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53.顺藤摸瓜

  • 圣武乐园
  • 光明木叶
  • 5243字
  • 2022-05-11 14:43:37

刚飞到港口,牧云的手环就搜索到了熟悉信号。

他立刻与阿隆取得联系。

不过半分钟,便收到了回复:你在哪儿?

「不要动,我去找你。」

牧云开启定位导航功能,飞车自动驾驶,来到港口对岸的山谷。

阿隆碍于自身实力,没敢贸然进入安定城。

搭了个帐篷,权当临时居所。

飞车停在平坦的地方。

阿隆头发乱糟糟,胡子也许久没刮过,活像个野人。

牧云朝阿隆走过去,不禁问道:“你怎么成这副模样了?”

“星马集团归了别人,老爷也没了。”他心乱了。

“这件事,鹿瑶告诉我了。”

“鹿小姐想冲进安定城去找你,但里边情况不明。

我拦住了她,让教授把她带回了学院。”

“你做得对。”

牧云最想了解的是老爹牧马为何会突然身亡。

“不是突然,是老爷放弃了治疗。”阿隆说道,“他留下了一段视频,让你看过之后将其销毁。”

“好吧。”

两人进入帐篷。

阿隆点击手环,空气中出现蓝光荧幕。

牧马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荧幕之中。

想到他已不在人世,牧云只觉内脏仿佛搅在了一起,说不出的难受。

“儿子,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恐怕我已经不在人世了。”牧马脸上洋溢着笑容,“因为我做出一个决定,不再接受药物治疗。”

汉谟克综合症是很棘手的病症,只能通过服用昂贵的药物抑制。

一旦停药,病情会极速恶化。

短期便会死亡。

以牧马的年纪和体质来说,很难撑过一周。

“为何我会放弃治疗呢?原因很简单。”牧马皱起了眉头,“药太苦了,我不想过每天吃三顿苦药的日子。”

这个理由实在过于草率。

“你可能觉得我在拿生命开玩笑,其实不然。

我这一生经历过最初的贫困,青年时期艰苦卓绝的奋斗,吃软饭的幸福和功成名就后的悠闲。

允许我这么说吧。我的人生经历堪称传奇,已经没有任何遗憾。”

牧云深以为然。

“人生走到这个阶段,我唯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

本想看你结婚生子,成家立业。都怪那些该死的苦药,现在这些都成了奢望。

不过当我得知你义无反顾地潜进混乱的安定城,那一刻我想开了。

你有自己的人生,应该书写属于你的故事。

经实践检验,你不是商业奇才,鹿瑶也不是。

我不希望星马集团和星马山庄成为你们的负担,所以把它们卖掉了。

钱打进了你的账户,可以选择你喜欢的城市重新开始。

我对你的期望很简单——做自己想做的事,过好每一天。

好了,我啰嗦得够多了,到告别的时候了。”

隐约传来女声:“老爷,来陪我们玩儿啊。”

……

“我父亲在哪儿录的视频?”

“呃,是在豪华游艇上。”

“当时还有别人?”

“我不知该不该讲。”

“当然要讲。”

“老爷花钱叫来了数百位比基尼美女,陪他度过了最后的岁月。”

牧云本来感动到鼻头发酸,闻听此言,差点没憋住。

「老爹,真不愧是你啊!」

缓了一阵,牧云接着问道:“我父亲葬在了哪里?”

“老爷喜欢自由,让我把骨灰撒到东海,所以没有墓地。”

“这样啊。”牧云有点敬佩父亲。

他得了不治之症,走得相当洒脱。

阿隆说道:“虽然老爷这么说,但我还是调查出了一些隐情。”

“引擎?”牧云联想到了飞车。

“老爷之所以卖掉星马集团和星马山庄,可能和韩医师有关。”

“此话当真?”

“杨勇怀疑韩宁是猛虎帮老大杜宁的分支化身,经过长年潜伏,顺利接手了星马集团。”

“这件事暂且搁置,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关于韩医师身份的猜想,牧云需要和高级执法官杨勇面对面详谈。

牧云联络鹿瑶,让她即刻来安定城。

鹿瑶显得有些憔悴,人也瘦了许多。

收到牧云信息,麻利地跑出教室。

学院门口停着不少出租飞车,见鹿瑶匆匆跑出来,争相揽客。

鹿瑶作为前任执法官,对飞车颇有研究,挑中一辆速度最快的极星。

上车之后,气喘吁吁地说出目的地。

“师傅,我到安定城。”

飞车司机输入安定城,以便开启自动驾驶功能。

「未搜索到该地点。」

“奇怪。”司机嘀咕道,“怎么会搜索不到呢?”

鹿瑶急着赶往安定城,帮忙用手环查看蓝星地图。

惊讶发现安定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圣武城”。

“师傅,输入圣武城试试。”

司机重新输入目的地,飞车导航系统自动定位。

引擎轰鸣,平稳升空,开始飞向圣武城。

鹿瑶有诸多疑惑。

“师傅,我赶时间。”

“好嘞。”

司机将时速设定到最快。

圣武城方向的车不多,不必担心会发生碰撞。

飞车在河面上飞行,两岸的景物连成了线。

鹿瑶无心观赏,给牧云传达信息,让他待在原地别动。

二十多天失去联络,担忧情绪折磨着鹿瑶。

没见到牧云之前,她悬着的心始终放不下。

司机看出鹿瑶心事重重,没犯职业病,路途中保持着沉默。

钻石城和安定城之间的距离是250公里,花费45分钟便抵达了目的地。

司机开始减速,寻找地面目标。

外界对于圣武城内部的事并不了解,不敢直接前往对岸。

牧云和阿隆站在山坡上,挥舞手中的红色布条。

司机看见了他们。

“小姐,山坡上那俩人是你的家人吗?”

鹿瑶探头向下望,一眼便见到威武雄壮的牧云:“师傅,停车。”

飞车司机将车停在山谷。

牧云支付了车费。

司机看到旁边停着一辆飞车,知道返程不需要他,发动车子,返回荷叶岛。

阿隆情商颇高地回了帐篷。

鹿瑶扑进牧云怀中,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凝视着他深邃的眼眸。

牧云也在注视鹿瑶。

热吻解相思。

隔了一分钟,或许更久,两人才分开。

“你瘦了,变得更漂亮了。”牧云先发制人。

鹿瑶灿烂的笑了。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仿若鲜花盛开的春天,笑容总是明媚的。

懂行的人希望四季如春,所以无论多大年纪,都喜欢找年轻的女生为伴。

她有好多话想倾诉,见到思念之人,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牧云拉着鹿瑶的手,牵着她走进帐篷。

鹿瑶看过牧马临终前留下的影像,仿佛中了沉默术。

“阿隆,按照我父亲的意思,销毁这段视频吧。”

“真的要这么做吗?”阿隆有些犹豫。

“我父亲是钻石城发展历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博物馆会留存他的影像,没必要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愿。”

阿隆听从牧云的吩咐,消除了手环中的视频文件。

“少爷,您接下来有何打算?”

牧云钻石银行的账户里有万亿存款,除了少数几个巨富寡头,没人能在资产方面与他相比。

“我决定搬到圣武城。”

“圣武城是哪里?”阿隆心生疑惑。

牧云指向对岸,说道:“就是这座城市。”

“它不是叫安定城吗?”

“那个名字已经成为过去了。”

阿隆收起帐篷。

牧云开飞车,载鹿瑶和阿隆进入满目疮痍的城市。

“少爷,你说的重要事,就是指带我们进圣武城逛逛吗?”

“比这件事更重要。”

牧云转头看向鹿瑶,问道:“小鹿,你要不要跟我结婚?”

“啊?!”鹿瑶惊讶地张大嘴巴,半晌道,“可是那很麻烦哎。”

“不会的。”

“我考虑考虑。”她只有十八岁,要不要在花季英年早婚,是件值得深思熟虑的事情。

牧云决定入住圣武城的时候,决定以赌城模式振兴这座城市。

便捷的婚姻登记制度可以作为噱头,便于日后打开知名度。

“考虑好了吗?”

“为何如此仓促?”

“武师的爱情,向来很简单。”牧云笑意盈盈地注视着鹿瑶。

“好吧,我愿意。”

阿隆始终保持着沉默,听到鹿瑶答应,不知从哪儿变出一个礼花筒。

纷飞的礼花,增添了几分喜庆气氛。

“阿隆,你今后打算做什么?”牧云不会购置庄园,不需要管家打理日常事务。

“这个嘛,我还没想好。”

阿隆在牧家当管家已有几十年,从青葱少年郎,变成了脱发大叔。

这个年纪改换行业,会有诸多不适应。

“我给你一亿华币,作为陪我这些年的报答。”

“这……”

“还不快谢谢我。”

“谢谢少爷。”

“这是你最后一次叫我少爷,以后称呼我牧云吧。”

阿隆眼神里有隐藏不住的惆怅。

他是在缅怀充满回忆的过往。

牧云搂着鹿瑶纤细的腰肢进入飞车,摇下车窗道:“明天我会把钱转给你。”

阿隆站在原地,目送飞车飞出了视野。

他猛然想起,忘了送新婚礼物。

……

牧云进入市政厅,得到了最高规格的欢迎。

马顺换上一身西装,与牧云和鹿瑶面谈。

当牧云将赌城发展历程大致讲给马顺后,赢得了后者的惊叹和赞赏。

“圣手先生,您简直是个天才!”

“我叫牧云,以后会成为你的市民,没必要再叫我圣手先生了。”

“原来你是星马集团的少主!”马顺和黑暗势力也有接触,对星马集团的事了解甚多。

“以前是,从今往后就只是普通人了。”

“恕我孤陋寡闻,没见过像你这么富有的普通人。”

“你小子……”

“我会通知教堂,让他们帮你们办理婚姻登记。”

“多谢了。”

牧云和鹿瑶离开市政厅,开飞车来到教堂。

天已经黑了。

教堂牧师和登记处工作人员的办事效率很高,鹅卵石铺就的小路用彩灯点缀。

两旁的菊园秋菊开放,灯光映衬下有种别样的美。

再往里走,走廊里布置了多个花束。

有玫瑰,也有百合。

牧云拿起一捧玫瑰花,送给了鹿瑶。

鹿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光。

登记处的工作人员热情迎候。

牧云身着道服。

鹿瑶为求搭配,也换上了道服。

工作人员拿起相机,说道:“两位请看镜头。”

两人对望一眼,脸上浮现发自内心的微笑。

“我拍摄了那么多新人照片,从未见过如此登对的新人。”工作人员嘴比蜜还甜。

牧云很大方地支付了小费。

工作人员的赞美,像诗篇一样流畅。

圣武城的新城徽是圆形徽标,其中有龙纹图案。

搁在前世是皇家象征,蓝星没这个讲究。

原因是青龙军帮助市民夺回了这座城市,为纪念这件事,选择以青龙图案作为城徽。

钢印盖在证件上,表示牧云和鹿瑶的关系受到了法令认可。

牧师不同于前世的教徒。

他们可以施展神圣祝福,提升新婚男女体质。

牧云只觉沐浴在温暖阳光中,身心疲惫一扫而空。

鹿瑶的憔悴消失不见,眼睛中的血丝消失,容光焕发。

“我以神圣牧师的名义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夫妻。”慈眉善目地牧师笑道,“现在,可以缔结誓约之吻了。”

鹿瑶投入牧云怀抱,浅吻嘴唇。

心弦微动,多了一个微弱的心跳。

这是誓约之吻的效力。

牧云拉着鹿瑶的手,走出了教堂。

由于鹿瑶瘦了许多,身形变得更为匀称。

臀部虽然掉了不少肉,却依然挺翘。

身材曲线更加完美。

细腰长腿,比女星更有魅力。

“牧太太,请多指教。”

“牧先生,承蒙照顾。”

牧云开着飞车,载鹿瑶前往东海,盘旋于海面之上。

他摇下车窗,喊道:

“父亲,你不用再担心,我成家立业了!”

鹿瑶犹豫要不要跟着喊话。

“你也来喊两句。”牧云坐回座位,让鹿瑶接力。

鹿瑶站起身,双手拢在嘴边,冲着繁星密布的天空喊道:“老爸,您放心!

我一定会照顾好牧云!”

寂静的夜空,只有海风呼啸的声音。

飞车在海面盘旋了半小时,直到能源即将耗尽,才返回圣武城。

马顺按照约定,给予牧云S级市民福利。

除了令人称羡的各种便利条件,还免费赠送一套海滨别墅。

面积足有千余平米的三层小洋楼。

市政厅消除了过去主人的信息。

牧云重新录入指纹等相关资料,别墅成功改换归属。

鹿瑶像只活泼的蝴蝶,在别墅里来回跑。

打开一扇门,开启吊灯欣赏一番,然后前往下个房间。

过了几十分钟,她满脸惊喜地回到了一楼的大客厅。

“这里虽然和星马山庄没法相提并论,但条件已经相当好了。”

“你喜欢吗?”

“当然喜欢。”

鹿瑶生活条件一直不算优渥,除了受邀前往星马山庄那次,没住过这么大的房子。

“你先去洗澡,我有正事跟你谈。”

“今天是洞房花烛夜,要不要……”鹿瑶说着说着,不禁羞红了脸。

“当然,这是人生四大喜之一,自然不能错过。”

“讨厌。”

鹿瑶站起身,小跑着去距离最近的浴室。

智能体感淋浴设备,使洗澡的舒适度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她洗过澡之后,真空穿上浴袍,故意露出笔直修长的大腿。

“换你去洗了。”

牧云站起身,前往鹿瑶用过的浴室。

打开莲蓬头,瞬间惊呼出声——感觉起来像开水。

“怎么了?”传来鹿瑶的问话。

“没什么,水温太高了。”

“我刚洗过,温度很合适啊。”

“现在没事了。”

牧云用导弹威慑搞定了曹龙留在圣武城的残党,也没有亲自冲锋陷阵,洗澡速度相当快。

五分钟后,回到了一楼客厅。

酒柜里有红酒。

牧云拔出木塞,将上好红酒倒入醒酒器,并肩和鹿瑶坐在长沙发。

“那么,就要做羞羞的事了吗?”鹿瑶红着脸问。

“在此之前,有些正经事要说。”

牧云将所有事情又想了一遍,总觉得其中有条看不见的线。

“什么事?”鹿瑶被勾起了好奇心。

“最开始和杜宁产生联系的事件,就是杨勇让咱们执行的星辰号行动。”牧云说道,“曹龙和庄尼的替身使者死在了那条船上。

如果我猜得没错,他们之所以那么做,是为了躲避某件事或某个人。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杜宁。”

鹿瑶眉头锁了起来。

“杜宁收购了星马集团的股份和星马山庄,”她语速极慢地说道,“一个帮会大佬,为何会有那么多钱?这点很可疑。”

“我猜,杜宁通过某种方式榨干了曹龙名下的财富。”牧云只能基于事实做出分析推理,“曹龙不堪其扰,和庄尼联合搞出假死事件。”

“有可能,不过我更倾向于杜宁远比想象中更能隐忍和强大。”

“为何这么说?”

“还记得虚空之门吗?传闻杜宁的目标是开启连接异界的虚空之门,他个人的力量不足以做成这件事,所以需要超能炸弹的帮助。”

“那就是他和庄尼做交易的原因。”

“曹龙可能曾试图阻止这件事,但发现杜宁是个可怕的对手,选择避其锋芒。”

牧云觉得鹿瑶的分析更有道理,问道:“你知道传言中虚空之门的方位吗?”

“圣武城就是典籍中记载的虚空之门所在地。”

“原来是这样。”牧云的思路彻底被打开,站起身道,“曹龙和庄尼都知道杜宁的计划,也知道虚空之门即将开启,圣武城将会变成极度危险的城镇,所以在发展到不可控制之前转移了资金,变换身份去别的城市过潇洒生活。”

“咱们得阻止杜宁。”鹿瑶已经辞去执法官的工作,骨子里的正义感却没有分毫衰减。

“杜宁能全额收购咱们家的股份。他的实力已经远超想象,恐怕得从长计议。”

“这倒也是。”

谈完正事,牧云抱起鹿瑶,前往二楼最宽敞的卧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