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中间人

  • 圣武乐园
  • 光明木叶
  • 2356字
  • 2022-04-19 14:45:16

星辰号船票价格昂贵。

相当于一道无形的门槛,卡住了腰包不鼓的人。

每层甲板都设置了豪华宴会厅。

不同风格的专业古典乐队,给枯燥的远程旅行增添些许情调。

牧云走到舞池边,聆听小提琴家的演奏。

舞池中有一位穿深蓝色晚礼服的中年人。

他的名字是庄尼。

航路贸易的中间人。

庄尼留着整齐的胡子,身上喷了男士香水。

怀抱软玉温香,在舞池中肆意摇摆。

他不想当焦点,可惜舞技不允许。

不知不觉间,变成了领舞。

鹿瑶换好了黑色晚礼服,通过智能手环的追踪功能,也来到了舞池。

牧云伸出右手,邀请道:

“咱们也去跳舞。”

牧云和鹿瑶进入了舞池。

两人都是高手,很快转到庄尼夫妇身旁。

无论任何领域,杰出者都会产生惺惺相惜的念头。

当初庄尼依靠出众外形和舞技攀上高枝。

牧云和鹿瑶也能成功吸引他的注意力。

庄尼给了牧云一个微笑。

“你的舞姿相当洒脱。”

牧云拥有一双猿臂和长腿,练武的时候就讲究动作到位。

练舞也有着相同追求。

动作的起承转合行云流水。

重要的是到位。

“多谢夸奖。”

同行间无需太多沟通,默契自然建立。

乐队奏完一首曲子,暂时停下来休息。

鹿瑶主动开腔,夸奖庄夫人穿的紫色长裙,询问在哪里可以买到。

购物是女人的共有爱好。

她们很轻易地熟络起来。

“去喝一杯?”

“乐意之至。”

庄尼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中间人,有套独特的识人之术。

牧云的智能手环造价不菲。

这是藏货,为执行任务特意佩戴。

仅凭这一点,初步判断最少也是千万级别的富豪。

庄尼沉迷于赚大钱,却也不会拒绝蝇头小利。

多个朋友多条路是他做生意的信条。

侍者端着托盘,站在舞池旁边。

庄尼取了杯烈酒。

牧云还有至关重要的任务,拿起一杯香槟。

香槟代表胜利。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的手环是银河公司最新款产品。”庄尼假装不经意地验证自己的观察。

“你很懂行。”牧云压低声音,说道,“这款智能手环单价是115万华币。”

“作为过来人,我必须给你个忠告。”

“请讲。”

“你得对自己的女人好一点。

她很漂亮,而且身材火辣,不是吗?”

牧云惊出了一身冷汗。

若不是在行动前接触中间人庄尼,很难注意到和鹿瑶随身物品的单价并不匹配。

新婚夫妻的身份,可能在细微处崩塌。

“看来你是个耙耳朵。”牧云经历过大风浪,表面仍保持着镇定。

“宠老婆会发达。

鄙人不怕被笑话,这是助我白手起家的哲理。”

“多谢你的建议,我会将这句话谨记在心。”

庄尼袒露心声,为的是获取牧云信任。

只有彼此相信的伙伴,才能为他带来丰厚利润。

说到底,还是为了华币。

庄尼旁敲侧击,询问牧云的身份。

“我是开娱乐公司的,勉强赚点小钱。”

“乔先生谦虚了。

即便是在安定这种小城市,娱乐业吸金也是轻而易举。”

“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您。”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庄尼一连喝了几杯烈酒,打开话匣子。

牧云没有向城府极深的庄尼套取情报。

这项任务归属于另一桌的鹿瑶。

他的工作就是拖住庄尼。

画饼是最好的途径。

庄尼喜欢艺术。

传统的音乐、绘画和舞蹈,新潮的歌剧、电影与动漫,都是他心头所好。

赚来的是钱,享受的是生活。

“我近期有一个电影投资计划。”牧云假装不经意间画了个大饼。

“准备和谁合作?”庄尼上钩了。

“星马集团。”

“那一定是大手笔。”

庄尼深邃的眼神不再游弋。

他显然在思考这件事的利弊。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也准备投资。

只不过得先确认牧云的鉴赏能力,或者说专业水准。

庄尼提的问题相当专业。

只有内行才能对答如流。

牧云有万能答案。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这是我做生意的理念。”他语气很坚定,连自己都骗过了,“我会选择好的制片人和导演,然后把充足的资金交给他们。”

庄尼被成功说服。

“看来你们谈得很投机。”

庄夫人挽着鹿瑶的手走到桌边。

庄尼笑着回道:“我们在谈生意。”

“亲爱的,你答应我只做一笔生意,剩余时间陪我度假。

难道又忘了吗?”

庄尼表情略有点不自然。

旋即又恢复平静。

“这次的生意属于爱好,不会占用私人时间。”

“是吗?说来听听。”

鹿瑶坐到牧云身边,右手在桌子底下比了个OK手势。

意思是她套取到了有价值的情报。

牧云明白要找机会开溜了。

不过必须得将投资电影的事谈妥,否则容易节外生枝。

牧云向庄夫人详细介绍了生意内容。

“这是件好事。”庄夫人很开心,“不过我们能得到冠名权吗?”

“制片人可以写您的名字。”

庄夫人当即口头应允了这笔生意。

“我和您的夫人保持联络,那样更方便。”

牧云解锁智能手环,递给了鹿瑶。

庄尼露出会心的笑容。

鹿瑶本想推辞,与牧云眼神对视,明白非要不可。

“还算你识相。”她戴上牧云的智能手环,立即感受到了高档货的好处。

不仅特殊电波更加清晰,而且有提神醒脑的功效。

鹿瑶和庄夫人连通了手环。

牧云站起身,说道:“我想到甲板上透透气。”

“庄先生、庄太太,我们就先告辞了。”

牧云揽着鹿瑶纤细腰肢,离开了热闹的舞池。

庄尼看着牧云的背影,问庄夫人道:

“那个女人有没有异常?”

“她问了我关于生意的事。”

“你告诉她了?”

“她得到的是假情报。”

庄尼脸上展露笑颜。

“夫人,咱们再舞一曲。”

“乐意奉陪。”

庄尼夫妇又踏进了舞池。

……

牧云和鹿瑶站在甲板,假装观看静谧的星河。

鹿瑶低声分享她获取的情报。

“庄夫人说他们运送的是一批草药,存放在底层货舱。”

“这是假情报。”牧云根本不用细想,便做出了判断。

庄尼夫妇能做到黑白两道通吃,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纯真。

若是轻信他们的话,不仅会导致任务失败,还容易身陷险境。

鹿瑶显然不是经验丰富的执法官。

“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的任务是回到房间,同我的假身待在一起。”

她不想回客房:“我想和你一起行动。”

“这是命令!”

鹿瑶又咬起了嘴唇。

“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不想任务失败,就照我说的做。”

作为妥协方案,牧云陪同鹿瑶返回房间。

他换了身衣服,乔装成另一副模样。

打开一道门缝,确认走廊无人,趁机离开。

事先呼叫的侍者正在另一条走廊中等候。

侍者端着早餐托盘,只觉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

牧云拖着他前往洗手间,换上侍者外套,端起托盘,返回庄尼夫妇所在的舞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