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南城新老大

  • 圣武乐园
  • 光明木叶
  • 4002字
  • 2022-05-01 23:50:19

蓝星个体战力差异明显。

天赋异禀的超能者和进阶武师,战斗力数倍或数十倍于常人。

更有甚者,可以轻松单挑数百人。

牧云敢于独身闯进霄云大厦,自信来源于无死角的武技和满身的科技装备。

砰!

有人放了黑枪。

超能子弹表面涂抹了某种足以压制超能者天赋的抑制剂。

“我打中他了!”黑暗中响起一声兴奋的欢呼。

牧云嘴角挑起一抹弧度。

「我又不是超能者,子弹有什么用?」

软甲承受了伤害,木仙吸收疼痛。

完全没有影响。

牧云像一只黑夜中的大猫,悄然接近喊声发出的位置。

寒光一闪,鲜血喷溅而出。

埋伏在暗处的枪手仿佛破麻袋般,直挺挺摔到了地面。

他戴了夜视护目镜,霄云大厦中的场景与日间无异。

首次破了杀戒,腹内像打翻了五味瓶。

吐出几口苦水,难受的感觉方才止歇。

几名身穿黑西装的武师朝牧云冲过来。

牧云用衣袖擦掉嘴边的污渍,瞬间开始反应。

敏捷如猎豹的身形,远超肉眼可见的范围。

一张人脸突然出现在视野里,加之身处昏暗不可视物的危险环境。

即便是心境平和的武道大师,也会受到影响。

啊的一声惊叫。

失去了学系对抗赛的规则限制,牧云彻底摆脱禁锢,化身为杀戮机器。

武道永无止境,向来不以争强好胜为能。

可当邪恶的阴影笼罩,势必要伸出强硬的援手。

牧云瞬杀十几名武师。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

人们不会惧怕花纹斑斓的猫咪。

体型放大,长着獠牙利爪的猛虎,却足以震慑人心。

围攻牧云的武师作鸟兽散,脚底抹油,拼命往远处逃跑。

灯打开了。

“嘿,你们要跑去哪里?”瘦猴般的少年郎出现在一楼大厅。

武师们抬头看见少年郎,面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牧云昂首站立,观察气息强大的对手。

只见无数条细如发丝的血线从少年郎脊背喷出,仿若蛛丝一般,探向慌乱逃窜的武师。

血线像是吸管,榨干了武师的精气。

愤怒对武师来说是柄双刃剑。

可能失去理智,也可能激发出身体的潜能。

“你这个杂碎!”牧云下意识喊了一声。

少年郎收回血线,微笑道:

“我只不过做了和你相同的事。

骂我,等于骂你自己。”

牧云一时间无言以对。

差点破功。

「他娘的。这小子去工地,指定是个抬杠专家。」

“你叫什么名字?我不斩无名之辈。”

最重要的是,他不认识牧云。

“我是圣手,一位不知名执法官。”

“果然是一只臭虫。”

“你是谁?”

“我叫小五,豹哥的左膀右臂。”

“你连名字都没有吗?”

“小五就是我的名字。”

“真是可笑。”牧云的一句嘲讽,气得小五面红耳赤。

两人的战斗,在电光火石间展开。

不同于擂台上的竞技,这次战斗纯粹是赌命。

谁也不能输。

小五施展过超能力,情报并非空白。

牧云的护目镜不仅有夜视功能,还能分析对手超能力。

「对方是血蜘蛛的概率为85%,自身携带毒液。

危险指数高。」

小五贴着墙壁快速移动,印证了战术护目镜的分析。

对付蜘蛛就得速战速决。

等他结了网,反而不好对付。

小五张开枯瘦的嘴巴,吐出一缕殷红似血的蛛丝。

仔细观察,能发现蛛丝萦绕着淡薄的黑烟。

毒素实体化,可见其浓度。

“万一哪个报纸刊登你的毒素可以入药,非得被活剥了不可。”牧云先打心理战。

嘀嘀。

智能手环感应到了同伴的动向。

他们完成集结,准备冲击戒备森严的霄云大厦。

若不是牧云本领过硬。

这种乌龟般的响应速度,足以害死率先突击的先锋。

牧云有个大胆的决定——在支援到来前,解决掉黑暗组织的头目和他忠心的马仔。

既然决定要做,就要做得漂亮。

蜘蛛最怕什么?

火。

牧云掏出一支手掌大小的超能枪。

“你这么快就放下武师的尊严了吗?”小五摸不清牧云的底细,发动一波嘴遁。

牧云心境何其豁达,岂会被小伎俩迷惑?

“看火!”

枪口喷出炽热火柱,瞬间接近小五。

小五正在织网。

血蛛网刚接触到火焰,转瞬被引燃。

引火烧身,正好形容小五的处境。

“啊~”

小五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

他吸收了大量精血,还没来得及大展拳脚,就被烤成了焦炭。

收场太过滑稽。

牧云收起超能火枪,越过地上的余火,爬上了阶梯。

……

执法官们听到了大厅里的惨叫,下意识以为是牧云寡不敌众。

赵艺单兵突击,撞碎钢化玻璃,进入经历过混乱的大厅。

几缕即将熄灭的火焰。

躺在地板上的尸体。

执法官队列里的人都不清楚战况。

谁赢了?

“咱们的金主不会被烧成炭了吧?”一位丹凤眼的大个子沉闷地说。

赵艺道:“别说不吉利的话。”

“他要是挂了,”大个子自顾自说道,“咱们找谁要钱?”

“安定城都成这样了,还惦记那点蝇头小利!”赵艺有点不高兴。

“老大,治安队都解散了,您就别摆臭架子了。”大个子沉下脸,说道,“华币能换来美妞,正义感能带来什么?”

“你他娘的……”

赵艺想过去锤大个子。

眼下正在执行任务的当口,不得不把胸腔中的怒火强行压下去。

人心散了,队伍根本没法带。

赵艺独自一人上了楼梯,赶去支援生死未卜的牧云。

他将牧云当成了安定城最后的希望。

如果连智勇双全的正义使者也惨遭不测,赵艺不知道还有谁能拯救深陷于水火的城市和那些不见天日的市民。

「圣手先生,你可千万别死啊!」

……

牧云像一头杀入羊群的猛虎。

轻松干掉几个马仔之后,其余人便吓破了胆。

望风奔逃,顺着安全通道,跑到没有牧云的楼层。

霄云大厦变成了恐怖游戏的实景体验馆。

身高马大的陈豹拦住一名面上失去血色的马仔,揪着他的衣襟问道:

“你们在跑什么?”

“豹哥,有人闯进来了。”

“几个人?”

“一个人。”

“麻蛋,一个人就把你们吓成这样?!”

陈豹猛一用力,将马仔摔在地上。

马仔的头碰到地板,登时毙命。

陈豹踏过小弟的尸体,朝着相反方向大踏步迈进。

牧云感应到了一股强大气息。

一场遭遇战在所难免。

陈豹脱掉黑西装,遒劲肌肉搭配完美体型,充满了力量感。

牧云踏上五层平台,一眼便发现了实力强大的对手。

「这不比学系对抗赛的对手强多了吗?」他没有恐惧和忌惮。

身为一个武痴,没有比称职的对手更令人兴奋。

陈豹也暗中打量了牧云一番。

猿臂蜂腰,体型匀称,属于敏捷型武师。

实力深不可测。

“你是杜宁的手下?”陈豹对牧云的相貌印象深刻。

牧云看向陈豹的脸,认出对方就是帮他开门的那个高大男人。

五年前,陈豹正是庄尼的保镖。

“这个世界真小,没想到时隔多年还能遇见。”牧云展露笑颜。

送陈豹下地狱之前,活跃一下气氛也未尝不可。

“杜宁害死了曹老大和庄尼先生,今天我就收拾了你!”

陈豹按压指关节,发出咔吧咔吧的脆响。

“你搞错了,我不是杜宁的人。”

“那你是谁?”

“治安队总部的人。”

“管他呢,反正都是我的敌人。”

陈豹握紧双拳,皮肤表面生长出一层绒毛。

金钱斑纹显示了他的身份——豹人。

“行啊,小伙。”牧云双眼放光。

“今天咱俩既分高下,也决生死。”陈豹的声音中夹杂了咕噜之声。

“你死就行了,不用把我算进去。”

陈豹鼻孔喷出两道白烟,表明了他的态度。

牧云戴着龙皮搏击手套,身穿护体软甲,右手变成灿金色的事实,被装备所掩盖。

除了超能学院的同学,几乎没人知道他右手中的秘密。

陈豹双脚蹬踏地面,倏忽间突袭到目标身旁。

砂锅大的拳头携带劲风,直取牧云面门。

牧云是敏捷型武师,轻松闪避攻击。

陈豹比常人多了一条尾巴。

犹如藤鞭,横扫牧云紧实的腰杆。

人处在半空中,难以规避横向攻击。

啪!

陈豹的尾巴十分劲道。

牧云腹部承受重击,刹那间难以呼吸。

空翻拉开身位,落在地板之上。

耳听风声,攻击接踵而至。

重拳锤中坚固石板,瞬间将其砸烂。

碎石飞溅,落到墙壁之上,发出数声爆响。

陈豹出手不留情,只想取牧云的性命。

牧云已无回旋余地。

俯身前冲,招架格挡陈豹的横扫攻击。

吃过一次亏,他选择不再起跳。

陈豹的肉体力量强悍无比,猛然发力,想将牧云震退。

熟料牧云双腿似若浇筑于地面,纹丝不动。

“吃我一拳。”

牧云放开限制,对准陈豹侧肋,右拳猛击。

寸拳快准狠。

陈豹自恃防御力强劲,没有闪避,反而瞬间反击。

右爪直取牧云胸口,想掏出他的心脏。

如果换作寻常对手,这是极为正确的选择。

以重伤搏死亡,稳赚不赔的交易。

利爪在软甲上擦出火星。

与此同时,一股难以承受的剧痛从胸腹处传来。

陈豹低头一看,惊骇欲绝地瞪大了双眼。

牧云的右拳穿透侧肋,击碎了他的心脏。

仰赖于半兽人顽强的生命力,陈豹没有当场毙命。

只不过死亡已经悄然临近。

猩甜的血液从喉咙溢出,顺着嘴角淌下来。

“你……”

牧云摘掉防尘污的搏击手套,露出晶莹剔透的右手。

“我开了外挂。”

陈豹努力伸出巨大的右爪,想捏碎牧云的头颅。

动作僵在中途。

笃笃笃!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赵艺踏上五层平台,见到陈豹和牧云近在咫尺的身影。

来不及多想,对准陈豹的脑袋开了一枪。

尸体受到外力影响,平衡被破坏,轰然倒塌。

赵艺清楚陈豹的能力,如此轻易命中目标,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赵大哥,好枪法!”牧云伸出了大拇指。

赵艺快步跑到陈豹身旁,看见他塌陷的右半边身子和碎裂的心房,明白击杀他的并不是那颗超能子弹。

“尼玛的,你可真强啊!”

“夸我可以,就没必要骂我了。”

赵艺长出一口气,道:

“幸好你够强,不然咱们都得折在这里。”

“怎么说?”

“那几个家伙只认钱。要是落入下风,他们跑得比谁都快。”

“我知道了。”牧云微笑道,“等他们扫荡完霄云大厦,一次性结清酬劳,打发他们回家啃老。”

“不打中心区了吗?”

“有蟠龙区这个根据地,不愁没战力补充。”

赵艺想不出谁还能提供助力。

牧云嘬着牙花子,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到时你就知道了。”

执法官们得知牧云速杀了陈豹和小五,心中皆是凛然。

收拾黑暗势力残党时,没人敢违反牧云下达的指令。

生怕一不小心触怒了他,会被活生生打死。

这种现象在以前的安定城,相当于家常便饭。

无辜被抓进霄云大厦的陪寝女们站成一排。

她们已被睡到麻木,只能主动拥抱这种生活。

势力变更,对她们来说不过就是换个陪寝对象。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南城新老大。”牧云声音洪亮,宣布了抢夺地盘的结果。

陈豹手下的马仔们低垂着头,等待接受命运审判。

“老大,我能捞个靓妞吗?”马顺搓着长有厚茧的手,舔着嘴唇说。

“从今天开始,南城不准强抢民女,”牧云轻拍马顺肩膀,朗声道,“敢违抗命令的人,杀无赦。”

马顺身体绷直,紧张地看着牧云坚定俊逸的面庞。

他生怕难以琢磨的圣手先生会拿他开刀。

“这次只是警告,绝不能再犯,明白吗?”

“明……明白。”

连老油子马顺都被吓得半死,自然没人敢触牧云的霉头。

南城新老大这个人设,瞬间便立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