“答应的粮食我一点都不会少,马上就足数给你上交。”

“足数?”陈扒皮眉毛一挑。

“再多100斤粮食…”林育良开口道。

“你多交一百斤,其余每户,再多交50斤,就但是我得辛苦费了!”陈扒皮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好,我晚上就给你送去。”林育良无奈道。

听闻此言,陈扒皮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沈泉眉头微皱,他本想知道这地主有多嚣张,现在看来他的确是依仗鬼子在这欺压百姓。

从开始到现在,沈泉也一直压着想对他动手的念头。

收拾这几个烂菜,对沈泉来说自然不再话下,可只是为一时爽快,单宰了这地主也没什么用。

沈泉最终还是决定,先忍这一时,后面再好好收拾这帮杂碎,一次性直接将他们给端了。

“多出的那些粮食,全都送到老地方就行。”陈扒皮不紧不慢地说道。

林育良连连点点头。

“我问你,你知道上泉、下泉村的百姓去哪里了,老子今天去收粮,他娘的一个人都看不到。”陈扒皮骂骂咧咧。

林育良心中一紧,道:“不知道啊…”

陈扒皮也没多想,看着周围那么多土堆,问道:“你们他娘的干嘛呢,该不是你这把老骨头要归西,忙着给自己找坟呢?”

林育良干笑两声,没有接这个话茬。

他很担心陈扒皮闲的没事,要去在村里闲逛,地道这件事暴露在他眼前。

好在,陈扒皮似乎是要去忙着别的事情,直接转身离开了龙泉村。

过了好一会,又一个侦察兵跑回来报告道:“营长,那些家伙走远了。”

沈泉这才点了点头,对着喜子道:“去,让百姓和战士们都出来吧,继续挖地道。”

“唉…这下可让人怎么活啊。”林育良无奈道。

“爷爷…”林薇搀扶着林育良,看向沈泉道:“沈大哥,你也看到,这些地主根本就是想我们死啊。”

“薇薇,你放心就行,地主的我马上就会帮你们解决掉!”沈泉又看向林育良道:“林伯,刚才他说什么,要你把粮食送到哪里?”

“广阳县城外的一座宅子。”林育良将此事娓娓道来。

沈泉这才明白,原来这陈扒皮经常联合其他几个地主,一直从村民身上鱼肉。

而陈扒皮自然是不想将家产全都放在县城内,而是在城外的某处隐蔽地点,修建了一座院子,用来存放他的家产。

其余那几个地主也一样,除了县城内的住所外,在城外都置办了几处宅邸用来让自己享乐。

听到这,沈泉眼前一亮,心里忽然就有了主意。

他心里正愁着不知道该如何收拾这帮地主,结果这不就送上来了?

收拾像是陈扒皮这种守财奴,让他看着自己万贯家财被夺,才是真正能刺激到他的事情。

除此之外,宰了鬼子这几只走狗,也能威慑城内的那些汉奸,卖国贼。

“小沈,你想干什么啊?”林育良问道。

沈泉笑着说道:“没什么,不过就是想收拾收拾这群地主,既然他们诚心来找死,那我就早点送他们上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