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帮你

鬼子士兵带来的正是阿竹的香囊。

先不说这东西要是丢了,吴老四会对阿竹怎么样,现在最要命的是鬼子真的查到这东西的来历,自己也离死不远了。

在心里骂了千百遍,恨不得立马手刃阿竹的吴老四,稍作镇静。

他轻声试探说:“这看上去是个女人的东西。”

鬼子军官叫中村,是县城里最大的官,死了三个行动队的人,他不可能坐着不动。

看了眼香囊打开之后,发现里边有些香草跟香料,又把香囊系上了。

“吴队长,这东西的来历你得去查查,很重要。”

“太君你认为是女人杀的人?”

中村淡笑了声说:“吴队长想的简单了,这个香囊很有可能是凶手相好的,只要找到它的主人,凶手不就找到了么?”

连连点头,在中村面前奉承着,吴老四想要接过香囊,这样可以控制在他的手里,也最大可能的甩锅,把自己拆干净了。

可中村还是让自己士兵将香囊收好,说是要收到证物室内。

一头冷汗。

吴老四心中有鬼,当然担心。

“吴队长怎么出汗了,身体不好?”

“没,就是昨天晚上没休息,有点虚。”

“哼哼,女人要节制,身体重要,你还得给皇军效力呢。”

好容易将中村打发走了,几个县城里亲日的商贾留了下来。

开始的时候,吴老四以为他们是跟着中村一起来的,没想到是来找他的。

县城成衣行的老板钱大文一脸苦楚。

他先递上手里的礼品,堆起苦笑道:“吴队长,这是长白老山参,您老先收下。”

这种礼节吴老四当然明白,这明摆着是有事儿要办,不跟鬼子说,跟自己说那是想省钱。

他扫了眼其他两个人,手里都拿着礼品。

长叹一口气道:“进屋说吧,一会儿还得出工。”

几个商贾同时说出一件事儿,他们家里的银票跟一些珍贵物品全部丢失,而且家里的护院伙计都被不同程度的打伤。

“有没有见到人?”

“没见到,就说是穿着黑色的夜行衣,蒙着面。”

吴老四眉头紧蹙,眼看着面前的贵重礼品,他不可能不收。

他低声问了句:“你们说这事儿应该是谁做的?”

“呃。”

诸位商贾不言语了。

钱大文说:“我们如果知道,也不能来劳烦吴队长,你说是不是山上的土匪做的?”

按照他这么说,也不一定是没有道理。

但这种解释反倒是提醒了吴老四,他感觉如果抓不到人,完全可以把这事儿推给卧虎山的土匪身上。

心中有了计较,吴老四脸上露出了笑意。

他叹道:“好吧,诸位的好意我领了,这事儿本就是我分内之事,回头一定给你们个交代。”

吴老四家的人走的差不多了,李二狗这才小心的进了门。

见到他来了,吴老四还是一股盛气凌人的架势。

“今天没时间,改日再来吧。”

这是二狗没有想到的,刚才院里的对话,他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头天晚上那个黑影,估计就是偷商贾家钱财的人。

看他的手法,加上这把匕首的样子,搞不好还真是土匪什么的。

他冲吴老四堆起笑,鞠躬道:“吴四哥,刚才我在外边听到点什么,如果您老有什么想要帮忙的话,我可以。”

“就凭你?”

“我可见到你刚才对那个香囊特别在意,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这句话差点没把吴老四的尿吓出来,他紧张的向门外观望了下,把身边的两个跟班打发走,关了门。

他知道李二狗聪明,可没想到会这么聪明。

“你小子怎么知道的?”

“哎,我知道吴四哥心中有事儿,之前你照顾我,我这不是想帮忙么。”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你的小弟么?”

眼见李二狗说的如此自然,吴老四眼珠子乱转,右手已经按在腰间的枪把上。

黑洞洞的枪口突然出现在李二狗面前。

事情已经到了这份儿上,他知道这吴老四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不然今天你别想从这里出去,我这正愁没有人顶罪呢。”

李二狗一点紧张的样子没表现出来,对方已经怀疑自己,那总得有个说法。

他冷笑一声道:“吴四哥,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是说了么,就是想帮你个忙,你看。”

扳机扣动了,可是吴老四的手指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他惊得一身冷汗,自己毫不知觉的情况下,李二狗的手已经死死的掐住了他的枪把。

“你?”

淡笑了声,李二狗将吴老四的枪收下。

“我来找你其实是想跟你做笔交易,不知道吴四哥?”

吴老四自己什么德行他太清楚了,当这个行动队长无非就是混口饭吃,如果真的是八路来了,他也会老老实实的,做个自己周全就好了。

“你是姓八还是卧虎山的?”

“知道的太多了对你没什么好处,咱们的交易就是你想法子让我进鬼子办公楼,我帮你把香囊弄出来。”

“你昨天去找阿竹了?”

这家伙是真聪明,这都被他想到了,估计行动队死的那个人他也不会想到是别人做的了。

把手枪还给吴老四,李二狗说:“这枪还给你,但是你得给我老实点,不然的话香囊的事儿会很快到中村那里,而且我保证你死的很惨。”

跑?吴老四曾经想过这事儿,可就刚才李二狗那一下子他就感觉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李二狗接着说道:“你我都是中国人,鬼子早晚得走人,你得好好考虑下你自己的未来,如果你跟我合作下去,起码在我这我保证你的周全。”

他这句话是在试探吴老四。

他也知道,吴老四这样的命最重要,什么鬼子的任务,那都是狗屁。

沉默了半天,吴老四点头应了下来。

两个人的交易算是达成了。

为了防止他返水,李二狗的匕首瞬间飞出,直接插在了门缝里,当他拔下匕首的时候,上边有一只死掉的蟑螂。

“我感觉我的刀比你的枪快,而且我在暗处,你可想好了。”

吴老四连连赔笑,擦了把汗道:“放心放心,这事儿一定按你说的办,明天……不,今天我就想法把你带进鬼子的办公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