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躲进清风楼

城里的伪军跟鬼子兵成排结队的往城门口赶,城中的特务也开始行动。

吴老四从院子里赶了出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带人出去干活了。

大街上的百姓四下乱逃,该回家的回家,有的小贩来不及收拾东西,都被狗腿子们给收拾了。

很快,还算有点生气的县城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道路上除了还有零星的脚步声,再就是狗腿子骑着自行车到处乱窜的动静。

躲在黑影里,李二狗的目光在向外观望着,眼看天就快黑了,那两个家伙估计还没有出城。

如果他们真的被鬼子弄去了,那可就麻烦了。

想着,他沿着道路边的黑影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没多远,就听见路上有人吵嚷。

“别让那两个小子跑了,给我追上他们。”

县城里的路况,李二狗还是比较熟悉的,上次来虽没有完全摸透,也算是混个熟悉。

眼瞅着前边跑的正是王猛跟豁牙子两个,他无奈的深吸了一口气。

后边的狗腿子骑着自行车,追他们也是易如反掌,加上这两个家伙对城里的道路根本就不熟悉,被抓是一定的。

他们被抓,极有可能会被鬼子的刑具折磨。

王猛倒是没什么事儿,就是这豁牙子,有可能就会被骗出什么消息来,那么救老赵跟彭团长的事儿恐怕就更难了。

眼看着几辆自行车逐渐的接近他们两个,李二狗抓起了路边的几块石头。

在山里的时候,他专门跟老赵练过这些。

清楚得记得,当时老赵还特地的提过。

“如果战场上,子弹没有了就用刀,刀砍卷了,就用石头。”

正所谓身边有的都可以当武器。

他瞄准了后边的两个狗腿子,拳头大小的石头飞了出去,直接把他们砸倒,自行车压在了身上。

受到攻击的狗腿子立刻吹响了哨声。

另一个扯开嗓子喊道:“有人偷袭,快过来抓人。”

前边正追着王猛他们的几个人立马转过身,往李二狗这边赶来。

钻进了巷子里,李二狗迅速翻过了一家院墙,从人家院子里钻了出去。

绕过了正街后边的小路,正好追上了王猛。

见到李二狗,豁牙子抡起拳头就要打。

“住手,想活命就得听我的,跟我走。”

看清楚了来人,王猛拦住了豁牙子。

“你要带俺们去哪?”

“别废话,狗腿子追上来了,快走。”

一边说一边往黑影里走,李二狗顺势将两个人推进了路边的草垛里。

他自己继续向前跑,后边的狗腿子疯狂的追。

好在李二狗翻墙的速度快,翻过墙之后躲在墙根。

墙外传来了枪声。

“绕过去,进院子里抓。”

听见墙外的脚步声少了,李二狗又翻墙出去了。

可他刚落地,就感觉身边有个黑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好小子,还真被爷猜着了,给我走,别耍花招。”

“砰。”

沉重的声音砸了下来,狗腿子当场脑浆迸裂。

是王猛动的手,豁牙子还躲在黑影里哆哆嗦嗦的。

看了眼王猛,李二狗轻笑了声。

“跟我走,杀了人你们可就出不去了。”

对于头脑相对简单的王猛,他可不在乎这些。

他冷道:“刚才你帮了俺,这算是还你的,咱们扯平了。”

“扯平了?待会你们还得欠我的。”

说话间,李二狗将狗腿子的尸体用干草掩了。

他们小心翼翼的出了巷口,沿着小路迅速离开。

清风楼在城北,发生事情的地方在城南。

此时他们最好的避难所,可能也只有阿竹那里。

一路北进,李二狗带着王猛两个人钻进了清风楼。

因为封城,这里也非常的冷清,几乎没有什么客人。

自从鬼子来了之后,他们的主顾可能也就是什么队长之类的多点了。

大厅中间坐着几个护院唠嗑,见到李二狗他们,立刻起身阻拦。

为首的是个左脸有疤的汉子,他问道:“几位来这消遣?”

“不,我们是来找阿竹姑娘的。”

“阿竹?”

刀疤脸噗嗤就笑了,晃晃悠悠的凑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二狗。

“你小子看样子不像个风流汉子,别不是来找茬的吧?”

此时,在刀疤身后跑来个人,嘀咕了几句之后,刀疤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骂的,这娘们什么时候看上这类货色了?”

二楼的围栏处站着一个身影,那是阿竹。

她那双眼忧郁的看着李二狗他们,随即点了根烟往房间里走了回去。

护院让了路。

上楼之后,李二狗带着王猛他们进了房间。

阿竹安排了一桌丰盛的酒菜,坐在椅子上吐出了长长的一缕香烟。

她冷道:“你们胆子够大的了,敢在老娘跟前骗吃骗喝的,本以为你小子救了我,没想到你们居然是一路的。”

“阿竹姐,你想错了,他们是我特地抓来给你赔罪的。”

这个女人可是经历过风霜的,见识也广,单凭李二狗这一句话是骗不了她的。

她见到王猛正在怼豁牙子,说道:“不用演戏了,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我算是看明白了,没办法,谁让老娘天生命苦,总能碰到你们这样的人。”

此时此刻的李二狗已经做好放手一搏的准备了。

而王猛跟豁牙子被阿竹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阿竹姐,他们当时抓你也是事出有因,这……”

王猛跟豁牙子两个人连连赔笑,点头赔不是。

阿竹开门看了眼外边的状况,在李二狗耳朵边轻轻的吹了口气。

“不过,我还真挺喜欢你这样的人,既然来了,就坐下赔我喝点,正好也人多,一起热闹热闹。”

这个结果是李二狗万万没想到的,不过他已经感觉到这女人对他们似乎并没有恶意。

小心翼翼的坐下,阿竹主动的给几个人倒上了酒。

“几位,现在大马路上,是不是都在抓你们的?”

这可是要命的事儿,女人太聪明了容易惹是非。

豁牙子跟王猛立刻警觉了,这就又要动手。

“别激动,你们即便是能按住我,也出不了这个门,我只要喊一声,不光是我们楼下的人,就是路上的那些狗腿子,也不能让你们轻松逃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