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完美谢幕

但不等森林次郎为这精准的一枪表达赞扬之情。

他赫然就听到矿场响起一道怒吼。

“他娘的,哪个狗日的偷袭我!”沈泉低头看了眼胸口,左胸位置上镶嵌着一颗弹头。

若不是穿着防弹衣,估计沈泉就得交代在这,沈泉顿时火冒三丈,四下寻找着这偷袭自己的家伙。

系统出品的防弹衣,虽然防御力超强,但三八大盖子弹的冲击力也不差,身上挨了一枪,虽然不致命,但也会疼。

“纳尼,这是怎么回事?”森林次郎循声看去。

那个本应该中弹倒地身亡的家伙,居然还好好的站在原地,那颗子弹并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他居然没死?”森林次郎当场愣住。

躲在暗处偷袭沈泉那个小鬼子也当场蒙圈了。

他清楚的看到子弹击中了目标,但此刻目标却像是没事人一样。

他甚至还有些怀疑地看了眼手中的三八大盖,似乎是在怀疑刚才打出的不是子弹。

但就在他愣神的时候,沈泉已经通过前胸中弹的位置,找到了那鬼子的位置,果断朝着他扣动扳机。

“狗娘养的小鬼子,还敢偷袭你沈爷爷?”

沈泉果断调转冲锋枪枪口,朝着那鬼子的位置果断扣动扳机。

冲锋枪枪口顿时闪出一道火光,密集的子弹朝着那鬼子兵泼洒而去。

下一秒。

冲锋枪子弹便将那鬼子兵的脑袋打了个稀巴烂。

沈泉开枪极快,那鬼子兵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便瘫软在了地上。

矿场此刻已经一片混乱,漆黑的夜空中,子弹不停地飞来去。

森林次郎已经来不及缅怀那死去的神枪手,因为他已经发现了更令他震惊的一幕。

刚才那个中弹的人没有倒地并不是特例,矿场中央子弹横飞,但那些中弹的八路,却并没有因此倒下。

子弹打在他们身上,就像是打在了铁板上一样。

那群八路仍在矿场中来回穿梭,边吼着,边扣动手上扳机,射杀着矿场残存的皇军。

子弹非但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反而是激发了他们的怒火。

森林次郎整个人都呆住了。

什么情况?

土八路怎么会突然刀枪不入?

“难不成这些八路练了铁布衫?”森林次郎心中腾起一个几乎荒唐的念头。

沈泉端着一支冲锋枪,疯狂扫射着矿场中的小鬼子。

近距离作战下,索米冲锋枪占尽了优势,在沈泉眼里,矿场中的鬼子兵不过是一个个移动的靶子。

沈泉目光坚毅,隐隐透露着一丝兴奋,手持索米冲锋枪,又穿了一套防弹衣,可以说是如入无人之境。

他手中的索米冲锋枪不停地喷吐着子弹,将一个个鬼子兵当成猪一样杀。

‘来自日军军曹的负面值,+20。’

‘来自日军一等兵的负面值,+1。’

‘来自日军一等兵的负面值,+1。’

‘来自日军伍长的负面值,+15。’

‘来自日军上等兵的负面值,+10。’

……

矿场俨然变成了一个屠宰场,沈泉在此不断地获取着负面值。

躲在屋内偷看的森林次郎眼见矿场中的下属越来越少,属于己方的枪声也越来也少。

森林次郎不敢耽误时间,他立刻跌跌撞撞来到了电话机旁,拨通了一个电话。

身为广阳县守备军司令军官的弟弟,他自然有些优待,矿场的电话能直接向广阳县司令部进行联系。

当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森林次郎越来越心急,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正当他想放弃之时。

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弟弟,你明天都要回来了,还这么晚打电话来做什么?”电话那头响起一道疲惫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森林次郎欣喜若狂,抱着话筒吼道:“哥哥,是我,我是次郎,有人袭击了矿场,敌人刀枪不入。

枪对他们根本没用,快点带人救我,哥哥,快点率部来矿场支援弟弟。”

森林次郎说话的时候带着哭腔。

电话另一头的森林原人,听到这话的时候,顿时一惊,透过听筒,他能清楚地听到有枪声。

“次郎,你慢点说,矿场发生什么了,是谁袭击了你们?”

但森林次郎显然是被吓坏,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快点带人来救他。

忽然。

森林原人好像听到什么东西被踹开的声音,紧接着,森林次郎语气变得尖锐起来。

“你别过来,你不要过来!

见到破门而入的人影,森林原人慌乱的拔出腰间的配枪,话筒也随之耷拉在半空,当他看清来人的装扮时,立刻就傻眼了。

眼前那人的装扮,他从来没有见过,仔细一看,那人身上好像背着一个盔甲,正面还能看到有几颗子弹。

难道就是这东西挡住了子弹?

森林次郎心生疑惑。

当沈泉看清森林次郎手里的武器时,顿时露出一抹不屑的微笑。

南部十四手枪。

可谓是日军有史以来最烂的手枪。

用这把枪想杀人,不如先考虑考虑如何不伤到自己。

沈泉懒得搭理他,刚想扣动扳机,送那鬼子中尉上西天,森林次郎就自己扣动了一下手枪扳机。

“砰”的一声响,枪膛处直接炸出一团火花。

这南部十四式竟然直接炸膛了。

“啊!”

森林次郎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腰身弓的就像是只虾米,他持枪的右手已经被炸的稀巴烂。

此时的他,已经倒在地上,捂着受伤的右手凄厉的哀嚎着。

森林次郎的眼神落在地上那支南部十四式上,他断掉的食指还在扣在扳机上,正微微抖动着。

他脸上写满了诧异,森林次郎知道这枪究竟有多差劲,但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运气竟然会这么差。

从他配这枪到现在,从来没有开过一枪。

结果,今天刚开了第一枪,这枪就直接炸膛了。

森林次郎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这辈子都不想再用这烂枪。

早知如此,不会花点军饷去购置一把美国货,或者是德国货。

可惜,他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沈泉抬起索米冲锋枪瞄准了森林次郎。

话筒中,森林原人仍在吼着:“次郎,到底怎么了。”

但森林次郎已经无心回复。

看着眼前黝黑的枪口,森林次郎地呼吸瞬间凝固了,眼睛瞪的浑圆。

下一秒,他就看到枪口闪烁出一团绚丽的火光。

冲锋枪枪口顿时喷出密集的子弹,直接将森林次郎打成了筛子。

森林次郎闷哼一声,彻底毙命。

听到话筒另一头,森林原人还没挂掉电话。

听着话筒中忽然传来一道爆炸声,接着又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

‘来自日军少尉的负面值+50。’

沈泉收到了收获负面值的消息。

森林原人顿感不妙,急声对着话筒吼道:“次郎,你怎么了,次郎?”

但可惜,他的弟弟已经去见他心中的天照大神,再也无法回答他。

“次郎?”沈泉看到耷拉下来的话筒,快步走过去拿起来,冷笑一声,对着话筒道:“你的次郎已经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