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危险

  • 深潜者,代号门神
  • 三等奉朝请
  • 2057字
  • 2022-03-22 14:50:55

就在刚才站台上大乱的时候,提着大皮箱的小方和那位儒雅中年男子老肖随着拥挤的人流,顺利地出了站。

两个人刚刚出站,站在马路旁边。

不远处的一辆黑色雪佛兰轿车,缓缓开了过来,车牌号沪—2662。可以想见这辆车在这里已经等了一些时间。

雪佛兰慢慢地开到两人身边,驾驶室窗户缓缓降了下来。

老肖使了个眼色,小方放下皮箱走了过去。

司机带了一副大墨镜,几乎遮住了半边脸,看不出年龄和相貌。

小方走上前问道:“是张府的车吗?”

司机看了小方一眼,一口标准的沪西话答道:“侬搞错了伐,阿拉是孙府的。”

小方马上接口道:“对对,孩子的舅舅姓孙。”

司机说道:“这就对了,你们是从杭州来的伐?”

小方摇头道:“不是,我们从杨白沟过来的。”

司机点点头,按了一下开关,咔哒一声,后备箱被打开了。

小方上前把那个大皮箱放进了后备箱后,盖好了箱盖。

司机一句话不说,点火欲走。小方说道:“回去告诉舅舅,看看家里是不是有人出门了,刚才我在车站看见大表哥了。”

司机听了一怔,点了点头,打火发动汽车离开。

小方见汽车远去,这才转过头,看见老肖像不认识自己一样,正在认真的观看路边电杆上的招租告示。

小方走过去高兴地说道:“老肖,东西拉走了,咱们的活干完了,今天可真险啊,还好运气好。”

老肖却没有笑,正色说道:“我们这一行可不能靠运气啊!看来我们内部出了问题,按理说不应该啊,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小方听了摇摇头没有说话,这些事不是他能管的。

老肖和小方,是沪西一个地下交通站的成员。

老肖是负责人,小方是交通员。

刚才搬进雪佛兰轿车的大皮箱内装的是一部电台!

他们奉了上级命令,从杭州上了这列火车,运送电台。

由于乘坐的是高等软卧席位,一路上并没有受到阻拦,没想到到了上海差点出了问题。

老肖和小方的任务,只是负责交通,将电台押送至出了上海火车站就算完成任务。

雪佛兰轿车以及交接时的暗语都是事先设定好的。至于到了上海之后,这部电台会被送去什么地方,更是和他二人毫无关系,这一切,都是组织纪律。

地下工作中的铁律:经过的人越少,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安全。这点作为老地下,老肖明白。

小方最后和司机说的那段话,就是提醒他们内部出了问题,但是问题出在哪?这些都得靠他们自己内查。

小方没有回答老肖的问题,当然老肖也没指望小方能回答他的问题。

小方对老肖说道:“老肖,咱们是住一夜还是现在就回去?”

老肖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就说道:“走,咱们去城隍庙,我请你吃老陈家的阳春面,然后看能雇上车不能,雇上就回沪西,雇不上就明天一早回。”

小方一听有好吃的,高兴的说道:“好啊,咱这就走吧?”

老肖点点头,二人朝着城隍庙方向走去。

陈铮从上海火车站的出站口走出来。

他出了车站,深吸了了一口空气,默默得地说了一声:“上海,我回来了!”

陈铮虽然不是上海人,但是他对于上海却一点也不陌生。

几年的地下斗争生活,让他几乎熟悉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刚才面对周彬时,陈铮提到了万里浪这个任务。

陈铮有些夸大其词了,可能万里浪仅仅是听说过他,但是绝对没有请他来上海。

对于万里浪,陈铮还是一个小人物。

让陈铮来上海的人,是另外一个人。

76号特务大队大队长章文杰。

章文杰和陈铮早就认识,而且还算是陈铮的上级。

在得知陈铮随着特务处的特务们扯到武汉,而且混的颇不如意以后,章文杰迅速给陈铮递过去了橄榄枝。

于是,陈铮带着另一个使命,风尘仆仆地赶到了上海。

他具体的任务,就是深度潜伏,随时等待上级需要时的唤醒。

什么时候上级会需要他?

当组织出现叛徒的时候!

当组织遇到危险的时候!

这些时候,就是陈铮—代号门神大显身手的时刻!

为了便于联络,组织上给了他一个接头地点和接头暗号。

接头地点是四马路的一家药店。店外如果挂着“今日名医坐诊”的牌子,就是安全信号,就可以接头了。

陈铮此时还不能去接头,按照惯例,他要判定那个地方是不是安全。

他来上海的目的,是为了锄奸。

组织刚刚遭受到打击,这个时候,没有一个地点绝对安全!

更何况是接头地点!

今天遇到的这个叛徒,是不是和自己来上海的使命有关?

看来不一定。

抓钱阿细的是警察总局特务科,而不是76号!

现在这边的环境,很让人担忧!

刚才在上海火车站办公楼二楼接受周彬盘问的时候,陈铮发现了许多的情况。

一个合格的情报员,总是能通过观察和逻辑分析,从各种蛛丝马迹上推敲出情报来。

比如说刚才陈铮就发现了几点问题。

第一,内部肯定出现了叛徒;

第二,这个叛徒不重要,所掌握的秘密不多,敌人对他也不够重视;

第三,这个特务已经彻底变节了,他所掌握的所有情况都招供了;

第四,今天应该是有一个重要的人,或者重要的事在上海站出现,而这个叛徒钱阿细知道一点情况,但是所知又不全,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最可怕就是第五点:可能钱阿细的上级,真正掌握秘密的人,也落入了敌人手中,此人意志坚强,目前为止没有变节!

陈铮想到这些情报,现在一定要想法传递给组织。

但是怎么传递呢?自己刚到上海,尚未和组织接上关系,情报上传给哪里呢?

唯一掌握的接头点,但是它安全吗?

来不及了,不能按照常规方法办了!也只能冒一下险了!

现在不正是组织出了叛徒,处于危险之中吗?

该是自己这个门神出手的时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