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辛家不想养糖糖了

云溪镇秦家庄的辛家媳妇宋翠花,此刻瞪着躺在地上不停蹬腿,脖子被咬的血淋淋的老母鸡,气的眼睛都快要喷火了。

这可是她家的下蛋鸡啊,早上才喂过拌了玉米碴子的糠糊糊,就想着开春等鸡多下蛋,好给儿子补身子用,没想到竟然被咬死了!

被咬死的鸡,还怎么下蛋!

都怪糖糖,她就是个扫把星,自从收养她,家里就怎么也不顺!

瞧瞧,好端端的捡回来一只野猫,刚进门,野猫就把老母鸡给咬死了。

不行了,她受不了了,为了孩子将来有更好的发展,今天一定要把糖糖给撵走!

宋翠花拎着糖糖的小包袱,蹬蹬冲到糖糖面前,一把把小包袱甩在糖糖身上,指着瑟缩了一下,抱紧野猫的糖糖破口大骂:“滚,马上给我滚!你个扫把星,谁养你谁倒霉!”

糖糖才不过四五岁,脑袋上不成型的麻花小辫乱糟糟的,是她自己学着亲妈以前的样子胡乱编的。身上套着宽大的,宋翠花穿破了的旧衣裳。大人的衣裳套在小小的孩童身上,哪怕挽着袖子和裤腿,一样松松垮垮的像个大麻袋。至于脚下的鞋子就更惨了,原本的红底碎花灯芯绒千层底已经太小不说,鞋底早就磨平,隐隐连脚指头都露出来了。

这会儿糖糖怀里抱着捡来的大野猫,虽然不说话,可她心里清楚,宋翠花早就不想养自己了。

不养就不养,糖糖一手抱着猫咪,一手把小包袱甩到背上,转身就走。

她自己有手有脚,能捡柴火、捡猫咪、还能捡野果子拿去卖,可以养活自己!

可是她还没走出两步,胳膊就被一个流鼻涕的,浑身沾满尘土的小男孩紧紧抱住:“糖老大去哪?你去哪?我也去哪!”

宋翠花见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辛宝宝,拖着糖糖不让走,连忙去拽他:“宝宝放手,她是扫把星,谁沾了谁倒霉!”

“不是,糖老大才不是扫把星。我不要糖老大走,妈妈,别让糖老大走!”辛宝宝和糖糖相仿的年纪,也懂点事了,见他娘宋翠花铁了心要赶走糖糖,顿时急得大哭起来。

本就流着鼻涕的小脸,新涌出来的眼泪和鼻涕在脸上糊的更满,脏兮兮的小脸上,流出一条条混着尘土的黑道道。使劲呼气的时候,鼻子下面还吹出了一个硕大的鼻涕泡泡,大个的鼻涕泡泡惊得宋翠花赶紧松手。

可惜已经晚了,紧接着他们就看到大个的鼻涕泡泡砰的一声爆裂,溅了宋翠花一手不说,还弄脏了她新穿的的确良小碎花衬衫。

啊啊啊!

这可是宋翠花刚从镇上供销社扯的最新款布料,买回家后,自己裁了件上衣,只扯了五尺布就花了六块钱,还不算她连续辛苦两三个日夜的裁衣制衣!

要不是因为她肚子里怀了老二,自家男人都舍不得给她花这份钱!

心痛的她抬脚就往辛宝宝的屁.股上踹!

辛宝宝顿时扯着嗓子哀嚎起来。

哪怕屁.股被踹的生疼,可他依旧死死扒着糖糖不松手,惹得宋翠花更气,不顾肚子里多出来的那块肉,下手也更狠。

辛宝宝的哭声就和杀猪似的干嚎,很快惹来了住在附近的邻居。

秦家媳妇王秀娥和辛家只隔了一堵院墙。

平时两家人低头不见抬头见,隔壁咳嗽一声都能听得真真的,何况打骂孩子这么大的阵仗。

况且王秀娥还是个火爆脾气,老早就看拿孩子出气的宋翠花不顺眼了。

这时候更是拎着擀面杖就跑过来,指着宋翠花毫不含糊的骂道:“宋翠花你这人也太不是东西了,当初糖糖爸妈去市里卖扫帚走丢了,糖糖一个三四岁的奶娃子没人管,你看上了人家的十亩地,就把娃儿领家去了。现在地成你的了,你又有了身子,就想把糖糖撵出门,我给你说,你这么缺德会遭报应的!不想养也成!你把糖糖家的地,还有去年打的粮食都吐出来,不然我们就找村长评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