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儿子没死

大唐贞观十六年。

李二被太子李承乾气得胸闷气短,只想外出私访,好好散散心。

出长安奔洛阳这一路,李二又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那年他被李建成所害,饮了毒酒。

仓皇去洛阳避祸,差一点点就小命不保。

服侍他的婢女安氏,在避祸途中产下一子。

当时虚弱的李二,命人在玉上刻了个辉字,颤抖着手给孩子塞进襁褓。

可惜没等到洛阳,安氏产后失于调养,连同尚未足月夭折的李辉,草草葬于荒山。

李二登基之后,命人给安氏母子挪坟。

回报说坟墓被盗,只余安氏骸骨一具。

衣衫尚在,首饰被洗劫一空。

皇子早夭不序齿,李二几乎忘了自己还失去过一个儿子。

儿子是什么?是孽债!

李二长吁短叹,策马狂奔,似乎想忘记这些烦心事。

前面官道旁边有个茶水摊子,几根破木头撑着一个稻草棚。

三张粗糙的木桌子,每张桌子旁边摆了四个条凳。

这样的茶摊有的是,往往会有三两个赶路人,歇息一下喝口水。

可这个破茶摊,居然十二张条凳上都坐满了人,一个个陶醉地喝着粗瓷大碗里的水。

他们很多衣裳干净整洁,根本没有赶路人的模样。

侍卫见这茶摊有古怪,立刻放慢马速,警戒起来。

茶摊的老板是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他这一抬头,顿时吓住了前面的几个侍卫。

这张脸,分明就是年轻时候的李二。

李二也注意到这年轻人生得酷似自己,人也看着机灵能干。示意侍卫们假装不认识他,李二撵着胡须,走进茶摊。

没等年轻人招呼,最外面条凳上的两个人,自觉往边上挤挤,给李二让出一张条凳。

李二索性坐下。

“老板有什么喝的吗?”

年轻人口齿利落地道:

“爱甜的有蜜茶,喜香的有花茶,这两样都不喜欢,有绿茶。”

茶摊老板李辉,去年穿越人氏。

人家穿越送金手指,送空间,李辉穿越直接送病弱老娘,还是穿来就等着咽气那种。

老娘断断续续告知李辉,他不是自己亲生的,是她那死鬼相公在荒山坟圈子里刨回

来的。

死鬼老李一辈子挖坟,缺德没孩子,倒也把他当宝贝似的抚养。

可惜养到五岁,老李盗墓东窗事发,被砍了头。

母子俩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坟里其他首饰,早进了当铺。

只留下李辉襁褓里,一个刻有辉字的玉佩,算是给孩子留个念想。

说完这些,老娘也咽气了。

李婆子守寡多年,哪还有什么家业?

就靠着在官道上卖茶水,勉强养活李辉。

可怜顶着盗墓贼儿子名头的李辉,举步维艰。

上无片瓦遮雨,下无良田一分。

更要命的是,李辉必须原地签到一年,才能激活穿越系统。

没有生活来源的李辉,只能默默接过李婆子的茶水摊,凭着记忆中茶饮料的配方,卖起了李师傅茶系列。

李二心里苦,要了最甜的蜜茶。

侍卫哪敢让李二先喝,假装赶路急,一把夺过自己先试毒。

李辉顿时恼了,指着侍卫嚷嚷。

“出门在外做个人吧,这大叔快有你爹岁数大了,不能尊尊老吗?”

李辉又给李二从写着蜜字的大铜壶里倒出一碗,把手伸在侍卫面前,没好气地道:

“十文钱。”

李二捻着胡子,看着年轻人满眼都是喜爱之色。

侍卫哪敢怠慢,赶紧掏了二十文,赔笑着。

“这位爷的我请了,权当赔罪,实在是赶路着急。”

这个侍卫假装路过,只能骑上马继续往前跑。

李二点了点头,夸了句。

“年轻人有正气,不像生意人。”

刚才给李二让座的人,此时也叹了口气。

“造孽呀,挺好个孩子落个罪人之后的出身,我就不信李坏水,能养出这么体面的儿子?”

另一个给李二让座的也是感慨道:

“刨坟掘墓的,怎么可能不绝后?我敢打赌,辉哥儿是李婆子借来的种。”

李二心想,自己为不争气的儿子发愁。

这个做小子的,因为有个不争气的爹不好过。

世道不公啊!

“咦,这蜜茶好喝,生津止渴。”

李二情不自禁夸了一句。

“大叔好眼光!”

李辉笑脸迎客,主要是因为他今天心情好。

只要过了十二点,他的系统激活成功,就再也不用在这充当马路吸尘器了。

找个风景秀美的地方,哪怕就在大唐当个农场主,李辉也能把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李二品着茶,招呼李辉坐过来。

“小伙子,你这茶是怎么配出来的?”

李辉上下打量一眼李二,四十多岁的年纪。

人生的粗壮,气定神闲的,很擅长与人交谈。

这一定是个商人!

李辉眼珠转转,坐到李二对面,笑眯眯地道:

“大叔一看就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李二仔细看看李辉,又看看自己的穿着毫无破绽。

难道是这一身王者之气,被这小伙子察觉到了?

李二越发喜欢这年轻人,故意逗他说:

“老夫走南闯北,世间稀罕物,见了无数,头回喝这么好的茶。”

“小伙子不如狮子大开口,把这茶的方子卖我如何?”

李二本是想帮着小伙子一下,让他有了本钱做些大点的生意。

凭着年轻人的机敏,翻身是迟早的事儿。

谁知李辉靠近李二,压低声音。

“光有方子没用,我家的糖,比官府供应的好万倍。”

李二顿时有了兴趣,这糖和盐,素来由朝廷把控。

好糖都是御用的,得先进他的肚子,这小伙子家有?

李辉见李二露出怀疑的神色,拎起三个几乎见底的铜壶招呼李二。

“大叔不信,可以跟我去瞧瞧。”

“老夫见多识广,小伙子别吹牛。”

李辉听到这里,嘴角微微上扬。

“若是我的糖不好,蜜茶方子送你,若是我的糖好呢?”

李二被激,豪爽地笑了起来。

“条件你提!”

李辉笃定地说:“我看大叔不是寻常人,不如我们合伙做笔大生意。”

李二被这个有趣的小伙子领进郊外破旧的茅草房里。

看着里外都被收拾得干干得干干净净,心里暗夸这小伙子做事仔细。

李辉把铜壶放下,开了里屋小柜子的锁,拿出他提纯过的蔗糖。

李二的眼睛只在又白又细腻的蔗糖上一扫而过,目光直接停留在糖罐子旁边放着的玉佩上。

就是他爹挖的安氏坟?

李二刚要暴怒,猛地想到什么一激灵,颤抖着声音问:“孩子,你今年多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