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鹬蚌相争

  • 圣武乐园
  • 光明木叶
  • 2200字
  • 2022-03-28 23:59:21

「尊敬的旅客朋友,星辰号即将抵达钻石港,本港停留时间为一小时。

如需购置商品,可自行前往钻石港步行街,祝您旅途愉快。」

广播员清朗的声音在全船所有的扬声器中回响。

牧云趁庄尼取酒的机会,在他手腕处贴上了纳米追踪器。

智能手环可以通过追踪器持续锁定他的方位。

无论买家来自哪个黑暗组织,都会与庄尼进行面交。

星辰号开始减速。

“侍者,我想来杯朗姆酒。”一位穿风衣的男人走了过来。

牧云端稳托盘,等待风衣男取酒。

突然,风衣男用肩膀猛撞托盘。

杯子掉落在地,酒水四处泼洒。

牧云本可以轻松闪开风衣男的突然袭击,但那样做会使伪装身份露馅。

他急忙躬身对附近被洒上酒水的贵妇们道歉。

风衣男却是面无愧色。

叼着根雪茄,惬意观赏点头哈腰的酒保。

这对于他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娱乐消遣。

“曹先生,您何苦为难一个酒保呢?”庄尼来了。

“庄尼,别以为你发达了,就能把触手伸到我面前。”

曹先生双指夹着雪茄,指尖几乎碰到了庄尼的鼻子。

庄夫人听见骚动,急忙赶过来。

她毫不客气地说道:“曹龙,你别没事找事。”

曹龙微眯双眼,表情凶狠地回道:

“苏玲,别以为我会怕你!”

三人挑明了身份。

附近围观的旅客中有人听过他们的名头,急忙离开是非之地。

曹龙是安定城的地头蛇,欺行霸市,罩着黑白两道的大半生意。

普通富商不敢惹他。

牧云伪装成了侍者,假装浑身发抖,冷漠旁观三人狗咬狗。

“曹先生,这里人多眼杂。

您要是对我没成见,不如到安静的地方把话讲清楚。”

曹龙粗鲁地将仍未燃尽的雪茄扔在地毯上,说道:

“算你小子懂事。”

他转过头,对着牧云嚷道:

“狗杂碎,是不是被吓尿了?赶紧把烟头踩灭!”

牧云急忙照做。

“这小子就是孬了点,不然也是一条好狗。”

曹龙每句话说出口,都有被捅死的风险。

不过以他的战力和实力,没人敢冒犯他。

牧云当然能一拳打死曹龙,但此行目的并非好勇斗狠。

庄尼夫妇铁青着脸,没有迎合曹龙。

“帮我们带两瓶上好的朗姆酒。

我记住你的样子了,要是敢跑,把你全家都宰了。”

曹龙倒是不客气。

牧云陪着笑脸,前往藏酒室取酒。

他事先用记忆蜡印刻印了酒保的指纹,顺利解锁门禁。

靠墙站立,窃听三人对话。

「曹先生,您既然也在船上,为何不早点来见我?」

「因为我听说了一个消息,令我非常不快。」

「什么消息?」

「有人告诉我,你搞到了个危险的玩具,并且打算把它卖给别人。」

「非常遗憾地告诉您,这是条假情报。」庄尼的语气镇定自若。

「你现在学会撒谎了。

还记得你跟着我干的时候,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年轻人。」

「曹先生,人都是会变的。」

「是啊,会变得忘恩负义。」

……

监控器出现了信号干扰。

与此同时,船停了。

星辰号抵达钻石港。

行动正式进入倒计时。

牧云眼神扫向货架,发现酒柜上贴着标签。

以便于酒保取酒。

他拿下两瓶朗姆酒和一瓶高度数烈酒,急匆匆离开藏酒室。

曹龙只留下一句威胁的话,没告诉他要去哪里找寻。

若不是牧云冒名顶替,酒保很可能正在遭遇灭门之祸的危险。

牧云迷晕酒保的内疚,顷刻消失于无形。

相反,成就感油然而生。

牧云找到同行,询问曹龙和庄尼的方位。

“他们在305包厢。”酒保没见过伪装后的牧云。

出于本能的正义感,还是想帮帮这个可怜人,所以特意留心了几位“贵客”的动向。

“多谢,多谢。”牧云沙哑着嗓子,连连道谢。

“希望你能活着从包厢走出来。”

酒保说的是肺腑之言。

星辰号是远程航船。

无论到哪个地界,皆要遵守当地法令。

目前所处之地,杀人越货不一定承担后果。

只要你兜里有足够多的钞票。

一半用来收买执法官。

另一半安抚家属受伤的心灵。

执法官会将事件定义为意外;家属也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没人会为逝者讨还公道。

这就是钻石城的法令。

曾经的钻石城掌权者,为罪恶行径套上了合法的外衣。

这些法令直到今天,仍然有着十足影响力。

……

牧云站在305包厢门前,调整情绪,让恐惧流于表面。

他终究不是影帝,担心在某处露出马脚。

毕竟庄尼这只老狐狸善于观察。

深深呼出一口气,指关节轻敲包厢门。

“进来。”

曹龙显然是这次谈话的主导者。

牧云单手托盘,拧开了门把手。

庄尼夫妇坐在西边的长沙发。

曹龙坐于对面。

茶几上有未熄灭的雪茄烟头。

“我还以为你死在藏酒室了,”曹龙不耐烦地催促道,“赶紧倒酒!”

牧云颤抖着开启瓶塞,往酒杯里倒酒。

庄尼不喜欢朗姆酒。

只不过他没有刁难酒保的癖好。

曹龙端起高脚杯,一饮而尽。

接着粗鲁地将酒杯放在茶几上,发出一声巨响。

酒杯质量若是不过关,当场就会碎裂。

“我跟庄尼夫妇为一件事在扯皮。你是旁观者,帮我们裁定。”

“我……我不……我不敢。”牧云低垂着头,假装很害怕的样子。

曹龙从腰间取出一把超能枪,拍在茶几上。

“你要是不肯做裁定者,我当场毙了你!”

牧云抖如筛糠。

苏玲有点看不下去,说道:

“小伙子,你只需说出你的观点。

别怕,我们罩着你。”

“瞧瞧,多大的口气!”曹龙的话语里嘲讽意味十足。

苏玲无视曹龙,将事情经过简略讲了一遍。

她以为牧云不知道所说的货物是炸弹核心,几乎没有隐瞒。

事件脉络就像应召女郎的胴体,完全展现在牧云面前。

就连买家身份,都能圈出大致范围。

炸弹核心是奢侈品,财力差的黑暗组织绝不会购买。

“我觉得……”牧云假装害怕地看向曹龙。

“讲话麻利点,再支支吾吾,我就开枪了。”

“我觉得这是商业行为,价高者得,不应该再谈以往的交情。”他一口气讲完,大口喘气。

庄尼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曹先生,我的意见与这位小兄弟一致。”

“价高者得?”曹龙用手摩挲粗糙的下巴,凶狠眼神在庄尼和牧云身上来回游移。

庄尼的神态依然镇定自若。

牧云低垂着头。

他有种强烈预感——变故即将发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