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58.进阶的真谛

  • 圣武乐园
  • 光明木叶
  • 6341字
  • 2022-05-15 23:59:19

牧云退掉了哲学,选修科目仅余下推理。

严格意义来讲,每周只有两节课。

学院的武技老师有时还需向牧云请教,对于精通全武技的牧云来说,武技课的时间向来可以自由支配。

鹿瑶不适合学习武技,重新报名神奇药剂和超能实战学。

她和安莉一起去上课。

身体强化室中只有牧云。

做过热身运动后,牧云跳进擂台,独自演练武技。

不知为何,总觉心境浮躁,招式变得散乱,甚至于破绽百出。

牧云从未经历过这种状态。

节奏缓慢的太极拳,也没能挽救纷乱心绪。

盘腿坐在擂台上,闭目深呼吸调整。

虚空之门的事就像一个解不开的结,究竟该如何面对,彻底扰乱了他的思维。

超能门开启。

“我就知道班长在这里!”安莉的声音传进牧云耳朵。

他睁开眼,只见留着爆炸头的安达穿了一件金色道服,看上去年轻了几岁。

“原来你窝在这里。”安达的嗓门一如既往,“我还以为你会趁着好天气去赶海。

安莉说你是个武痴,一定在身体强化室,看来是她更了解你。”

牧云站起身,问道:

“伯父,您找我有事吗?”

“有些问题想跟你探讨一番。”

“在这里?”

“去海边吧,顺便赶海。”

牧云经过了剧烈运动,浑身都是汗水,本打算洗过澡再去海边。

“我是想教你一些东西,又不是要去参加颁奖典礼。

再说男人糙一点没什么不好。”

安达不拘小节的性格,正是牧云所缺乏的特质。

安莉也想去海边。

“你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才考进超能学院,可不能因为挂科被退学。”

安莉立马打消赶海的念头,匆匆跑回教室上课。

她使用的理由是尿遁,回课堂顺理成章。

牧云租了辆飞车。

司机见两人身穿道服,以为是去执行任务的师生,于路保持着沉默。

飞车停在海边,收款之后,司机转程返回学院。

荷叶岛面积大约为圣武城的一半。

根据牧马和超能学院签订的永久合同,除了学院内的教授和学员,只有原住民能在岛上长期居住。

绵长的海岸线,保持着最初的风貌。

“你可以捡些海星和贝壳,送给你老婆。”说完,安达开始捡海边的贝壳。

牧云这才发现,他没有穿鞋,光着脚来了海边。

「莫非安伯父就是来海边玩的?」

他晚上还有八进四的比赛要打,刚才的训练过程并不顺利,没时间陪童心未泯的大叔胡闹。

“安伯父,这次来海边主要就是赶海吗?”

“当然,搞点子海货,回去改善一下生活。”安达回答地相当坦然。

“可是我晚上还有比赛要打。”

“正因为你有比赛,我才要把你从训练室里拉出来。”

牧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安达都不像武学宗师。

不过敢开武馆的男人,至少不可能是骗子。

“为什么要这么做?”

安达捡了一堆漂亮的贝壳,笑道:

“我能看出来你最近压力很大,而且心绪烦乱。

这种情况不适宜练习武技,容易产生反效果。”

“那该怎么办?”牧云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

“你应该卸下包袱,把练习武技和打比赛当作快乐的事。

如果你从中找不到乐趣,就应该主动放弃。”安达边走边说,突然惊叫一声。

原来是被螃蟹夹到了脚。

安达掰开螃蟹的钳子,把它放回沙滩,目送它跑回海里。

牧云看着安达,反复思索他方才所说的话。

自从承担的责任越来越重,牧云的心态远不如进学院之前松弛,也少了那些无厘头的搞怪。

他仿佛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一个不苟言笑,以天下为公的大英雄。

这不是牧云的理想和追求。

即便要当大英雄,也不能抛掉欢乐。

“今天就赶海,不想其它的事。”牧云抛下学系之间的成见,也不去想如何解决虚空之门,脸上重新绽放出灿烂笑容。

赶海就像是开盲盒,自带乐趣。

牧云很快就忘却了烦恼。

不仅可以感受脚踩沙砾的奇妙触感,海水随着波浪覆盖脚面,带来一阵清凉,也是不常有的体验。

“这里哪儿都好,就一点不妥。”安达把捡到的海货装进袋子,不无遗憾地说。

“哪里不妥了?”牧云捡起一个海星。

它的吸盘吸住了牧云的手掌。

“没有比基尼美女。”

判断一个男人好不好色的方法,就是用手指探他的鼻息。

只要还出气,就可以鉴定为好色。

“这倒是,不过咱们是成了家的人,无福消受那些美女。”

“搭讪不可取,看看又不犯忌讳。”

“仁者见仁吧。”

牧云走到安达身边,把海星扔进了他的袋子。

“这岛上有卖小龙虾的吗?”

“您爱吃小龙虾?”

“你伯母爱吃。”

“安伯父,我真搞不懂您了。”

“搞不懂什么?”

“您想看比基尼美女,可心里又惦记着老婆。”

“这就是你稚嫩的地方,看美女是爱好,但对老婆是真爱。

没有任何矛盾之处。”

“看来我还得多向您请教。”

安达扎好了袋子封口,见远处有个石台,说道:

“咱们去那边坐坐吧。”

牧云知道安达有话要说。

两人坐在石台上,拉开了点距离。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想讲讲我的故事。”

“我当然有兴趣。”牧云是聪明人,明白安达不会无缘无故讲述往事。

安达是碧水城土著,从小在海边长大。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靠赶海为生。

他上边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

父母在码头工作,没时间照料七个孩子。

哥哥和姐姐去附近的镇子上学。

照顾弟弟和妹妹的工作落在了安达的肩头。

他读过几年书,认识一些字。

闲暇之余,最爱看民间故事。

牧云曾读过的《蓝星上古传说》,正是安达的最爱。

他反复阅读神圣武士秦广的故事,迷恋上了武师这个职业。

奈何既没有天赋,也没有足够的金钱。

他只能厚着脸皮,趁不忙的时候跑到镇上偷学武馆师傅的武技。

每次被发现都会受到严厉的警告,甚至挨一顿毒打。

师傅们不动手,打他的都是学艺的小孩。

他们吃了师傅的苦,把气撒在安达身上。

即便如此,也无法浇灭安达心中憧憬武技的火焰。

过了大约三年,他的执着终于打动了武馆师傅,想要招收他进武馆。

安达没有钱,不得不忍痛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

彼时他已经积累了足够的武技,只差练习和实战经验。

安达开始和树对打,与水交手,甚至于和自家的狗较量。

经年累月,到达了修炼提升的瓶颈。

“瓶颈也就是所谓的武师极限。”安达解释何为瓶颈。

牧云想继续听,所以没有开口,只是点头回应。

自学成才的安达自以为有了不俗战力,跑到镇上去踢馆,结果被揍了个鼻青脸肿。

他只好灰溜溜地跑回家。

挫败感没有击垮生性乐观的安达,没过几天,他就又投入了日常训练。

因为在安达的意识里,练习武技是能够令他身心愉悦的事情。

不知从何时起,他仿佛能听见花草树木的呼吸,可以理解海浪的跃动。

在此期间,安达的武技突飞猛进。

信心满满的安达,又一次到镇子上去踢馆。

结果和上次一样,败在了强大的武师手下。

唯一不同的是,武馆师傅免费收留了他。

正是在武馆学艺期间,安达认识了武馆师傅的女儿秋影。

她是个有点忧郁的女人,安达每天都逗她开心。

两人感情逐渐升温。

令人惊奇的是,武馆师傅并没有反对,将女儿嫁给一穷二白的安达。

病逝之后,更是将武馆传给了他。

只不过安达确实没有经营天赋,加上自身实力不强,把武馆干到了倒闭。

安达苦笑道:“然后我们就来投奔二女儿安莉了。

我和她妈妈都是没有天赋的人,她也资质平平,但靠着过人的执着,完成了我想都不敢想的事。”

“您说的是考进超能学院?”

“没错。”安达说道,“恕我直言,尽管你很厉害,而且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

但在我心目中,我二女儿才是真正的武师。”

“难道我不配吗?”

“你杀心太重,而且喜欢好勇斗狠,有违武道。”安达经过和牧云的接触,判断出他是个抗压能力很强的年轻人,直抒胸臆,指出他的缺点。

“今天和您的对话,晚辈受益良多。”

“别着急,好戏还在后头呢。”

“洗耳恭听。”牧云像个海绵,疯狂汲取武技之外的东西。

他穿越时自带全属性武技,使得拜师学艺有点多余。

从来没人跟他讲过这些东西。

“你听说过进阶武技吗?”

“当然听说过。”

牧云入学第一天,就将振兴武师这个职业的希望寄托在进阶武技上边。

“那是我发明的东西,只不过没有名称,是采访我的记者起了这个名字。”

安达的话,令牧云吃了一惊。

他没想到其貌不扬的安达,竟然真的是个武学宗师。

“你有仔细听我讲的故事吗?”安达问牧云。

牧云心领神会,说道:

“您是说,听见花草树木的呼吸,理解海浪的低语?”

“没那么醋溜,不过确实就是进阶武技的奥秘。”

“照这么说,可以理解为天人合一。

不是武技进阶了,而是武师能够运用自然的力量,使武技发挥出前所未有的威力。”

安达竖起了大拇指。

“我果然没看错你——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

“您过奖了。”

“我是个喜欢讲实话的人,解说员称呼你为「武师之星」,在我看来非常正确。”

“您今天的表现,让我看到了武学宗师是什么样的。”牧云微笑道,“我要向您学习。

不只如此,还要让碧水城倒闭的武馆在圣武城复活。”

安达开怀大笑,直笑到肚子痛。

“你还是第一个称我为武学宗师的人。”

“这是我的荣幸。”

“你小子嘴真甜,怪不得能讨到个既漂亮,身材又好的老婆。”

“这点很像您。”

“这句有意思,把咱俩都夸了。”安达站起身,话锋一转,“咱们该回学院了,中午吃小龙虾,我请客。”

“还是我请吧。”

“上道。”

……

牧云买了十斤小龙虾,两条鲤鱼和一些海鲜,带到了安家临时居住的教工宿舍。

教工宿舍三室两厅,条件不比居民楼差。

白羽到学院食堂打包回米饭和素菜,众人一起聚餐。

武朝阳也来了。

他约了苏芸教授。

出于对安莉一家的好奇,苏教授欣然赴约。

不多不少,正好十个人。

鹿瑶穿上围裙,说道:“我来给你们做海鲜宴。”

牧云惊道:“你还懂厨艺?”

“何止是懂,可以说是精通。”

牧云前往厨房,帮鹿瑶打下手。

鹿瑶刀工娴熟,掌勺颇有大厨风范,爆炒小龙虾出锅,香气四溢。

牧云尝了一只,竖起大拇指道:“太赞了!”

“什么意思?”鹿瑶不知赞为何意。

“就是厨艺太棒了的意思。”

鹿瑶笑得很开心:“先把小龙虾端到餐桌上吧。”

白羽喊道:“我来端盘子。”

他得在安达和秋影面前,展现出勤快的一面。

牧云已经修成正果,乐于将表现的机会让给仍在路上的伙伴。

爆炒蛤蜊和爆炒螺蛳相继上桌,最后一道菜是红烧鲤鱼。

鹿瑶的话不假,她的厨艺丝毫不亚于酒店的大厨。

她炒的几道菜被十个人扫了个精光。

牧云、安达和安莉是大胃王,觉得不尽兴,只不过已吃了半饱,只好将打包来的鲜菜清盘。

吃干净最后一粒米,牧云满足地拍了拍肚子。

白羽和安莉负责收拾餐桌。

其余人在客厅闲聊。

秋影笑道:“你找了个好老婆,可得好好珍惜。”

“我会谨记您的建议。”

牧云和安达在海边聊过之后,意识到因为年轻,很容易走上弯路。

多听长辈教导,绝对算不上一件坏事。

鹿瑶坐在牧云的沙发扶手,微笑听他们讲话。

她是个情商极高的女人,懂得何时开口,何时将话语权交给男人。

一生中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牧马,选定她为儿媳人选,绝非一时冲动。

苏芸趁闲聊间隙,问道:

“牧云,你有多大把握能获得对抗赛的冠军?”

“如果您昨天问我,我的回答会很中二。

今天的答案有所不同。”

“哦?”苏芸感到好奇,“你现在的答案是什么?”

“我会享受比赛,结果没那么重要。”

“不重要吗?”苏芸看向武朝阳。

她很清楚,战斗系急需对抗赛冠军来撑场面。

武朝阳解释道:

“战斗系确实需要一个冠军,不过牧云在圣武城所做的事,比夺得冠军更有意义。”

“希望这是你的真心话。”

“如假包换。”武朝阳说道,“我相信牧云心里明白,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东西,不然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独闯龙潭。”

“这话在理。”苏芸毕竟也是教授,哪怕身为不同系,也为牧云在圣武城的事迹感到骄傲,“今天你的对手是我的学员,希望你能让他认识到不足。”

“无论对手是谁,我都会全力以赴。”

……

圣武城的居民以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没有闲钱和自由。

如今市政厅发了补助金,市民们有了基础保障。

账户里有积蓄的市民乘船来到荷叶岛,现场支持牧云。

乔农为增强超能学院在圣武城的影响力,为日后凝聚力量铺路,削减门票价格,让想要看搏击的游客能平价入场。

牧云坐在观众席,有许多观众特地过来感谢他。

安莉看着一位年轻人的背影问道:“这些都是圣武城的人吗?”

白羽说道:“他衣服上的徽标是青龙军的标志。”

“你从哪儿知道的。”安莉转头看向白羽,眼神中满是赞赏和倾慕。

“《龙城日报》电子版刊登了这些信息,还将10月10日定为纪念日。

我对猎奇感兴趣,所以恰好知道这些。”

安莉看上去想要亲吻白羽。

白羽有点木,没有读懂安莉的眼神。

鹿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却也不知该如何帮他们挑明。

感情这种事得男女双方互相靠近,旁人起不了太大作用。

激烈的战斗,很快分散了鹿瑶的注意力。

第一场八进四的战斗,是由时彦对阵同系学员冯磊。

两人皆是身强力壮的实战派,打斗场面比武师对战还要夺人眼球。

拳拳到肉。

每次出击都想取对方性命。

陆磊作为主管教授,随时做好出手中断比赛的准备。

华倩医师有妙手回春的医术,也不能使人起死回生。

保证学员生命安全是淘汰赛阶段的要务。

战斗愈演愈烈。

冯磊急于取胜,变化出了两个分身。

“冯磊要输了。”鹿瑶提前预判到了结果。

原本势均力敌的战斗,在刹那间分出了胜负。

牧云清楚原因。

冯磊想通过数量取胜,却忽略了和时彦几乎相当的实力。

分身势必会分走本体能量,胜利天平就在做出这个决策的同时倒向了时彦。

时彦捶胸怒吼,肆意庆祝又一次打进半决赛。

他看了昨天的比赛,没敢再挑衅牧云。

其余人的战斗也没有太多变化。

七点半钟,牧云起身离开观众席。

鹿瑶陪同前往更衣室。

两人经过观众席过道时,收获了比昨天更强烈的谩骂和嘘声。

牧云没有理会,只当是一阵没来由的猩风。

鹿瑶已经将对手资料发给了牧云,主要工作是帮他按摩放松和整理道服。

她没有提供建议,始终保持安静。

解说员赵强依然保持着打了鸡血的状态。

由于他的倾向性过于明显,有多少人喜欢他的风格,就有多少人讨厌。

“看不到圣武先生的比赛,我简直是度日如年,昨天一脚定胜负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今天他又能拿出怎样精彩的表现……”

赵强讲话很有节奏感,听觉效果很棒,顺着他的解说走,很容易感受到竞赛的激情。

牧云又是压轴出场。

另外三名确定晋级半决赛的选手,重点关注他的比赛。

由于雷明和时彦在同一分区,时彦已经开始畅想季军赛该怎么打。

他没有放弃幻想,希望牧云的对手能够爆冷。

“万驰,拿出真本事,千万不要输给战斗系那个臭小子!”时彦坐在前排座位。

他改变了策略,不再嘲讽油盐不进的牧云,转而激励同系选手万驰。

万驰穿着藏青色长袍,身高和牧云相差无几,身型壮硕,看上去像一头强壮的公牛。

“事先声明,我不是近战类型。

听说武师讲究「点到为止」,你下手可别太重。”

与粗犷的外形相比,万驰拥有略显怂包的性格。

他是重力超能者,刚开场就暴露了弱点。

时彦在台下暗骂道:

「这个傻瓜,真是太蠢了!

如果不主动暴露弱点,以他的体格,牧云得浪费好多时间!」

他低估了鹿瑶的分析报告。

牧云对万驰的特点,包括性格软肋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陆磊朗声宣布道:“最后一场八进四的比赛,预备……开始!”

接着摇响了铜铃。

牧云抱拳施礼。

忽觉周围空气变得粘稠,空间仿佛在急剧压缩,关节发出咔吧作响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圣武先生迟迟没有行动。”赵强不了解万驰的能力,以为牧云在愣神。

其实他是被超重力压制在了原地。

明眼人都能看出万驰是把握住了牧云抱拳的刹那,率先发难,限制他超乎常人的速度。

「原来还可以这样。」明宇和牧云同处一个分组,已经进入半决赛。

如果牧云获得本场胜利,将和他在半决赛正面对决。

牧云的习惯,成为了可以被利用的点。

万驰左手掌心对准牧云,缓慢走到他身前。

牧云只有眼睛能动,不过充血的眼球影响到了视线。

“对不住,虽然有点胜之不武,但我还是想赢下这场比赛。”

万驰攥紧右拳,施加超重力,猛然锤向牧云胸口。

圣武城观众期待的灵巧闪避没有出现。

万驰轰出的拳头,正面击中目标。

并没有骨断筋折的声响。

「怎么回事,是我的超重力没有发挥出来吗?」万驰产生自我怀疑,攥紧拳头,准备再度重击。

牧云抗击打能力异乎寻常,但也不得不承认,万驰的重击太过凶悍。

再正面挨一下,必然会失去战斗能力。

他不想输。

安达在海边的话,蓦然浮现于脑海。

「万物皆有呼吸,超重力施加给我的身体,但细胞仍然可以移动。」

这是顷刻间完成的想法。

万驰的重拳砸中了空气。

牧云出现在了五步以外的地方。

虽然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如何做到,但刚才的瞬间,毫无疑问地施展出了传说中的武技——瞬间移动。

安达险些惊掉下巴。

他没想到上午刚讲完进阶武技的奥秘,同一天晚上牧云便能领悟。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就是天生的武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