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准备营救

临走的时候,秦虎扔下两个金钗给了李二虎。

本不打算要,但李二狗还是收下了,日后能用得上。

想要进入城西炮楼,自己还真得去看看。

趁着黄昏,李二狗沿路往城西炮楼赶,还有二里地就发现巡逻的岗哨。

虽然都是伪军,放眼望去,里边的岗哨更是多的出奇。

还真是重兵把守。

想要进去,如果不化作劳工根本没门。

当晚,他在边缘地带转了一圈,如果真的在那找到了老赵,还真得往卧虎山的方向走。

秦虎这个人确实没有白交。

半天的时间,他赶回了下河村。

没到村口,王猛跟豁牙子就带着民兵堵在那里。

“犊子,你回来了?”

“抓了,这小子在城里跟吴老四好着呢,先让他招了在城里都吃了啥?”

对王猛这伙人,李二狗还真是无奈。

眼见着七八个人冲他来,他急忙道:“我知道你们现在不信任我,现在我没必要跟你们解释什么。”

“郭八路还没醒,如果他……”

“砰!”

豁牙子稀里糊涂的就被李二狗扇了一巴掌,脑门嗡嗡的。

“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二货,你们两个怎么出来的不知道么?”

“兄弟们揍他。”

李二狗真不想跟这么多人动手,他转身就跑。

边跑边喊:“你们听好了,想要立功,把老赵给整回来你们就得听我的。”

“听你的?跟吴老四混吃混喝?”

真是无可救药,就这智商!

李二狗也感觉到奇怪,王猛这时候居然没有动弹,一直站在那。

他冲着几个民兵喝道:“好了,都住手,我们两个出来的时候,也确实是他帮忙。”

豁牙子捂着脑门道:“他刚才打我,哪有自己人打自己人的?”

“他绝不是好东西。”

眼看着众人对他的不信任,二狗直跑到了王猛的身后。

“你别忘了,我不帮你们你们根本就出不来的。”

王猛的表情凝重,半天没说话。

他在思考,但总也辨别不出李二狗到底是不是跟吴老四一样的叛徒?

“如果我要是想跟你们作对,早就把你们两个供出去了。”

躲着其他人的围追堵截,李二狗围着王猛转起了圈。

“好了,再信他一会,如果这次他还是那个狗德行,我第一个宰了他。”

好赖也是个民兵队长,王猛的话还是有人听的。

豁牙子漏风说话:“那刚才那下就白打了?还有城门口的狗腿子打我那一下,还有我的票子。”

“得了。”王猛扭过头看向李二狗,一本正经的说:“你小子敢耍花样我扒了你的皮。”

说实话,这些人加一起也未必是李二狗的对手。

不过他还是淡笑了声说:“说好了啊,你们不能动手了,我需要几个人帮忙,才能救出老赵。”

“你说要多少人?”

李二狗目光扫视了一圈,只选中了王猛跟豁牙子。

“我还需要个腿脚快的。”

王猛琢磨了下指着一个瘦猴说:“猴子,你过来。”

二狗点了点头,按照他的计划,这几个人应该是够了。

如果人多了,到时候会很麻烦,两三个人还不够,最好就是四个。

他说:“你们得给我弄点吃的,回头到野郎中那里,我来安排。”

“你?”

民兵们一个个都感觉二狗有点不要脸。

王猛从怀里翻出个烤番薯。

二狗吃了之后,大摇大摆的走在前头。

进了野郎中家,关好了门,不参加的人在外边把风。

他咧开嘴笑了,从怀里将鬼子的城防图拿了出来。

“你们看,这是鬼子的城防图,咱们得……”

一番安排,王猛几个人就差把李二狗吃了。

“怎么不信我?”

“你把我们两个供出去,送去当劳工?给鬼子干活,还不如杀了我们。”

“救不救老赵了?”

王猛跟豁牙子强忍着。

野郎中推门进来,低声道:“在外边我都听见了,你们就听二狗的吧,他如果真心害你们,自己就不会跟去了。”

这俩人算是答应了下来,可猴子却满脸的怒火,迟迟不说话。

二狗问道:“猴子,安排你的能不能做到?”

“让我去找卧虎山的人?”

“对,只要听见城西炮楼有枪响,你就立刻拿着发簪找三当家的秦虎。”

“不去。”

二狗懵了,这小子刚才说的好好的,这也不是让他去当劳工。

将李二狗拉到角落里,野郎中低声说:“猴子的爷爷奶奶都是被卧龙山土匪害死的,你让他去是不是不合适?”

“不行,必须是个跑的快的,如果去晚了我们都得陷里边,一个都回不来。”

“再没别的办法了?”

二狗点头。

野郎中又跑去跟王猛说了两句。

豁牙子跟王猛两个人围着猴子商量着,好的坏的都说了,猴子算是妥协了。

按照他们的计划,等天亮,四个人集体出发。

其他的民兵准备做接应,野郎中去找县大队,争取得到他们的帮助。

这个计划是李二狗回来的路上想的,他们要进入城西炮楼,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只要找到老赵,就有机会把他弄出来。

至于彭团长,他们如果想一起救,必须得在劳工营呆几天,找机会见到吴老四。

也只有他能在劳工营里自由行动。

可是二狗想要找吴老四的事儿,野郎中提出了质疑。

“这个人不可靠,我合计你还是不要去找他吧。”

“应该问题不大,除非他不想活了。”

“那可是鬼子的大本营,他一旦反水,你们几个可就撂那了。”

二狗十分平静,嘴角微翘,看起来就非常自信。

他从怀里翻出了一把王八盒子,检查了子弹之后放进了腰间。

“这东西是他的,回来的时候顺来的,如果他想坑我,我就让鬼子相信他跟我们是一起的。”

这个想法,野郎中也是头回听说,但他对二狗的计划还是隐约的感觉有点疏漏。

直到天亮,四个人老早爬了起来,可还没等他们动身,村口就开始吵嚷了起来。

吴桂荣拿着锣咣咣的敲着。

“乡亲们,长官要来查户口了,各位没事儿就不要出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