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收粮

刚要出门,就被拦在了村里。

村里不少人开始骂。

说吴家就没出个好人,先有个吴老四,这还有他个叔叔整天在村里装大。

如果按照吴老四的话来说,村里有民兵,这么久没出什么事儿,还得感谢他。

事实正好相反,如果不是吴老四有个亲戚在这,下河村早就成了堡垒村了,这就是反抗侵略的根据地。

王猛等人将目光疑惑的转向李二狗。

二狗不言语。

野郎中从外边急三火四的跑了回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起来的,居然出去那么早。

“猛子,你带着豁牙子跟猴子先回家,二狗先留在我这。”

李二狗没有良民证,他的身份是野郎中的徒弟,只在鬼子的登记簿上写过一笔。

如果他被鬼子给查出来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待会我们后山集合,我想法子先过去。”

“你怎么走?”野郎中有点着急,他也非常的为难。

关键这次鬼子来的真实目的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没等着野郎中琢磨好,李二狗已经转身往后门走了。

“你干什么?”

“上山。”

“你给我回来,如果你真的要出了什么问题,老赵回来我怎么交代?”

“没事儿,他们逮不着我,从吴桂荣家翻出去不就上山了。”

“啥?”

鬼子来这里,不管干什么,都不会太过为难吴桂荣。

他们家是最近接后山的,从他家后院出去,就是一大片苞米地,这正是遍地绿叶的时候,进了苞米地,就是他们想追自己都追不上。

“他们家可是有护院的,你咋么进去?”

眨眼的功夫,李二狗已经从后门钻了出去。

从野郎中家到吴桂荣家里,不过是隔着两条小路。

村口。

吴桂荣领着十多个鬼子跟近百名伪军在村里分头敲门。

说是要查户口,其实就是抢粮食。

谁家要是不给,或者是给的少了,一顿骂都是轻的,挨顿揍那是必然的。

王猛几个小子回家之后,见到这样的阵势都想出手反击。

不过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光靠村里这几条破枪几个人,动手就是找死。

“猛哥,你说这事儿是不是二狗弄来的?”

“这鬼子来的也太是时候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咱们要行动的时候来?”

王猛还是非常谨慎,他低声道:“反正就这一回,如果他敢骗咱们,咱们到时候就把这笔账算在他头上。”

“对,到时候把他打成傻子。”

几个人唠嗑,吴桂荣堆着满脸的笑走来了,嘴角那个干黄的痣上那几根黄毛随风飘舞。

“这几个大小伙子,太君来了,赶紧回家准备粮食吧,多准备点,不然他们可是要打人的。”

心里憋屈,但他们不能明目张胆的反抗,这是之前老赵给他们定下的规矩。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掩饰好下河村,保护好自己,只待武装力量羽翼丰满。

都回了家,大伙把能藏的粮食都藏好了,剩下少许的粮食搬了出来。

吴桂荣手里拿了个账本,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弄来的数据。

上边居然把村里挨家挨户的收成记得清清楚楚。

“铁蛋儿娘,你们家一共三口人,去年收成算到现在应该还剩不少,怎么就拿出这么点?我这在太君面前没法交代啊。”

该死的货种,村里人早就想把吴家连锅端了。

几个伪军在铁蛋家一通翻,把他们家剩下的两袋粮食全都抢走了。

他们家想要反抗,但结果可想而知。

李二狗迅速跑到了吴桂荣家里,敲开门之后,两个护院站在门前。

“干什么?”

“快快,老吴叔出事儿了。”

“啥?”

“出事儿了,刚才他不是敲锣么,半路晕倒了,太君那也不知道怎么办,这不叫我来找你们家人么?”

两个护院将信将疑,上下打量着李二狗。

因为他来村里时间不长,瞅着面生。

里边跑来个妇人,见到二狗说道:“你不是野郎中家的徒弟么?”

“吴叔出事儿了,脸色煞白,嘴角吐白沫,按我师傅的说法,可能是中风了。”

不断的重复,加上二狗脸上表现出的那股子焦急的状态。

很难有人能看得出来他是在演戏。

妇人急忙道:“快,你们两个先去看看,我去通知夫人,我说这阵儿怎么没锣声了。”

事情被二狗说成真的了。

趁着吴桂荣家门口空虚的时候,他身形闪过,钻进了院子,直奔后院跑去,出了后门,很快就消失在苞米地里。

吴桂荣带着人在村里搜了一圈,伪军拉着马车,十几个鬼子护送着,这就要往下个村赶。

见到两个护院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老爷,您没事儿吧?”

“我有什么事儿?”

“你不是口吐白沫,倒地下不省人事了么?”

“什么?你听谁说的?”

“刚才野郎中的徒弟跑咱们家……”

两个护院说到这才想起来,他们走的时候,根本就没见着李二狗,在他们家门前,要么进院,要么就是跟自己一起出来。

“他这么说的?”

“老爷,我们感觉被那个小子耍了。”

想到这里,吴桂荣立马警觉了,一拍大腿道:“坏了,快回去看看咱们家的粮食,那小子手不老实。”

鬼子收粮食,吴桂荣藏了心眼,把自己大部分的粮食都藏在了后院的地窖里,上边盖着马圈。

这也是地道的雏形,可以说掩饰的相当隐蔽。

他交给鬼子的粮食不过是象征性的,总的来说看得过去就好。

回到家中,吴桂荣满头大汗,掀开了地窖,发现没有什么被动过的迹象。

吴桂荣愣住了,嘀咕着:“怪事,不是冲咱们家粮食来的,那小子扯这个谎?”

“老爷,刚才我看后门开了,他是不是进咱们家苞米地了?”

护院想要带人去追,吴桂荣还是把他们喊住了,内心里却多了几个大大的问号。

出了苞米地,李二狗一口气跑到了半山腰,直接上了一颗大树。

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王猛几个人才从村里跑出来。

李二狗远远的冲着他们摆手。

“这帮王八蛋,抢走了咱们那么多粮食。”

“早晚得把东西弄回来。”

李二狗噗嗤笑了:“都别说了,咱们这次行动顺利的话,就把粮食都弄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