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斥责

“林伯,薇薇,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多杀几个鬼子,为你们报仇雪恨!”沈泉安慰道。

之前只是听说薇薇哥哥牺牲,没想到他的父亲也是如此,父子一同上了战场,却一同长眠在战场中。

听到这消息时候,沈泉心中也忍不住起了一抹悲凉,心中只想着尽快结束这场该死的战争,将日寇全部杀个干净。

林育良抹了下眼泪道:“罢了,今天是为了给你们接风洗尘,不谈这些伤心事。”

沈泉也没说太多,但心里已经暗下决心,日后定要多杀几个鬼子,随意扫视了一眼周围,顿时感觉有些奇怪:“林伯,我怎么看村里都是年纪比较大的,难道他们的…”

林育良又道:“倒不是上了战场,而是之前鬼子来村里扫荡了一次,那时候他们为了抓年轻劳动力,便将村里的年轻人全都抓走了。

我儿和孙儿正巧出门办事,躲过了这一劫,但正是如此,他们才有了入伍当兵的念头。”

“青年老动力?”沈泉心里一动。

林育良开口道:“县城附近有鬼子的一座矿场,他们为了挖矿抓了不少年轻人。

但时间过去了几个月,县城里也一直没什么消息传来,估计他们已经遭遇了不测。”

听到这里,院落里有家里年轻人被抓去的村民开始低头抹眼泪,有的已经哭出声来。

2战士们见到这伤心的局面,心里也非常难受。

喜子朝着沈泉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沈泉端着酒碗站了起来:“乡亲们,你们放心。

我沈泉在此发誓,只要他们还活着,哪怕是拼了我们的性命,也一定想办法将他们都救出来!”

“沈营长,万万不可,小小家事岂能和国家大事相提并论。”林伯开口道。

其余百姓闻言,也纷纷开口附和。

“我八路军职责就是如此,活着就是保护百姓安危,如果我知道百姓糟了难,却无动于衷的话,我良心上也过不去。”沈泉端起酒碗,用着不容拒绝地语气道。

“好!”林育良猛地起身,端起酒碗:“乡亲们,沈营长愿为我们小事深入敌营,让我们一起敬沈营长一杯!”

百姓纷纷起身,向沈泉举起酒碗。

龙泉村村民非常热情,连番向沈泉敬酒,饶是酒量极好的沈泉逐渐有些招架不住。

2营享受着百姓们的热情,但坂田信哲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第一军军部。

坂田信哲身子挺的笔直,低着脑袋,满脸尊敬。

联队参谋长浦友太郎则紧张的站在坂田信哲身边。

筱冢义男面无表情地批阅着桌子上的文件,任谁也看不穿他到底内心的真实情绪。

直到批完最后一份文件批阅完成,筱冢义男才抬头看向坂田信哲。

“坂田君,我实在不敢想象,皇军第一面联队旗,居然是丢失第一军,丢失在你的手上。”筱冢义男淡淡地说道。

“哈伊!”坂田信哲重重顿首:“将军阁下,卑职此次前来,正是想在您面前谢罪,以请求天皇陛下的宽恕!”

说完,坂田信哲表情凝重,飞速解开了衣服上的扣子,撩开军服,露出衣服下略显肥胖的身体。

在他还是个步兵的时候,也是练就了一身壮硕的身体,但自从坂田信哲当了军官后,他一直疲于训练,主攻战略。

随后,坂田信哲便跪在地上,手里不知道从哪变出了一条白布,系在了额头上,正中间还有个姨妈旗。

坂田信哲飞快地从腰间拔出一柄短刀。

浦友太郎见状急忙跪在坂田信哲身边,想要拦住他,继而又求救般地看向筱冢义男。

“将军阁下,将军阁下,请您宽恕联队长阁下,坂田联队立功无数,对皇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我们不能因为出了这样的差池,就剥夺坂田联队的番号啊!

我们不仅重创了八路军一个团,而且还击毙了他们一个政委,他们的团长也身负重伤,想必现在肯定是死了。

将军阁下,我们这次是疏于防备,让土八路钻了空子,请将军阁下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一定会夺回联队旗,洗涮这次的耻辱!”

纵使浦友太郎胆大,他也不敢说出,只是丢了联队旗而已这种话,而是用了差池。

筱冢义男面无表情地看着坂田信哲,任凭浦友太郎如何求情,他依旧是黑着一张脸。

“浦友君,够了,这件事终归是我的指挥出现了问题,如果我们还是朋友,就请你早点结束我的痛苦!”坂田信哲微微低头:“拜托了,浦友君。”

说完,坂田信哲便高举短刀,狠狠插向自己,但他始终还是对自己下不去手,刀刃只进去了一小半而已。

但即便是这样,已经足够坂田信哲疼的了,豆粒大小的喊住瞬间便从他脸上泌出。

坂田信哲脸色惨白,疼的浑身直打颤,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染红了他跪着的地面,他手上刚想继续用力。

“够了,坂田君,停下来吧。”筱冢义男淡淡开口道。

坂田信哲不解,看向筱冢义男的表情有些迷茫。

“天皇陛下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筱冢义男声音冷漠:“因为你的愚蠢,导致天皇御赐的联队旗被一小支支那军人夺取。

但天皇陛下考虑你对帝国皇军的贡献,而且你们也的确在战斗中取得了胜利。

所以承蒙陛下圣恩,他决定给你一次改过的机会。”

说着,筱冢义男不屑地瞥了眼坂田信哲:“而我也看到了你认错的决心。”

闻言,浦友太郎心中一喜。

坂田信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强忍着虚弱的身体,身子依旧挺得笔直,嘴角已经带着几分笑意。

他知道,就算是这件事的结果再差,他也不用剖腹自尽了。

“坂田信哲,你不要高兴的太早。”筱冢义男冷冷地说道

“虽然天皇陛下不会再剥夺你的番号,但这也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再出现这种情况,你就不必再来见我了!”

虽然他们陆军战斗条令规定,军旗在则编制在,军旗丢则编制裁,但这句话显然不适用于所有情况。

比如现在,让他们真的去剥夺一个联队的编制,想想都够心疼。

估计沈泉也想不到,小鬼子居然会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会当这这条近乎人尽皆知的条例不存在。

但更小鬼子更不要脸的事情还在后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