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难以清白

一九三八年冬,山东下河村。

李二狗坐在村口已经大半天了,他知道自己这次从鬼子那回来,村里人一定误会。

作为敌占区下辖的村庄,鬼子大肆开展所谓的共荣宣传。

他们经常会派人到村子里抓几个人普通人,去城里吃香的喝辣的,

给点好处,让这个人回村里宣传鬼子的好处。

好吃好喝的都造了,鬼子的香烟李二狗也拿了,可就是那一通绕嘴的宣传语他给忘了。

其实,这回跟县城的吴老四去吃好喝好的,完全是他想进城看看,也是县大队赵政委答应的。

按照赵政委所说的,让他进城也是任务,如果不是这样,作为民兵的李二狗也不会当着村民的面进城消遣。

任务就是任务,政委又不让说,他只能硬扛着被村里人白眼的结果。

刚刚结束的几大会战,国内的战况从全力防御阶段转向了全面相持阶段。

进城过好日子,不光是李二狗,也是诸多村民跟百姓的向往。

点起一根烟,一只大手就伸到他的面前,扯掉了他那根烟,烟盒扔到地上被踩的稀烂。

“你干啥?”

“我干啥?我还想问你干啥呢,我说之前鬼子来了,让你去阻击一下你都不干,原来你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叛徒。”

村里人的数落李二狗能够接受,可要是说自己是叛徒,那是他万万不能认可的。

之前在冬学运动中,他可是赵政委的得意门生,进步最快的。

后来跟赵政委来到下河村,也是为了在实践中学习。

不去阻击那是为了保存实力,到豁牙子这怎么就变成叛徒了。

放下手里的棍子,李二狗喝道:“你胡说什么,俺什么时候叛徒了?”

“鬼子的烟,还有你去城里吃喝的事儿,你不是跟吴老四一样么?”

跟着豁牙子一起出来的村民们,都在对他指指点点的。

本以为豁牙子领着这些人闹一阵就算了,等赵政委回来,一切都能解释清楚。

人群中,有人牵着牛钻了出来。

“如果人人都你这样的,俺的牛就杀了算了,地也不种了,省的让鬼子抢走。”

最近一段时间,鬼子在许多地方进行了扫荡,虽然规模较小,但老百姓能够留下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眼下又赶上这样的事儿,李二狗感觉自己是回不了家了。

回不去也罢,村里人的警惕性高也是个好事儿。

大不了去山上,待几天赵政委回来,他也就能证明自己清白了。

这次去城里的任务,是去调查下徐州会战被俘虏回来的彭团长,他到底被关在什么地方。

正常说来,这样的任务不该交给李二狗去做。

可根据地需要更大的发展,更多的人才,赵政委也是为了培养他,这才让他进城去见识见识。

没等他离开,已经有人端着一盆脏水泼了出来。

在村民的哄闹下,李二狗只得进山,躲进了之前跟赵政委学习的洞子里。

他跟赵政委之间有很多秘密,村里的民兵能够吸纳他,也是赵政委的颜面。

所以想要说服村民,证明自己的清白,也只能让赵政委来出面。

套了两只兔子烤了,倚在洞子里酣然睡去。

睡到半夜,面前一抹锃亮的火光,李二狗本能的从后腰拔出匕首。

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睛铜铃般的盯着李二狗。

那股子杀气已经布满了整个洞子。

眼看着来人身上已经血粼粼的,手里的大片刀全都卷了,手臂上边还在流血。

没等李二狗说话,那人瞪着眼睛就趴在了他的面前。

鲜血浸透了二狗身下的干草。

这特么是受伤了,这人是谁?

看行头,粗布衣衫烂布鞋,不该是城里的人。

刚才光是这个人身上的气质,也不是普通的人,难不成是自己人?

在来人身上翻了下,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倒是发现他的身上有弹孔,再不救治可能就没命了。

想到这,李二狗背起此人往村里飞奔。

村里人对他的态度,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开门帮忙。

从村头到村尾,一直到野郎中的家门前,真的是没人给李二狗开门。

不到十几分钟,村里聚集了十多个民兵,手里拎着家伙把李二狗给围了起来。

“叛徒,敢回来就把他绑起来。”

“对,跟鬼子还有吴老四那样的人一样,必须打他。”

李二狗低声道:“我背后有伤员,快叫野郎中给治治。”

众人的目光转向了那个伤者。

人多嘴杂,说什么的都有,更有甚者说是城里的皇协军,特务。

见到大伙根本就不理会自己,他只得把人扔下了。

“人给你们留下,爱救不救,我走。”

眼不见心不烦,自己留在这还得跟村民发生矛盾。

不是李二狗怕他们,而是他从赵政委那里学来的座右铭,凡事能智取不必浪费武力。

他转身就要走,村里的民兵把他拦住了。

民兵队长王猛将火把怼到二狗面前。

“好小子,面不改色心不跳,这人身上的刀口子,也就你的手段能割出来,还装不知道?”

这家伙从来就是个火爆粗鲁的主,冲锋陷阵可以,迂回智取就白费了。

眼瞅着众人要把李二狗给绑起来的时候,野郎中拎着药箱从人群中钻了出来。

等他看到来人之后,惊得一身汗。

“这不是郭八路么?”

八路?

在下河村,很多八路军穿着便衣来这里,为的也是保住自己的生命安全。

他们大多的时候都是带着任务来的,来后首先要找到的就是县大队,得到尽可能的帮助。

药粉撒上之后,郎中差人将伤者抬进了房间里。

此时的李二狗,已经被人家给绑上了,钢刀也已经架到了脖子上。

“今天郭八路若是活了,全当你命好,如果他要是有半点差池,我先结果了你的性命。”

民兵绑人的绳子对他来说,简直是如同虚设,他若是想跑随时都可以。

半个时辰过后,伤员缓缓的张开了眼睛。

他口中含糊的说:“二狗,救老赵……城西炮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