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对不起

第一章

三间破败的砖瓦房,两排红砖围墙,标准的千禧年北方农村院子。

站在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大木门前,陈易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一样。

记忆里,已经过完了百岁生日寿终正寝的他,竟然回到了少年时的家门口?

重生了?

陈易难以置信,可眼前一切那么真实!

他颤抖着手,推开了眼前的木门。

老旧的木门发出嘎吱嘎吱的摩擦声。

院中的布置种种,都与记忆中少年时的家一模一样。

母亲刘月萍拿着一把耙齿,搅动着院子里晾晒的玉米粒。

此时还不到四十岁的刘月萍,看上去比同龄人显老。

只是一瞬间,陈易的眼眶就滚烫发红,眼泪夺眶而出。

他从来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母亲。

少年顽劣成性,自己高考失利,又连累妹妹辍学抱憾终身,母亲积郁成疾,第二年就去世了。

即便后来几十年摸爬滚打过得不错,也不能抹平他心中的这个伤痛和遗憾。

“你不在学校,又跑回来。你爸看见又要怄气了。是又没钱用了么?”

刘月萍看到是陈易,停下了动作,杵着耙齿,满脸无奈。

陈易高中在县城租房子住,只有偶尔周末回家拿钱。

今天不是周末,却跑了回来,不知又闹什么幺蛾子。

陈易鼻子发酸,眼泪止不住的流,踉跄上前一把抱住了母亲:“妈,对不起,对不起……”

刘月萍哪儿知道眼前的陈易,已经过完了一生,早不是当初哪个顽劣少年。

要知道陈易从小被大棍子狠揍都不哭的,现在却眼泪鼻涕横流。搞得刘月萍不由都有些紧张了起来

“你不会又闯祸了吧?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你又闯啥祸了赶紧给妈说……”

“没,没有!”陈易耸了耸鼻子。

“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高考,咱们全家,就盼着你能考上大学了!”

刘月萍说着叹了口气,眼神复杂。

这一声叹息,顿时又勾起了陈易的回忆。

他初中时品学兼优,父母总以为他考个好大学,能为家里争口气。

结果上了高中,去县城读书后,他是光速学坏,抽烟上网吧,跟着小混混瞎逛。

钱花光了就回家要,不给钱就说不念书了。

就在高考的前两个月,他打伤了同学,为了获得谅解不被退学,家人答应赔给对方五万块钱。

2006年的农村,五万块钱不是一笔小数目。

足以压垮他家了,父亲只能让妹妹辍学,出门打工。

那时的他吊儿郎当,根本不懂得关心家人。酿成的大错,再难弥补。

就在陈易思绪乱飞时,院门再一次被推开,只见父亲陈志刚冷着脸跟妹妹陈敏文一起走了进来。

陈易对上两人的眼神,不由心中一颤。

十六岁的妹妹,长得玉玉婷婷,书也读的很好,却被拖累退学。

他永远忘不了妹妹多年后直言怨怼,恨陈易不成器,拖累一家人,害的母亲早逝。

母亲去世后,父亲也是郁郁寡欢,跟陈易多年不曾说话,直到陈易成家有了孩子之后,关系才缓和了一些。

一切悲剧的起始,就是现在这个时间节点,2006年夏,高考前的这两个月。

看着父亲手里提着一小块猪肉和一些菜。陈易又忍不住一阵鼻子发酸。

家里不常买肉,如果没记错,这顿饭吃了,父亲就要带着妹妹一起南下去工厂打工了。

“爸,敏文!”

陈志刚只哼了一声,他对陈易这个儿子已经失望极了。

陈敏文更是厌恶的瞪了一眼陈易。

“你回来干啥?又闯祸了?”陈敏文冷笑问道。

“没有,小易就是回来看看咱!”刘月萍打了个圆场。

“我先把东西拿去厨房!”陈易内心苦涩,他抢着接过妹妹手里的一些杂物,和父亲手中的菜。

“你也就会骗妈!看我们?又是来要钱的吧?要钱上网下馆子?”

陈敏文鄙夷的瞪了一眼陈易。

陈易每次回来骗钱,打着学校收费,买资料,补课各种各样的幌子。

被识破了就求饶说最后一次。

要不是陈易是被给予厚望的儿子。

要不是陈志刚对于儿子上大学的执念。

要不是陈易初中品学兼优,让家人心存一丝浪子回头的侥幸。

一家人早就放弃陈易这个不孝子了。

陈易没有辩解,主动岔开话题道:“我去煮饭,做个红烧肉,肉炖烂一点,要多一点时间!”

陈敏文刚被父亲告知辍学打工,此时正是满腹怨气。

“不就是回来要钱么?我给你。反正明天我就跟爸去打工了。

拿了钱赶紧滚回学校吧,可别耽误你考大学呢!”陈敏文说着掏出了一百块钱,扔在了陈易脚下。

这一百是父亲让她买行李包的钱。

陈志刚点了根烟,深吸了两口,默不作声的蹲在了廊檐下。

刘月萍张了张嘴,也没说出话来。

让陈敏文辍学,实实在在是无奈之举。

陈易打伤人这事,掏空家底,家里现在真没钱了!

如果陈易考上了,要学费。考不上,他们还是希望复读,也要花钱。

毕竟是农村,如果儿女只有一个能读书,那肯定是儿子。

陈易看着陈敏文怨恨的表情,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提着菜进了厨房。

此时除了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改变,其他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很快,厨房里真传来了锅碗瓢盆的声音。

院子里,一家三口面面相觑。

以前陈易回来要钱,也会装模作样的干活,但进厨房做饭,还倒是第一次。

不过这也说明不了什么,保不齐又是在学校惹了大祸。

“敏文,是爸没本事,对不住你。你也不要怨了!”陈志刚又点了根烟,低着头不看女儿。

陈敏文沉默了半响,眼泪顺着脸颊直流:“我不是怨。我是不甘心。

如果是以前的我哥,那么优秀,让我出去打工供他,我愿意。”

“我知道,你们就是觉得大伯家的儿子,二伯家的儿子,都上了大学。

我哥考不上你们觉得一辈子抬不起头。但是你看看他,他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考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