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组建根据地

沈泉等人刚经历一场恶战,又跋涉到龙泉村,本就已经饥肠辘辘,当下也不再客气。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在这里替2营战士先谢谢你们了。”

说完,沈泉转头看向喜子、王根生两人道:“喜子,根生,你们先带着战士,把鬼子尸体处理一下,然后再来休息。”

喜子,王根生两人当即挺身领命。

沈泉将一切安排后,在村民们的簇拥下来到了龙泉村村长,也就是林育良家里。

简单的六间土屋,一人多高的土墙围城了一个简单的院子,差不多有两百多平米。

平日里原本安静的院子里,此刻却挤满了前来感谢的百姓。

“薇薇,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拿板凳,难道你想让救我们的英雄坐在地上不成。”林育良看向林薇,吩咐道。

“不碍事,坐地上又如何。”沈泉大方的坐在了地上。

当初也野外、丛林受训的时候,环境可比现在艰苦多,坐在这泥土地上,沈泉没有丝毫的拘束。

“嗯。”林薇脸色微红,轻轻瞥了沈泉一眼,转身跑去屋内准备拿几条板凳。

不多时。

喜子、王根生等人也收拾好了鬼子尸体,将缴获的武器装备全都搬了进来。

林薇也搬着几条板凳回到院子中,沈泉见状快速起身,接过了板凳:“薇薇,你也别忙慌了,先坐下吧。”

“不用,爷爷说了,今天要好好款待你们,我先给你们拿水,你们就先坐着休息吧。”林薇红着脸说道。

说完,林薇转身去了厨房,不多时又和几个大妈拎着水壶走了出来,怀里还抱着一摞陶碗。

“诸位英雄,村里条件实在简陋,只能用一些普通的茶水招待。”

林育良边说,边将陶碗一一放到2营战士们手中,又亲自为他们倒了一碗茶水。

“诸位英雄,请喝茶!”

“好茶!”沈泉端起陶碗一饮而尽,一路奔袭没喝水,喉咙早就干的冒烟了。

林薇又红着脸给沈泉倒了一碗:“慢点喝,我们还准备了饭菜,待会就能吃饭了。”

说完,林薇便转身走进了厨房中。

林育良随手将陶碗放在凳子上,来回扫视着沈泉等人。

“沈营长,不知道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林育良开口问道。

“林村长,之前我们就已经说过,我们打算留在这,将这里打造成我们的根据地。”沈泉放下茶碗,起身道。

“这里地势高,而且临近山脉,我刚才也看了,周围还有几个县城,但这距离铁路却很远。

这也从侧面说明,这并不临近敌人的交通要道,不会有大量的鬼子出现,非常适合我们当前的发展。”

顿了顿,沈泉又道:“何况我们刚才杀了鬼子一个小分队,鬼子说不定哪天就来报复。

我们在这里组建根据地,也能保护你们的安全。”

沈泉看向四周,略带玩笑道:“何况我们对周围的情况也不太熟,在这里我们也算是有群众基础,比起转移到其他地方要好的多!”

林育良期初还有些担心,沈泉他们的留下只是随口说说,听到沈泉再次开口说明,心里那颗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

“既然你们愿意留下,你们有什么需求尽管提,我们龙泉村老小一定会不遗余力,鼎力相助你们的工作!”林育良肃手道。

“好,那以后我们可能就要麻烦诸位父老乡亲了。”沈泉笑道。

“沈营长言重了,有你们保护我们龙泉村,应该是我们龙泉村百姓感激你们啊。”林育良捋着胡子,大笑道。

两人说话间。

龙泉村百姓也各自兴奋地抱着自家平日里舍不得吃的白面、腊肉、鸡蛋等粮食走了进来。

沈泉一看就知道,百姓是将自家的存粮拿了出来,当即便想起身拒绝。

战场年代,一份口粮完全能救下一条人命。

但龙泉村地百姓们此刻却毫无保留地拿了出来,可见村民们对沈泉他们的感激之情。

“沈营长,千万别客气。”林育良肃手道:“今天若不是你们,龙泉村肯定要遭殃了,这只是乡亲们的一点心意啊。”

没一会,院落中便多了十几张桌子。

沈泉和村长坐在主位,柱子、根生坐在沈泉身边的桌子旁,2营其余战士和各户代表也纷纷落座。

厨房内也飘出了食物的香味,林薇陆续将饭菜端了出来。

这上面都是林薇和其他村妇共同做出来的饭菜,鸡鱼肉蛋几乎样样都有。

对于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已经是难得的美味佳肴。

林薇扫视了一圈桌子,俯身在林育良耳边低语了几句。

末了,林育良笑着点了点林薇:“小丫头片子,心眼还挺多,胳膊肘都学会往外拐了。”

林薇面红耳赤地低着头,有意无意地看向沈泉。

说着,林育良忽然起身:“今日既然是酒席,那岂能少得了酒,沈营长,帮老朽一个忙可好?”

“乐意至极。”沈泉也不废话。

在林育良的指引下,沈泉带着几个战士,在院落的一角挖出了一个十几米见方的大坑,坑中的酒坛子也露了出来。

一坛坛酒被一一抱了出来。

“这是我自己酿的汾酒,特意珍藏埋在地下,说起来也有二十多年了,本想着我孙儿娶亲的时候,拿出来招待宾客。

但想来也没这个机会了。”

林育良拍了拍酒坛子,眼神中的悲伤转瞬即逝,笑道:“今日既然诸位英雄帮我们解决了危机。

就拿出来犒劳诸位英雄了,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我自家酿造的汾酒不好喝。”

“村长,您言重了。”沈泉起身道。

林育良打开封泥,酒坛中的香味顿时飘了出来,酒香醇厚,单是闻一下,就足够让人流口水了了。

见林育良想倒酒,沈泉直接接过酒坛,将倒酒的任务交给了喜子,王根生两人。

“林伯,恕我冒昧,薇薇家里除了您?”沈泉试探性的问道。

闻言,林育良叹了口气道:“我老伴走的早,薇薇他娘又在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

本来都将孩子都拉扯大了,但又赶上了战乱,他们父子二人便一同入伍当了八路,结果…”

说到这,林育良深深叹了口气,忍不住老泪纵横:“我儿,我孙儿卫国而死,不像是老朽苟且,他们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听到自己父亲、哥哥的事,林薇站在林育良身后,低声啜泣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