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叛徒

  • 深潜者,代号门神
  • 三等奉朝请
  • 2069字
  • 2022-03-19 19:56:23

陈铮也跟着扑了过去,踩着刚刚挣扎直起身子的叼烟男子胸口直追了下去。

叼烟男子此刻嘴里的烟,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了。手里的报纸也不见了。

他已经连被踩三次了!婶能忍,叔也不忍了!气急败坏的他举起手枪,连连扣动扳机。

“啪啪啪!”

清脆的枪声响彻了上海火车站。

混乱的车站一下子静了下来。

走路地不走了,跑步地也停了,人们都呆呆地望着这边。

陈铮歇斯底里地大喊道:“啊!有枪?是土匪,快跑啊!”

陈铮这一声大叫,就像发令枪一样,所有人又撒开脚丫跑了起来。

站台上十几名特务,听到枪声,立刻朝着枪声的方向挤过去。

特务们不时和对面挤过来的旅客发生碰撞。这些二货挤来挤去挤不过去,情急之下,将手枪高举头顶,随后啪啪啪的枪声也响了。

顷刻之间,站台上一片大乱!

陈铮追两步停两步,控制着速度,不紧不慢的追着小偷。

他不想轻易抓着小偷,但是也逼得那个瘦子小偷丝毫不敢停步。

瘦子小偷被追的东躲西闪,不时之间,踢翻了行李,撞翻了担子,周围的旅客纷纷向着出站口涌去,出站口瞬间挤满了人。

人太多了,检票员那里还顾得上检票,旅客们一窝蜂似的都冲了出去。

在这一窝蜂冲出的人群之中,就有老高和小方。

陈铮不紧不慢地追着瘦子小偷,眼睛也朝着周围四处观看情况。

站台上十几个人,正奋力向着开枪的地方挤去。

不用说,这十几个人定然就是特务。

站台四周一片大乱,旅客纷纷向出站口涌去,瘦子小偷也快跑到了出站口。

出站口的铁路职工和警察此时已经放弃了检票,他们被冲过来的旅客挤的东倒西歪。

一个年青的警察看到了瘦子小偷被陈铮追的跑过来,一伸手就想抓住瘦子。

小警察手刚探出去,就被身边老警察一把拦住,说道:“侬莫要触霉头!也不看看那小赤佬是谁的人。”

小警察一迟疑,问道:“谁的人?谁的人偷东西不都得抓吗?”

“新来的?我说看你这么面生。教教你,这是韩大头的人,交关厉害!咱们警务段长都不惹他,小兄弟莫要给自己找麻烦。”老警察说道。

“韩大头是谁?为什么不能惹他?”小警察问道。

“小兄弟莫要拎不清楚,整个上海滩都知道,韩大头是贼头!你可千万莫要招惹他!”老警察说道。

小警察听了点了点头,若有所悟,不再问了。

两个警察说话之间,瘦子小偷已经到了出站口。

陈铮一看出站口的旅客,走得差不多。加速跑了两步,一伸手就抓住了瘦子小偷的脖领子,向后一拽,脚下使了个绊儿,轻而易举地将瘦子小偷摔倒在地,劈手夺过了钱夹子。

陈铮翻了翻钱夹子,一看东西不少,这才松手放开了他,说道:“小赤佬腿挺快啊,让阿拉追得交关辛苦。”

上海火车站。

一站台办公楼。二楼一间办公室窗户前面。

一个身穿中山装,上衣口袋别着一杆钢笔,大约四十左右年纪的中年人,正用阴鸷的眼神,看着这一切。

在他身后,还站着两个人,显然都是他的下属。

“科长,下面乱套了,这帮子都是饭桶!一到办正事,全部傻眼!怎么办?要不封站抓人吧,要不然就全部跑光了!”一个身穿对襟裤褂的人开口说道。

被称作“科长”的中年人摇摇头,说道:“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封站抓人?动静太大!”

“那现在怎么办?饭煮夹生了!”另外一个身材微胖,也是一身中山装穿戴的人问道。

“科长”微一沉吟,说道:“打电话给出站口,把丢东西那个人的和小偷都带上来!”

“你,过来!”随后科长转头望向墙角,朝着地上蹲着的一个衣衫褴褛,脸上还有些残存血污,浑身哆嗦的人说道。

那人显然是受过刑了,而且貌似被打怕了。

“科长”轻轻一句话,在他耳朵里无异于雷鸣,身子不自禁地向后缩去。

身材微胖的那人上前一把就把他拎了起来,那人紧闭双眼,杀猪般的叫了起来。

胖子一脸鄙夷状骂道:“瞎鬼叫什么!还没有打你呢,科长叫你过去!”说完一把就把他搡了过去。

那人被搡地踉踉跄跄跌了过去,一下子摔倒在“科长”脚边。

科长不屑地用脚碰了碰了他,正眼都没有瞧他一眼,说道:“钱阿细,起来看看,是不是这趟车,有没有你认识的人。”

钱阿细哆哆嗦嗦地站起来,面向窗户,一脸恐慌地向下望去。

下面站台上此时是一片大乱,整个站台上都是惊慌失措的旅客。

钱阿细哭丧个脸说道:“周科长,我早就说过了,我就是个收电员。我所掌握的就是一组组的数字,至于数字的含义,只有掌握密码的人才知道。

今天有人送货进来的消息,是我偶尔听到的,别得我实在是不知道。”

周科长眼睛依然望着楼下,冷笑一声说道:“钱阿细,你再仔细想想,肯定能想出一点东西,要不然我让他们帮帮你?”

胖子和“对襟褂”听了这话,各自向前踏上了一步,一左一右挤住了钱阿细。

钱阿细吓得一抱头,连声叫道:“我想,我想。”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周科长鄙夷地瞪了一眼钱阿细,嘴角露出了一丝残酷地冷笑。

“我的耐性是有限的,你不要挑战我的极限!昨天宪兵队特高课还在问你的情况。你要是有兴趣,我待会儿就让人送你过去!”周科长话语中充满了残酷!

钱阿细吓坏了,跪爬着扑倒了周科长脚边,哭嚎着说道:“科长,科长,你说过我只要提供线索,就不送我去宪兵队吗?”

周科长一脚踢开了他,皱眉说道:“可是你没有用啊!你给我供出一个人了吗?我要你有用吗?”

钱阿细绝望地瘫坐到了地上。

突然之间,他像打了鸡血一样,再次嚎叫道:“周科长!我有重要情报!”

周科长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地冷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