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目标广阳县

“可粮食…”喜子急声道。

“粮食的问题你们不用担心,我会解决2营的粮食问题!”沈泉挥手示意喜子离开。

“营长,你不吃晚饭?”喜子问道。

沈泉淡淡说道:“你们先吃吧,到时候我自己过去吃,不用管我了。”

喜子知道沈泉脾气,当下也不再多说,转身离开了这里。

待到喜子离开,沈泉再次打开了系统界面,选择抽奖。

遇事不决,先开系统。

打了鬼子矿场后,沈泉又收获了不少负面值,加上之前剩余的40点,刚好500点整,还能再抽五次。

“抽奖!”沈泉心中默念。

转盘疯狂转动起来。

‘M29式81毫米迫击炮一门。’

‘81mm榴弹炮15发。’

‘发烟弹10发。’

‘燃烧瓶5箱。’

‘照明弹20发。’

看到五抽全是装备,沈泉就打消了要抽奖获得粮食的念头。

看来还是得从小鬼子身上扒粮食啊。

旋即,他便看向桌子的地图,盘算着后面要去哪里找粮食。

如果要一日三餐,哪怕饮食上再节省,估计也只能吃个七八天,但如果不保证粮食供应,训练时消耗的体力也不会得到补充。

正当沈泉头疼该去哪找粮食的时候,忽然就听到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进。”沈泉头也不抬。

大门打开,沈泉闻到一股浓郁的食物香味,抬头一看,原来是林薇端着饭菜走了进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林薇有些脸红的低下了头,轻声道:“沈大哥,我听喜子说,你回来后就一直没吃饭,又看你屋内亮着灯,想给你弄点东西吃。”

沈泉看向林薇手中的碗,白米饭,上面还盖了一层烤过的猪肉。

不用说,沈泉都知道,这猪肉就是之前自己分给林薇的那块。

看着眼前冒着油光的烤猪肉,沈泉顿时食欲大振,忙活了大半天,确实是一口饭都没来得及吃。

见林薇俏丽的脸颊上还染上一点烟灰,成了一只小花猫,沈泉心里不由得有些感动。

“你还会做这个?”沈泉好奇地问道。

“这是我哥以前教我的办法,他们当兵以前经常上山打猎,这肉是我用蜂蜜腌过的,可好吃了。”见沈泉不说话,林薇将碗递给沈泉。

接过碗筷,沈泉立刻大快朵颐起来。

猪肉烤的鲜嫩多汁,咬上一口,肉原本的香味立刻在他嘴里散开,汁水也直接炸开。

不仅有烤猪肉本身的香味,还有蜂蜜的甜味。

不得不说,林薇这丫头的手艺确实不错,如果不是生逢乱世,去开一家餐馆保证生意会络绎不绝。

见沈泉狼吞虎咽的样子,林薇也非常开心:“沈大哥,好吃吗,好吃我再给你做一碗。”

“不用,一碗就够了。”沈泉坐在椅子上,舒服地摸了摸肚子。

林薇笑着说道:“沈大哥喜欢吃的话,以后我天天做给你吃!”

“好啊,咱可就这么说定了。”沈泉笑着说道,看着站在一旁的林薇。

沈泉好似想到了什么,问道:“薇薇,你知道附近哪里有柜子仓库吗?”

本来沈泉只是见林薇一直生活在这,随口问了一句,并没有指望林薇能给出什么有用的情报。

但接下来林薇的话,却出乎了沈泉的预料:“附近有没有仓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县城内有鬼子的一个军需仓库。

我以前经常听我哥念叨,说广阳县是鬼子一个重要的县城,里面常年备着物资,而且周边几个据点,都是通过广阳县进行补给。

所以为了方便运输,县城内建立了一个很大的军需仓库。

我哥呆过的那只部队曾想过要给他拿下,但因为县城内鬼子的防御过于严密,他们只能放弃。”

“嗯?”沈泉眼前一亮。

没想到一句无心之语,居然有这种收获。

“薇薇,鬼子那个军需仓库在哪,你还记得吗?”沈泉激动地问道。

一个军需仓库,而且是负责补给周边的据点,想也知道里面究竟会有多少物资啊。

“听我哥说,是在广阳县…”林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旋即惊喜道:“好像在城南那一块,城南鲜有人居住。

剩的几户人家也都被鬼子赶走了,小鬼子就占了城南一块地,当做是存放东西的地点了!”

林薇反应很快,立刻就知道沈泉的想法:“沈大哥,你想去毁了鬼子在县城的物资?”

“没错,不过不是毁,而是去抢!”沈泉笑着说道。

“咱今天不才收获一批物资吗?”林薇不解道。

沈泉解释道:“话是没错,但分一分后,我也没剩下多少,现在可是有一百多张嘴等着吃饭,剩下的那些粮食不够。”

“沈大哥,不够的话,我把粮食捐出去,反正都是打鬼子。”林薇开口道:“打县城太危险了,万一你出事了怎么办?”

沈泉认真道:“微微,我知道你的好意,但你那点粮食改变不了什么,这次行动,无论结果如何,都得打一下才知道。

再说,能杀你沈大哥的人还没生出来呢,相信我,我一定能成。”

见沈泉说的坚决,林薇不再阻止,轻声道:“沈大哥,你要注意安全啊,我…村里的人还等着你保护呢!”

沈泉微微点头:“微微,帮我把部队集结起来,告诉他们今晚有行动!”

此刻,沈泉已经按下决心,即便是不能抢到物资,也一定要放火烧了鬼子的仓库!

刚才不是抽到了燃烧瓶,正好能派上用场!

……

广阳县城内,守备军司令部。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守备军司令部仍然是灯火通明。

森林原人看着自己弟弟的尸体,满脸悲怆。

此刻,光溜溜地森林次郎身上,已经被森林原人盖上了一件军大衣。

在森林原人身边,站着两个日军中尉,但此刻他们却噤若寒蝉,连大气口不敢喘一口,老老实实低头站在森林原人身边。

“事情都调查清楚没有?”森林原人头也不回地问道。

“回禀大队长阁下,我们仍在调查,相信…”其中一个日军中尉,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八嘎,你们两个蠢货,到了现在居然连谁袭击了矿场都不知道?”森林原人怒声道。

自己亲弟弟被杀,驻守在矿场内的一个中队全部阵亡,矿洞也被炸毁,矿业设备全部掩埋其中,这次的损失根本不可估量。

但结果竟然还是不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