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捡回一个落魄反派

在这个故事最后,男女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反派则自食恶果。

而谢忱就是那个和男主争女主,争来争去,争到最后一无所有,穷困潦倒的小反派。

……

天色逐渐暗沉。

浓云将灰蒙蒙的天压得极低,一道闷雷过后大雨倾盆而下。

云稚撑着一把透明雨伞缓步走着,及脚踝的素色衣裙裙摆早已被雨水打湿,小白鞋也灌了水,浸的双脚冰凉。

她发白的嘴唇轻抿,手握紧了伞柄,加快脚步。

她边走,心里边叹今天天气可真够糟心的。

平时不少人喜欢来天桥下乘凉,清理的还算比较干净。

她走近,看到那里或躺或坐着不少衣上了年纪衣着破旧的人,也有打扮的十分潮流的卖艺人因为下雨被困在了这。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

有说着以后发达了要如何。

也有说能够温饱就不求什么喽。

云稚情绪一向酝酿的快,她眨了眨眼,眼眶里瞬间就起了水雾,她红着眼睛继续往里走,目光在这些人身上一一略过,最终视线锁定在一个青年身上。

这位,就是她的目标人了。

男人骨瘦形销,曲着一条腿靠墙而坐,运动衫洗得有些发白松松垮垮挂在身上,裤脚上卷了一截,乱糟糟的黑发遮住了眉眼。

整个人看起来脏兮兮的。

云稚嘴角微抽,方才酝酿好的情绪险些没绷住。

这谢忱曾经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向来都是别人奉承他,吹捧他,他半点也不给人留情面,说翻脸就翻脸。

谁会想到那个素来我行我素的谢家阔少爷,有一天这么凄惨。

男人眼睑始终低垂着,似是在闭目养神。

云稚唇角下压,眼底凝着悲痛不忍,步子沉重走到那人身边。

听到脚步声在自己近处停下,青年睁开眼,视线里就多出一双沾了泥泞的小白鞋,绣着花纹的棉料裙摆因为被雨水打湿,有一角贴在脚踝处。

他动了一下身子,将豁了一个口的瓷碗往前推了推。

意思不言而喻。

云稚看着碗中的几个硬币眼皮又是狠狠一跳。

他动作倒是够熟练。

只是人家还会说一句行行好吧,他一句话也没有。

她敛去眼底的异样,沉声唤了一句:“阿忱?”

男人眼皮都懒得掀一下。

他现在是个失忆人士,不搭理自己她能理解。

云稚将手中的雨伞丢在身侧,膝盖弯曲,半蹲下身子认认真真盯着他瞧,似是在确认什么。

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灼热的视线,男人眉头紧锁。

要想给几个钱就给几个,不想给就挪开,挡在他面前做什么?

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还是说闲着无聊想奚落他几句找个乐趣?

“你挡着我生意了。”谢忱不郁地掀了掀眼皮。

不等他看清楚眼前的人,身子就被人紧紧抱住。

他一脸懵逼。

刚落魄的时候是有人给他要电话,现在自己都这个鬼样子了,怎么还有人投怀送抱?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其他长得好看的男的了?

只听那人在他耳边哭卿卿道。

“阿忱,我好想你,你为什么都不理我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