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声小团体

1994年的除夕夜,春晚小品的某趟旅客列车餐车上,一位前相声演员和一位相声演员说的一句话:“现在相声明显干不过小品了!”

调侃间,将两种喜剧模式的地位反转彻底定性,小品从此接替相声,举起了语言类节目的大旗。

2003年:一个来自津都的小黑胖子,把说相声的演出场地搬到天桥,“京都相声大会”正式更名为“德芸社”,但生意依然无比清淡。

“没想到…………没想到马三岦老爷子也是今年二月走的,重生一世,最后也没有亲眼见到大师在舞台上的风姿,属实是可惜、可叹啊。”

京都的一家苍蝇小馆里,陈欢语正拿着几张今年的报纸随意浏览着,偶然间翻到了对于马爷的一篇报道,心中也是升起了无限的感慨道。

“小伙儿到你了,要吃点什么?盖饭有三块的有五块的。”

“姐姐三份五块钱的回锅肉盖饭…………啊算了要三块钱的吧。”陈欢语话说到一半,看着自己加起来还没有钱包贵的两张十块钱钞票,又临时改口道。

“诶好嘞,收您十块,找一块!”

小饭店内的大妈招呼一声后,便直接手脚麻利的打开了三盒米饭,勺子在托盘里舀起满满的一勺回锅肉,然后随即轻轻一抖肉片滚落。

赶等大妈哐哐哐浇在三盒米饭上的时候,便已经只剩下三勺满满的青椒了。

陈欢语嘴角抽搐恨不得收回刚才的话,这声姐姐叫的是真窝心,就这打饭手艺告到法院都能说诈骗了!

无奈的提上盒饭,陈欢语转身走出饭店,几步回到了不远处的茶馆里。

这座茶馆的规模不大,也就是能放下二三十张桌子的空间,此时约摸有七八个顾客在吃着瓜子喝茶。

至于陈欢语那自然不是来喝茶消遣的,他提着盒饭绕过众人,便来到了前方三平米左右的小舞台旁边。

昏暗的角落里,此时正有一胖一瘦两个人在坐着聊天,瘦的人二十多岁标准身材,看着很老实的样子名叫常元。

至于一旁的胖子则是名叫孙悦,十足的大象腿、水桶腰,硕大的肚子,下巴撑在胸脯上都变成三层了,几乎都找不着脖子在哪。

陈欢语和常元两人本来都属于挺正常的体型,此时一和孙胖子同框以后,衬托的两人宛如是伊可兰逃难过来,饿了三天的难民似的。

“嚯!饭终于来了啊,难得你请客,今天要的啥硬菜了陈欢语?”孙胖子看着来人后哈哈的笑道。

陈欢语耸了耸肩道:“啥硬菜啊我也没啥钱了,回锅肉盖饭凑合吃吧,抓紧吃完一会儿还有演出呢。”

“得嘞,这也不赖了动手动手!”常元笑着接过一盒盒饭。

而孙胖子自然也不客气,抓起筷子就把最后一盒盒饭打开了,然后…………就陷入了无言的沉思:

“这是…………什么啊?”

“你的盒饭啊,回锅肉盖饭。”

陈欢语快速扒着自己的盒饭,语气如常的开口道。

“这TM不是一盒青椒盖饭吗?回锅肉!肉呢???”孙悦睁着大眼睛,就差拿放大镜去找了,也就是在盒饭的最底层找到了零星的两个肉沫。

“回锅里了呗。”陈欢语耸了耸肩道。

常元一旁也正看着盒饭发愣呢呢,这一下子差点自己被自己口水呛死。

孙悦:“…………好家伙,我反正头一回听说,这回锅肉就是肉都回锅里去了。”

陈欢语一本正经的开口道:“行啦行啦胖子,你这身材上称比你动物园养的大象还重两斤呢,扔的永定河里边自己就能浮起来,游泳圈都自带了,少吃点就当减减不完了吗。”

“三块钱的盒饭还要啥肉呢,差不多给点肉丝、肉沫就得了。”

“正好也是为了你身体健康了,少吃荤腥,青椒好,看着就绿色健康。”常元也是赞同附和道。

“反正这洋葱青椒吃的可是屁多容易拉肚子,一会儿上台说相声反正你俩自己留神吧。”孙悦撇着大嘴吐槽道,不过还是就这肉沫吃起了盒饭。

陈欢语和常远是京都电影学院刚刚毕业的学生,所以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而他则是动物园的本职工作结束以后,才能赶到茶馆演出。

周一到周五茶馆晚上一场演出,一共五段相声,三个人互为捧哏、逗哏轮番演出,待遇也不过就是一人一百块钱,饭钱、来回行程花销自掏腰包。

来回弄一圈基本上也赚不上什么钱,再加上三个人都不是乐意问家要钱的主,所以都不是特别的富裕。

这样的盒饭算不上多好吃,但是对于还没啥饭辙的陈欢语三人来说,却已经是一顿十分像样的晚饭了。

三个人坐在台子角落处干饭,殊不知就在不远处,一个五十多岁的马脸男子已经装作顾客,默默看着三人半天了。

一直听到孙悦说的话,才最后没忍住长叹一口气,走到三人面前开口道:“你们三啊,饭不好就别吃了,一会儿便宜坊我带你们吃烤鸭去。”

陈欢语三人听到动静回头张望,紧接着下一秒三人便木在了原地。

“候三叔!!!”常元和孙悦看着对方熟悉的脸庞也是异口同声道。

而陈欢语一脸惊诧的开口道:“舅舅!不是您咋过来的???”

重生这一世自己的老妈是侯家的小女儿侯鑫,而候三文自然也就是陈欢语的三舅了。

侯三爷摇了摇头无奈的开口道:“常家常宝桦老爷子的长孙,李文桦李老爷子家的外孙,还有陈欢语你个兔崽子,你们三唉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呢…………”

“孙悦你说说你,家里边拖着关系找的工作,放着动物园稳定的工作好好干不行吗?”

孙悦挠了挠后脑勺讪笑的点了点头。

候三爷看着另外两人继续数落道:

“还有你们俩,京都电影学院这么好的学校毕业的大学生、高材生,出来干点啥不好?演员!导演!歌星对不对!你俩就到这种地方说相声来啦?我要再不过来看看,我看你们就真是要疯了!”

陈欢语挠了挠头赔笑道:“不是舅舅…………我们这不就是随便玩玩赚个零花钱嘛,正常的工作我们也都在弄没落下。”

“您看我,不就凭自己能力考进空政了嘛,我现在也是有编制的主流演员啦。”

候三爷撇了撇嘴一脸嫌弃道:“呸!我看你也不用叫我舅舅了,你是我舅舅!你小子什么花花肠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我——铁路文工团团长,你给我去考空政,不就是想躲着我天高皇帝远,自己找地说相声去嘛。”

“我告诉你我还是那句话,老侯家相声演员虽少也不缺你一个,你就踏踏实实往演艺圈发展,这样我也好对你妈能有个交代,省的后来怪三舅在京都不关照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