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碧水悬案

  • 圣武乐园
  • 光明木叶
  • 3382字
  • 2022-03-23 22:30:18

深入了解学系对抗赛的赛制后,牧云不禁对院长的商业头脑竖起了大拇指。

对抗赛采取积分制,并将贯穿整个学期。

全部是单挑战。

胜者积2分;打平各积1分;败者积0分。

参赛学员不仅代表本学系荣誉,同时也成为了学院赚取门票收入的工具人。

超能学院的商业理念,在多年发展历程中渗透到了各个领域。

这也是学院敢于免除学员五年学费和食宿费的底气。

牧云的首战定于周三。

晚上七点对阵御兽系的赵旭。

上来就是硬仗。

最重要的规则是参赛学员不能让学系对抗赛影响学业。

这是铁律。

周一早上,牧云吃过早餐之后,赶往探秘楼去上进入超能学院的第一堂课。

推理不是必选科目。

鲜少有新生对这门课感兴趣。

偌大的教室里只有两个人。

牧云和白羽。

“嗨,没想到你也选了这个冷门课程,我还以为就我自己会选呢。”白羽主动过来打招呼。

主动结识班长,终归有利无害。

不仅如此,他还有不好言说的小心思。

“我对刑侦很感兴趣,你呢?”

“我正在研发一个三维体感探案游戏,需要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所以选了这门课。”

“那游戏肯定很精彩。”

牧云读取手环,时间是八点零五分。

开课时间已过去五分钟。

显然推理课的教授没想到会有学生选择这门功课。

教授没来之前,仍有闲谈的时间。

“除了开发三维体感游戏,你还会什么技术?”

“不瞒你说,”白羽得意地扬起了下巴,“我五岁那年黑进了钻石银行的内部网络,使他们的系统瘫痪了一小时,因为这件事差点被治安队抓捕。”

“为何?”

“因为银行里存着大量金钱,可我爸爸的银行账户里却一分钱都没有。”

“确实很可恶。”

“深表赞同。”白羽会意地笑了,接着说道,“除了游戏开发以外,我还懂得研发黑科技武器。

正是因为这种才华,学院才破例录取了我。”

牧云清楚白羽的头脑就是一座超现代武器库,只是他还没搞清楚自己的能力。

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中断了同学间的对话。

“哟,今年真是不得了,竟然有两名学员来捧场。”

推理课教授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脸上皱纹密布,眼睛里却有隐藏不住的精光。

与之对视,会有种被看穿心思的压迫感。

“首先我要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陈奇,你们恐怕得称呼我为陈教授。”

“陈教授好。”牧云机灵得很。

陈教授笑呵呵地坐到讲桌后边的椅子上,开口道:

“你们是战斗系学员。

一位身体强壮,精通武技。另一位有敏捷的头脑,技艺非凡。”

白羽惊了。

“教授,您是如何……”

“如何得知这些信息的?”陈教授微笑着用手指了指脑壳,“当然是运用聪明的头脑和侦查技巧。”

“假如教室里没有学员呢?”牧云问。

“那我就会回到办公室,继续照料我的盆栽。”

陈教授的开场白,瞬间征服了两个年轻人。

“逻辑推理和侦查都是很普通的技艺,即便在寻常的执法官学院也能接触和学习。

不得不说,你们浪费了宝贵的选择机会。”

牧云朗声回道:

“教授,我只选了三门功课,并且不觉得选择推理课是浪费。”

“哦,哪三种?”陈教授好奇心被勾起。

“武技、哲学和您的这门课。”

“可以预见,你每周都会有大量空闲时间。”陈教授充满智慧的眼神锁定了牧云,“你不怕毕业时一事无成吗?”

“我一点都不担心。”

陈教授是有数十年从业经验的前执法官。

没人能在他面前说谎而不被看穿。

牧云讲的是真话。

“言归正传。”陈教授说道,“刚才我展示了侦查部分,接下来的内容便是逻辑推理。

华国历史上有几件棘手的悬案,某些在近几年有了进展。

另外一些,依然疑点重重……”

白羽低声道:“我要是没选这门课,天知道损失有多大。”

牧云深以为然。

他曾在钻石城执法官杨勇手底下当差,从未有眼界大开的感觉。

仅此一点足以证明——陈教授必定是行业精英,甚至有可能是金字塔尖的存在。

陈教授讲了几件由他经手,最终顺利解决的悬案。

先把自己的形象抬高。

“当然,我也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无法解决所有难题。”出尽了风头之后,陈教授忽然话锋一转,“比如碧水城悬案。”

碧水城悬案是华国著名案件之一。

即便进行了数次时空间回溯,仍然找不出凶手的踪迹和遗留的线索。

有些人认为那起案件是场故弄玄虚的集体自杀。

执法官们坚称碧水城悬案是精心策划的谋杀案件。

事情发生在2105年,距今已有九十二年之久。

碧水城刘氏一家七口,于6月10日晚间离奇死亡。

由于起了一场大火,刘家老宅付之一炬,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

对比组织DNA,确认了死者身份。

刘家七口人皆死于这场大火,无一幸免。

街坊邻居们都说没有发现异常。

起初,时任执法官雷明认为是场不走运的意外夺走了刘家人的性命。

法医的鉴定结果,推翻了这种理论。

死者身上皆有不同程度的钝器打击伤,除非是屋顶掉落同时砸中七人,否则便可凭此认定为谋杀。

时空间超能者当即赶赴现场,进行回溯调查。

令人奇怪的是,没有任何陌生人的踪迹,邻居们也与平时无异。

无论使用何种工具,都无法在现场找到哪怕丁点蛛丝马迹。

种种迹象又表明,这只不过是场不幸的意外。

碧水城执法官雷明选择相信作为侦探的第一直觉,不顾风险地将其定义为谋杀事件。

可惜的是直到雷明去世,这件案子也没有丝毫进展。

继任者不想理会这种无头悬案,将其封进档案室,在任期间始终没有重启调查。

“直到我父亲前往碧水城就任,这桩闻名遐迩的悬案才重新回到大众视野。可惜的是,通过两代人的努力,进展仍然十分缓慢。”

陈教授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显得异常清晰。

仿佛使用了回音特效,在牧云脑海里不住盘旋。

牧云曾出于猎奇心理搜索过华国十大悬案,但从未了解如此多的细节。

感受截然不同。

“教授,您对这桩案子有何看法?”

“雷明执法官的想法,至今为止并未被推翻。”

“他的推论是什么?”牧云很想知道。

“凶手很可能就是受害者之一,不过没人从刘家老宅逃出来,也没有证据支撑这种推理结果。”陈教授的语速变得缓慢,似乎被这些年的努力拽住了喉咙,“随着时间推移,线索越来越难找。”

牧云绞尽脑汁,想不出任何有用的建议。

白羽挠头道:“要是我有机会见到那些档案,没准能让冰冷的数据开口说话。”

陈教授惊讶地看向他,问道:“你说什么?”

白羽将自己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陈教授不禁站起身。

“我早该想到,我早该想到……”

牧云很有天份,他猜出了后半句话——尽管天赋点安装错了路径,但白羽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稍等,我去调取碧水城悬案的资料。”

陈教授快步走出教室。

牧云很想了解如何让冰冷的数据讲话。

白羽侃侃而谈。

听起来像是外太空的天书。

每个字符都认识,连在一起却是晦涩难懂。

“很好,我已经了解它的工作原理,你不必再讲了。”

“看来你也是天才。”

“大差不差。”

陈教授显然很在乎碧水城悬案,不过十分钟,就带着储存着案件资料的智能手环回到了教室。

白羽的电脑就装在书包里。

欢迎使用超能系统。

手指灵巧地在虚拟键盘上敲击,活像个技法娴熟的钢琴师。

牧云看到了碧水城悬案的文字和图像资料。

白羽的电脑是市面上能买到的普通货色。

经过他的调教,摇身一变,成了无往不利的数据神器。

荧蓝色字幕不断闪烁,发出嘀嘀的轻响。

“教授,我得事先声明,数据分析只能做到相对准确,无法成为案件佐证。”白羽作为开发者,可不想惹上官司。

陈教授表示理解。

毕竟依靠专业知识和经验得出的推理,也无法打动法官。

嘀嘀嘀!

电脑发出更为急促的响声。

“它怎么了?”

“数据太多,芯片有点过载。”

“严重吗?”

“问题不大。”

报警声持续了大约十分钟。

「分析结果正在加载中……」

光标不断闪烁。

牧云等待见证超能科技的奇迹。

假如白羽没说大话,他的才能会有极为广阔的未来。

「多重比对档案,得出如下结论。」

1:刘家六人DNA及组织齐全;其中一人仅余部分组织。

2:事发当晚的火焰和烟气成分有异常。

3:凶手可能是拥有身体重组能力的超能者。

4:他以另一个身份存活于世。

5:凶手已经离世。

陈教授问道:“超能电脑是如何得出这五条结论的?”

他必须搞清楚程序的工作原理,以确认是否具备参考价值。

“我输入了所有已破获的案件资料,输入程序之中。电脑通过大数据对比,得出了分析结论。”

难点不在于推理,而是取证。

时隔近百年,碧水城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当初的老宅子,恐怕早已变成摩天大厦。

即便仍然保留着原貌,又如何追寻百年前的火光和烟尘呢?

陈教授让白羽将电脑分析出的结果添加进卷宗,给了他一个优秀评级。

下课铃响起。

牧云在超能学院的第一堂课圆满结束。

“牧云同学,我想问你件事。”白羽犹豫再三,在走廊里叫住了牧云。

“什么事?”

“安莉是你女朋友吗?”白羽避开了视线。

他不敢和牧云对视。

牧云立马意识到白羽对安莉有好感。

“我入学后才认识她。你要是有意,我可以把她介绍给你。”

“那就多谢班长了。”

白羽的笑容比获得优秀评级时更加灿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