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不该问的别问

“算你小子还行,不然的话俺们指定废了你。”

按照之前定下的计划,猴子跑去县城外围等候。

李二狗带着王猛跟豁牙子往上河村方向走。

上河村是已经被鬼子画上重点号的村子,村里的壮丁几乎都被抓走了,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

鬼子收粮队刚走,下一站一定是上河村。

去那里,想法跟着鬼子回去,他们也就能顺理成章的当作劳工去城西炮楼干活。

他们必须抄小路,赶在鬼子之前到达上河村。

一路将近十里地,三人一路小跑,跑得豁牙子直说累。

但当他们到了上河村村口的时候,李二狗整个人都傻了。

上河村一片火海,村里几乎连哭声都没有,刺鼻的烟火味飘然而来。

“特么的,来晚了。”

王猛狠狠的将头上的毛巾摘下来,扔在了地上。

这是屠杀,哪里是什么收粮,简直就是涂炭生灵。

村子被烧的断壁残垣,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李二狗心凉了,他在村中细细的搜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活口。

这让他心底的怒火暴涨,恨不得马上杀几个鬼子解解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三人背后,有个黑影迅速闪过。

“有人!”

三人迅速回头,发现一个破衣烂衫的长发女孩发了疯的飞奔。

“站住!”

李二狗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发疯的追,女孩半路被石头绊倒,想要再爬起来的时候,已经被李二狗抓住了。

“小姑娘,你……”

等他见到女孩的那张脸,心中咯噔一下。

“你是于兰?”

于兰扭头看了眼李二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紧紧的抱着他,嘴里哭诉道:“村里人都死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被鬼子给杀了呜呜呜。”

“好好,咱不哭,这个仇咱们早晚得报。”

王猛骂了句:“他么的,鬼子往哪走了,我这就去跟他们拼了。”

“追不上了,他们早就走了。”于兰哭诉。

李二狗瞪了眼王猛,强忍着内心的火气说道:“你去跟他们拼,就一条命,拼完了还怎么拼?”

“杀一个捞个本,杀两个赚一个。”

“那我说让你杀一千呢?”

“杀一千?”

这句话是老赵当初说给李二狗的,因为他曾经也说过跟王猛同样的话。

“咱们好好的完成任务,就是在杀敌,因为这是一盘棋,下好了一定会干掉上千甚至上万的鬼子,那可比你一个个杀好的多了。”

这也是王猛头回听到这样的话,也让他对李二狗的印象从之前的怀疑渐渐的归于好感。

豁牙子从村口一瘸一拐的跑了过来。

“不好了,鬼子跟狗腿子过来了。”

跑,想要当劳工就难了,不跑,鬼子极有可能就会把他们杀了。

二狗低头看了眼于兰紧了紧眉头。

“小兰,你先往山上跑,天黑了去下河村,到野郎中那等我。”

“你们去杀鬼子么?”

“对,哦不不,我们去办事情。”

“我也要跟你们去。”

于兰之所以认识李二狗,那是因为上个月他们刚来到这里,准备往下河村赶的时候,被鬼子堵进了上河村。

当时老赵还跟他跟鬼子狠狠的干了一仗,被围的时候,如果不是于兰把他们藏进了鸡窝,恐怕他们现在早就不在了。

上河村能有今天的祸事,跟他们上回的事儿也不无关系。

三个人将于兰藏好,李二狗低声问了句:“待会见机行事,如果不行,咱们就分头跑。”

“放心吧,他们不能那咱们怎么样,大不了就拼个你死我活。”

“别总想着拼,要用智慧,用你的脑子。”

说完话,李二狗跟王猛几个人在地上抓了吧黑灰,在脸上一顿擦,又在黑灰上打了几个滚,就坐在路边等着鬼子过来。

开头的是伪军,见到二狗他们几个,又见到村里的样子,他们停下了。

李二狗看的清楚,这一波就是到下河村那一拨,估计跟屠村的那伙鬼子不一样。

“太君,这有几个活的,不然抓回去干活吧。”

“吆西,通通地带走。”

李二狗等人被绑了,才松了口气。

总算是计划还是顺利的进行。

跟着鬼子的队伍进了城,三个人被交给了吴老四手下的人看管,等着第二天早上送到城西炮楼上工。

晚点,三人一人得了一个窝头,就算是晚饭了。

豁牙子扒拉着手指头说:“刚才看见他们一共抢了八十七袋大米,还有四五十袋麦子。”

“这你都能数的清楚?”

“嗯,这笔账我得给他记下来,有机会必须拿回来。”

李二狗靠在墙角一声不吭。

地牢外边传来稀疏的脚步声。

“今天来了三个?”

“是,队,队长。”结巴回道。

“他么的,一天到晚真把咋们当狗了,什么都得干。”

脚步声越来越近,二狗感觉这声音有点熟悉。

等人走到他跟前的时候,二狗噗嗤笑了。

“你?”

来人立刻跟身后的人摆了摆手:“你们先出去,我得审审他们。”

等人走了,站在二狗面前的吴老四低声问:“你们怎么进来了?”

“我们要当劳工,明天把我们送城西炮楼里。”

“啥?”吴老四直挠头,又说:“不然我想法把你们放了吧,城西炮楼可不是人呆的地方。”

“少废话,我说要去当劳工就是当劳工。”

吴老四直挠头,又问了句:“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李二狗目光犀利,转头看向吴老四。

他严肃道:“不该问的别问,干好自己的事儿。”

王猛跟豁牙子也是头回见识到。

平时吴老四在村里耀武扬威的,怎么就见到个李二狗却老实了。

二狗的目光在吴老四的面前扫视了一圈,冷哼道:“还是那句话,别跟我耍花招,就这破地方还困不住我。”

“知道知道,我绝不会冒犯。”

吴老四走了,当晚无事。

第二天一早,几个狗腿子推搡着李二狗三个人往城西炮楼走。

刚到劳工营,吴老四贴着二狗耳边嘀咕道:“今天不好,不然明天吧?”

“怎么了?”

“有的事儿你不知道,冈本小队长今天会来,你们不好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