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56.欢乐的安家人

  • 圣武乐园
  • 光明木叶
  • 5282字
  • 2022-05-13 23:51:59

周二上午刮起了海风。

对学员们来说,这是个新鲜体验。

牧云和鹿瑶坐在白云书屋,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外边的景象。

道路两旁的树木随风摇摆,被吹得弯下了腰。

树叶贴近地面,随时有可能折断。

荷叶岛内置的天候调节器开始工作,减缓岛屿附近风力,使暴风雨降到不影响出行的程度。

当然,这也是超能科技的一部分。

牧云没办法收购直属于联邦长老院的猎鹰科技公司,转而将目光投向了银河公司。

银河公司对牧云入主持开放态度。

毕竟他们被猎鹰科技公司压榨了大量市场,希望借助牧云的雄厚实力。

阿隆全权代表牧云,前往科技城与银河高层洽谈收购股份,由牧云担任最大股东的事宜。

“这种天气,海上安全吗?”鹿瑶望着远处波涛汹涌的海平面,不禁有些担忧。

白羽陪同安莉离开了荷叶岛,去接远道而来参观荷叶岛的家人。

这种天气对航船的安全性能是极大考验,所以白羽租了潜艇。

牧云笑道:“若是从前,这确实需要担心。

以蓝星的科技水准,这点风浪算不得什么。”

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为早上七点四十五。

牧云去上逻辑推理课。

鹿瑶回寝室,锻炼自己的暗影超能力。

根据典籍记载,暗影超能力觉醒之后,可以通过影子模拟形态,从而使本体变形。

由于没有使用神奇药剂,可以骗过探测设备。

战斗力稍弱,功能性极强。

她想跟上牧云的步伐,尽快提升实力,争取在虚空之门开启后,能为人类世界贡献一份力量。

由于白羽请了假,只有牧云一个学生来到了推理教室。

陈奇教授许久未见牧云,来得比平时更早。

他身为功勋退役执法官,了解关于杜宁的内幕。

白羽有事请假,正好创造出单聊环境。

“牧云,我听说了你在圣武城里的光辉事迹,真是了不起的成就!”陈奇教授对牧云向来不吝赞美。

“教授,您过奖了。”

牧云不是喜欢躺在功劳簿上的人,不希望别人总提起拯救圣武城的事。

只不过那已经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甚至被写进了圣武城史册。

陈奇教授懂察言观色,能看出牧云不喜欢这种寒暄,切入了正题:

“虽然你从未见过杜宁,但经过几次隔空较量,想必也多少了解了他这个人。”

“数百万战力,富可敌国,野心家。”牧云说出对杜宁的印象。

“这些只是表象。”

“这些特质,足以概括一个人的性格了。”

陈奇教授没卖关子,讲述杜宁的独特之处:

“杜宁的超能基因和指纹等信息都没有被治安队总部收录,不过根据销毁前的样本分析,他很可能从上古时代一直活到了现在。”

“难道蓝星真的有长生不老药?”牧云并不怀疑陈奇教授的话,不免产生了疑惑。

“至少以目前的超能医术,无法做到使人长生不老。”

“他有没有可能穿梭到了未来,从某个节点带回长生不老药?”

“你说的这个假设,成立的可能性也很低。”

“为什么?”

“杜宁得从上古时代穿梭到数万年之后的超现代,跨度实在太大,”陈奇教授微笑解释道,“除非真的有神仙,不然根本不可能做到。”

牧云化身十万个为什么,继续刨根问底:

“您是否知道个中原因?”

“治安队总部曾对杜宁的血液样本进行过分离解析,得出的结论是他很有可能来自于虚空之门另一边的世界。”

牧云睁大了双眼,不自觉提高了声音:

“这也就是说,古国时期虚空之门曾开启过!”

“你很聪明,一猜即中。”

“那不是个很古老的神话传说吗?”

“如果杜宁真的是不死族,那以生命为代价,封印住虚空之门的神圣武士可能也不是凭空捏造。”

“这件事应该直接问杜宁。”

“傻孩子,你觉得他会说吗?”

“这倒也是。”

“其实碧水城也和杜宁脱不开关系。”陈奇教授又透露了一个秘密。

牧云头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有了个大胆的假设:

“教授,有没有可能刘祎是杜宁的超能分身,帮他创立某个教派,以期在碧水城达成某种目的。”

“你的推理方向是正确的,”陈奇教授以前犹豫过是否要将秘闻讲给牧云,如今已没有疑虑,“悬案前后,杜宁的实力堪称天壤之别。

以前他只是个被重点关注的危险分子,现在已经发展为令联邦长老无比头疼的存在。”

“如果杜宁是不死族,那虚空之门的封印出现松动,是否也和他有关呢?”

“我没有证据,只能依靠经验得出结论:杜宁攻击过封印,使封印产生了裂缝。”

陈奇教授告诉牧云的事,仿佛一条看不见的丝线,将所有事情联系到了一起。

前因后果,变得无比明晰。

杜宁是上古时代虚空之门开启后留在蓝星的不死族残党,或许是带着任务,也可能是出于本能。

数万年间他始终在提升实力,等待再度开启虚空之门。

碧水城当时的神秘教派,可能也与异世界有关,所以没有任何相关记载。

杜宁的超能分身刘祎达成目的之后,主动制造一起悬案,连同神秘教派成为了历史尘埃。

此后,力量足够强大的杜宁来到了距离圣武城较近的钻石城,暗中觊觎虚空之门。

曹龙和庄尼起初很愿意和实力强大的杜宁合作,发现他的异常之后,已经泥足深陷。

无法与杜宁匹敌的两个老江湖,以超能炸弹核心为诱饵,策划出星辰号行动的假死事件。

安定城陷入混乱,牧云于危难之际帮助市民剿灭黑暗势力。

城市涅槃重生,变成了圣武城。

牧云将自己的分析讲述一遍。

陈奇教授赞道:

“你很会运用自己的头脑。

这基本就是最接近真相的推测。”

“还有一个问题,究竟是杨勇想拉我入局,还是另有其人?”

“联邦长老院更倾向于借鉴以往的成功经验,而不是摸索出另一套方案。

换言之,他们在蓝星寻找有潜力的武师已有多年。”

“我成了他们的目标。”

“没办法,你的武学天赋实在是太高了。”陈奇教授道,“我看了车轮战的录像,那些超能学员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我活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强的武师。”

更可怕的一点是牧云还没有进阶武技,已经成为蓝星最顶尖的武师之一。

假以时日,究竟能成长到哪种地步,没有任何参考答案。

未来只能由牧云自己书写。

陈奇教授回到办公桌后边,将推理课剩余时间留给牧云,让他独自消化获取的信息。

牧云恍惚觉得,已经有某种使命落在了他的肩头。

……

安莉和白羽站在避风港,等待安莉家人。

嘀嘀。

“我的家人到港口了,咱们得出去迎接。”

白羽听着外边狂吼的风声,有点心虚。

他没有武技或超能基础,脆弱的小身板,似乎随时有可能被风刮跑。

不过来的是安莉家人,身为追求者,他只能硬着头皮离开避风港。

安莉比外表看上去强壮,见白羽被风刮得趔趔趄趄,拉住了他的手,以防被风吹散。

这种暴风天气,常人根本不适合出行。

白羽的头脑价值连城,身体天赋甚至及不上常人。

拉着安莉的手,白羽还是有些紧张,掌心出了汗。

寒风凌冽的暴雨,阻碍了视线,能见度不高。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抵达旅客下船的港口。

“莉莉,是你吗?”隔着老远,就听到狂风中传来中气十足的声音。

“老爸,老妈,老姐,老弟,我来接你们啦!”安莉的嗓门,比他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撒开白羽的手,奔向了家人。

安达张开双臂,和久违的女儿拥抱。

“那位就是你所说的天才武师吗?”头发卷曲的安达看见了在风暴中站立不稳,却仍然倔强向他们走来的白羽,问怀抱中的女儿。

安莉转过身,正好看见白羽被风刮倒,急忙跑回去把他拉起。

安达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他希望女儿能和强壮的男生来往,而不是弱不禁风的小白脸。

安莉的母亲名叫秋影,和沉迷于武道,神经大条的安达先生不同,她是个很温柔的女人。

“这位是你的同学吗?”秋影问。

“他叫白羽。”

“会武术吗?”安达问。

白羽还没和安莉确立关系,不过就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见到安莉父母,不自觉有点紧张。

尤其是留着八字胡的安达,使他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我只会一点。”

“那就是不会喽。”安达大咧咧道,“我反对你们拍拖。”

“老爸,我们还没拍拖呢。”安莉反驳父亲。

“那正好,去和那个天才武师交往吧。

哪怕倒贴,我也愿意。”

“安达,你在说什么胡话!”秋影语气有点严厉。

安达怕老婆,憨笑道:“我就是开个玩笑。”

接着俯身凑近安莉,低声道:“刚才那句话是应付你妈,争取把那个天才武师拿下。”

“人家已经结婚了。”

“没事,你可以做小。”

安莉差点昏厥。

白羽不了解安莉的家人,涨红着脸,始终不敢接话。

小插曲过后,一家人排成一队,后边的人抓住前边人的臂膀,沉稳地进入白羽租赁的潜艇。

潜进水面以下,可以从视窗屏幕看到波澜起伏的海面。

“真是高科技!”进入潜艇以后,安达的嘴就没有停过。

白羽出于礼貌,边驾驶潜艇,边给他讲解各种功能。

安莉的姐姐安然和她长得很像,两人正在修理顽皮的小弟安林。

秋影对这种热闹景象见怪不怪。

她服下了晕船药,躺在床上休息。

圣武港距离荷叶岛几十公里,半小时后便抵达了目的地。

潜艇上浮,靠岸停好。

安达想要开启舱门,结果按下鱼雷发射按钮。

幸好没有携带武器,不然非得惹出麻烦不可。

白羽面对未来的岳父,什么都不敢说。

“我按错按钮了。”

“没关系,按那个蓝色按钮,舱门就能打开。”

舱门开启。

安达搀起了秋影,朝白羽挤眉弄眼,暗示不要讲他曾偷偷开潜艇的事。

白羽自然不敢打小报告。

安林眉眼和安莉很像,脸上有许多雀斑,性格和安达有几分相似。

他年纪小,个子约莫到白羽肩膀。

抬起手,暗中用手指戳白羽。

白羽以为被什么叮了一下,转过头,发现了身后的小萝卜头。

“小弟,你怎么了?”

“你是不是想泡我二姐?”安林嗓门也不小。

白羽急忙捂住他的嘴,低声道:“是啊,怎么了。”

“那你负责提行李。”

白羽拖着安莉一家的行李走出潜艇。

虽然岛上风雨很小,但沉重的行李箱对他也是个极大的挑战。

不过为了让安达看到他男子汉的一面,咬牙苦撑。

海岸到出租飞车之间的路,显得格外漫长。

秋影身体好了点,回头看见白羽涨红了脸,艰难地拖着行李,急忙说道:

“莉莉,你去帮他拿行李。”

安达阻拦道:

“让那小子来,身为一个男人,这种脆弱的身板可扛不住风浪。”

听了这句话,白羽急忙又打起精神,说道:

“阿姨,这点行李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事。”

说完,他瞥见正在偷笑的安林。

心里暗骂一声臭小子。

不过那是他未来小舅子,同样没奈何。

安莉租了辆飞车,将行李放进后备厢时,偷偷帮助白羽。

飞车有三排座位,白羽和安林坐一排。

可能是在潜艇上被两个姐姐欺负得很惨,安林在背后讲起了安莉的坏话。

“你看走眼了,我二姐是个母老虎。”安林压低声音,像在讲一件有趣的秘闻。

白羽差点憋不住笑。

“小林子,我警告你,再敢乱讲我就要修理你了。”安莉朝后排座位挥了挥拳头。

安林立马变乖。

等安莉转头看向前边,比了个鬼脸,转头跟白羽无声说道:

“看,我没说错吧。”

白羽读懂了唇语,却装起了糊涂。

安达成功把司机聊烦了。

司机收了车费,急忙踩一脚油门,甚至连拉回头客的想法都没有。

牧云和鹿瑶接到了安莉的消息,来校门口接他们。

安达见到牧云,眼神发亮,赞道:

“好一个威武雄壮的小伙子!”

“伯父过奖了。”牧云微笑回应。

“你要是再增加点肌肉围度,会显得更威猛。”安达一旦打开话匣子,根本停不下来。

“太强壮会损失速度和敏捷,动态均衡才是最佳状态。”

“有见地!”安达说道,“可惜我的武馆倒闭了,不然真想聘请你当武师。”

“老爸,你又满嘴跑火车了。”安莉无奈道,“班长拯救了圣武城,小武馆可请不起他。”

安达来了兴致:“详细说说。”

牧云不想讲,架不住安达一直追问,只好讲述一遍。

“班长,”安达以为牧云名字是班长,跟着安莉这么叫,“既然你在圣武城有这么大影响力,能不能帮我们一家找所房子。

租金等我手头宽裕了再付给你。”

安达说这句话时,声音低到几乎听不清。

这与他大咧咧的风格明显不符。

“白羽会帮你搞定这件事。”

“白羽是谁?”

“就是拖行李的那个男生。”

“他也很有影响力吗?”

“不光有影响力,还精通超能科技,是个天才。”白羽在安达面前,明着捧好友。

“嘿嘿,那我就不反对安莉和他交往了。”

安达又恢复了话痨本性。

鹿瑶提前知会导师武朝阳,让安家人暂时住进闲置教工的单独寝室,待找好居所后再搬出去住。

安达没帮着收拾,也没让牧云帮忙,把他拉到外边。

“你今晚和超能者对战吗?”

“对,学系对抗赛的十六进八。”

“争取把他们都打倒。”

“伯父,您是不是对超能者有意见?”

安达笑道:“意见倒是没有,不过现在的小孩都喜欢超能力,不想练习武技。

我的武馆办不下去,倒闭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

房子卖了都没还清。”

牧云这才知道,安莉一家陷入了经济危机。

他身为万亿富豪,不可能没点表示。

直接救济会伤人自尊,得找到一个委婉的方式。

很快,牧云想到了个好主意。

“伯父,你是进阶武师吧?”

“那当然,安莉的进阶武技都是我教的。”

“我想开家武馆,你帮我打理吧。

每月给你开五十万华币。”

安达差点把眼睛瞪出来。

月薪五十万,他连做梦都不敢想。

“武师不值这个价。”安达尽管穷,也不想骗女儿的朋友。

“我身为武师,难道会不懂进阶武师的价值吗?”

安达眼圈泛红,嘴唇不住颤抖。

牧云不知安达为何会如此激动,紧张道:

“伯父,您没事吧?”

“没想到我活了大半辈子,到今天才遇到知己!

班长,不如咱们结为兄弟。”

牧云哭笑不得。

他和安莉是好友,自然不能做她叔叔。

“我叫您伯父挺好的。”

“可惜,我女儿先认识你,不然好歹和你结拜。”

鹿瑶闻言笑道:“老公,你可真抢手。”

她不常这么称呼。

牧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说道:“咱俩是从结婚开始恋爱,这个称呼还是少用。”

“知道啦,老公。”

牧云无言以对。

安达开怀大笑道:“没想到武师都会被老婆拿捏。”

牧云憋不住笑了。

安林偷溜出来,问道:“老爸,你们在讲有趣的话题吗?”

“这个话题可一点都不有趣。”牧云回答。

“大人讲话,小孩子不要插嘴。”安达摆出父亲的权威。

没成想,调皮的安林根本不买账,和父亲抬杠。

安然和安莉很快也加入了战场。

平日里安静的教工宿舍,瞬间变得异常热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