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秦虎

身后是追兵,眼前是黑洞洞的枪口。

李二狗不敢造作,他小心的将双手举起。

“英雄,别冲动,我只是路过。”

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枪口顶在他的脑袋上。

庙门被小声的关上了。

外边的脚步声杂乱。

“里边没动静,应该往那边跑了。”

“留下两个人进去看看,其他人跟我走。”

院子里的脚步声非常的轻,透过门缝看过去,应该是两个狗腿子。

“哥,这里好像不安全?”

“待会,数二十个数咱们就走,到时候就说没人。”

李二狗心中暗笑,这都是什么主儿?

在这个年景,能自保就是这些狗腿子的上上之策,无非就是糊弄鬼子的把戏。

很快他们离开了,而那只大手还捂在李二狗的嘴上。

虽然被枪口顶着,而李二狗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任何杀气。

他小心的用手拍了拍那只粗壮的手臂,他感觉此人身形很宽,很有力量,想要逃脱并非易事。

只要对方扣动扳机,自己的小命就没了。

外边没人了,可对方并没有放开自己的想法,而且那只手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嘴。

紧接着,枪口已经离开了自己的额头,反倒是对准了门口。

那人沙哑的说:“待会来人,你小子得帮忙,不让你我随时打死你。”

李二狗嗯了声,对方推开了他让他去大门的另一侧,给了他一把枪。

这么信任自己,就不怕……

当见到此人之后,李二狗也愣住了,这不就是晚上往阿竹房间扔飞刀那位么?

很快,更杂乱的脚步声进了院子,光听脚步就有十好几个人。

“大哥,那小子能不能躲在这里?”

“不知道,小三说刚才进来了几个当差的。”

外边静了下,有人低声道:“应该不会有人,走吧,当差的也在追人。”

大门里的两个人长出了一口气,等着脚步声渐远,李二狗将手枪扔了回去。

那人冷笑了声道:“不怕我杀了你?”

“想要杀我,你早就动手了。”

“刚才是有人,我怕枪响了惹来杀身之祸。”

“是么?那你把我的刀还给我,杀人同样是可以用刀的。”

两个人心照不宣,都是逃命的,只是相互间的利益不同罢了。

李二狗坐下,点了根烟问道:“大哥怎么称呼,混那条道上的?”

对方将脸上的黑布扯下来,好一个浓眉凤眼之人,脸上一股子正气。

这还是让李二狗非常意外的,当他见到那人身边大包小裹的,想起之前吴老四院里几个人所说的,他可能就是偷东西的那人。

他冷道:“劫富济贫?”

“知道就不要问,咱们两个现在最关键的是想想怎么出城。”

“我倒是没什么怕的,就一个人,不过是你,两大包的东西,有点难了。”

汉子一只大手伸了过去示好。

握手之后,汉子说:“卧虎山老三,秦虎。”

“哦,下河村李二狗。”

“二狗?”秦虎笑出了声:“怎么取这么个名字?”

“不知道,爹妈取的。”

话唠开了,两个人关系逐渐的融洽了起来。

不过李二狗并没有说自己是什么身份,来城里干什么,只说来找人。

秦虎虽然身手很好,但也是个刚直的人,上山当土匪,也是因为之前杀了鬼子,不得已。

总的来说,两个人算是同道中人,相互间达成了协议。

二狗帮他把东西弄出城,对方帮他找人。

“听说抓来的人大多数都会送到城西炮楼,不过不是关在牢里,而是在那边修筑工事。”

“还修?”

“当然,没听说鬼子最近要开始大扫荡了,现在所谓的共荣宣传,不就是为了老百姓不抵抗,他们进了村之后直接拿了东西走人。”

这事儿李二狗之前想到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看来老赵跟彭团长的事儿还真得尽快了。

他的目光在秦虎身上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人恐怕还真能帮自己一把也说不定。

就是不知道对方的筹码是什么,如果是钱的话还好办,可他的底细自己还不敢咬准,一旦有什么纰漏那可就麻烦了。

他笑了声:“那你说鬼子修工事,光指着抓的犯人恐怕也不够吧?”

“那当然,你们下河村算是比较配合的,加上吴老四的几个叔叔还在村里住,鬼子暂时没动手,其他的几个反抗厉害的村子,很多村民都被抓走了。”

“没有反抗?”

“反抗?反抗就抓的更狠。”

说着,秦虎从腰间拿出个葫芦,砸吧了一口酒,扔给了李二狗。

“喝一口,暖和暖和。”

作为交换,李二狗扔给秦刚一盒香烟。

他又问:“虎哥,那我想请你办件事儿,不知道?”

“放心,我们只图财,尤其是不义之财,只要你的价码够,没有我办不到的。”

“可能掉脑袋的。”

秦虎仰天大笑,顺手指了指身边的包裹。

“这些不够掉脑袋的?”

李二狗点头道:“也是,那我就直说了。”

他只说要救自己的干爹老赵,并把自己的身世编造了一番。

从小很惨,老赵把他拉扯大,还有个彭团长也资助过他,所以他要从鬼子手里把这两个人救出来。

多半上山的土匪,都以仁义为先,所以二狗在这上边浓墨重彩,秦虎很痛快就答应了,但前提就是要先回山寨。

合计好了之后,两个人一直等到天亮,快到中午,他们去弄了一辆大粪车,把偷来的东西扔进粪汤子里,藏好了武器,推车打算从北门离开。

因为北边城外还有伪军大营,所以这里鬼子的兵力相对较少。

伪军那边好对付,给点好处,进出成就不是问题。

这也是二狗的点子,就是秦虎有点恶心。

出城之后,二人迅速往卧虎山方向走。

等到了山下,秦虎想李二狗抱拳施礼道:“兄弟咱们的情谊算是教下了,你的事儿我说到做到。”

“对了,我想先混进城西炮楼,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

“这你恐怕得想法化成劳工进去。”

这倒也是个好办法,如果秦虎说的不错,那很快就能找到老赵跟彭团长的下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